Blog

高峰聞言,腦子裡面靈光一閃而過。

「你們知道么?」

「前面剛走了殺害病人的李醫生,這邊又來了一個潛`規則病人的華醫生,這讓我們這些病人還怎麼活啊。」高峰不由悲憤的控訴著,他顫巍巍的指著腫瘤科辦公室道,「你們聽聽,你們聽聽裡面什麼聲音,這腫瘤科辦公室裡面的華醫生就是一個禽獸,他覬覦我妻子的美色,知道我要在他手上做手術,就要潛`規則我妻子,你們聽聽,華醫生那個畜生正在辦公室裡面潛`規則我妻子,他要挾我妻子,如果不和他發生關係,就不給我進行手術,這特么還是人么?簡直就是禽獸,是畜生!」

高峰捂著胸口,一臉悲憤的控訴著。

「市一醫院簡直太讓人失望了。」

「你們市一醫院一定要還我一個公道,他華醫生要挾我替我進行手術,就潛`規則我妻子。」

「我妻子為了我進行手術,不得不從了華醫生那個禽獸,遭到了華醫生的糟蹋。」

高峰悲憤的控訴著。

「太可惡了。」

「簡直不是人。」

板寸頭等人相視了一眼,不由紛紛譴責起來。

「啊……」

「華醫生潛`規則你……你的妻子?」

其他科室的醫務工作者面面相覷。

「這是不是真的啊?」

眾人有些不相信。

「我親眼看見的,親眼聽見的,難道還能有假,我會拿我妻子的名節來污衊人么?難道我被人給綠了,我很開心,我要這樣污衊他。」高峰一臉悲憤的說道。

「這……」

「好像是這麼個道理。」

「可,這太突然了。」

「華醫生`潛`規則病人家屬。」

圍觀眾人一想到這裡,就立刻意識到這如果屬實,將又是市一醫院的一個特大丑聞。

隨著高峰的控訴,越來越多的病人、病人家屬以及市一醫院的醫務工作者都不由圍觀了起來。

「華新。」

「你這個畜生,要挾我不給我做手術,潛`規則我妻子,你簡直就是個人渣,市一醫院的臉全都被你給丟完了,你給勞資出來,快給勞資出來。」

「華醫生潛`規則病人家屬啊,特么好大的醜聞。」

「這要是傳出去,誰還來市一醫院啊,尤其是華新,簡直就是醫務工作者裡面的敗類,禽獸啊。」

「拿病人的生命要挾,潛`規則人家老婆,這這太尼瑪噁心人了,這世界上怎麼還有這麼禽獸的人啊。」

圍觀的人不由紛紛指指點點的議論紛紛起來。

「給我踹開門,讓他們看看,華新那個敗類是怎麼玷污病人家屬的。」高峰憤怒得控訴著。

「好。」

在眾人的圍觀下,板寸頭來勁了。

後退了幾步,就開始助跑,一腳踹向腫瘤科辦公室。

腫瘤科辦公室里,華新和妖艷女人紅姐兩人都聽見了高峰的控訴。

雖然處於反抗性的偏執報復之中,但妖艷女人紅姐並沒有徹底失去理智。

高峰這麼一鬧,這麼一控訴。

自己雖然暫時是受害者的身份,華新背上了罵名。但,高峰那個混蛋卻佔據了制高點,得到了大量的聲援,這讓她心裡特別的不舒服。

諸天第一大帝 「混蛋。」

妖艷女人紅姐咬牙切齒的罵道。

「紅姐。」

華新一臉邪魅,用腳後跟用力得抵著門縫。

但他卻不曾放開妖艷女人紅姐,任然抱著她papapa著。

「我不會讓他得逞的,控訴我華新,他還嫩了點。」

「嘿嘿。」

華新抱著妖艷女人紅姐繼續著。

而這個時候,板寸頭一腳就踹在了門上。

砰。

一腳,並沒有踹開腫瘤科辦公室。

華新也只是感覺後背彈了下,任然繼續著。

砰砰砰。

於是。

板寸頭一腳一腳的踹著,而華新任然繼續著。

就這麼踹了有那麼十幾下,腫瘤科辦公室門任然沒有踹開。

「你們看見了吧。」

「這門有那麼難踹么?那個畜生人渣敗類躲在裡面一定拿東西抵著門,怕被抓個現形。」

「嗚嗚嗚,這個敗類,要挾我妻子如果不從了他,和他發生關係,就不給我進行手術,要潛`規則我老婆,我的命怎麼這麼苦,前面遇見了李俊豪,後面就遇見了華新,全是敗類敗類啊。」高峰控訴著。

那些圍觀的人,都不由露出了同情之色。

「嘖嘖,這個華醫生醫術倒是挺好,就是這人品太差勁了,潛`規則病人家屬啊,敗類啊。」

「一顆老鼠屎壞了一鍋粥,這種人就該死,羞於與這種人為伍。」

圍觀的人不由站到了高峰一邊,控訴著,議論著。

「兄弟們,我們一起,還不信就踹不開這道門。」

板寸頭沖著朋友些喊道。

「好。」

又有兩個人跳了出來,同板寸頭一起後退了幾步,然後助跑,一腳踹向腫瘤科辦公室。

三個成年人一起的力道可想而知,但是這一腳上去,任然沒能踹開腫瘤科辦公室。

如果華新沒在裡面,早就已經踹開了。

這個時候,華新正抱著妖艷女人紅姐papapap著呢,豈能讓這些人在這個關鍵的時候打擾了他的興緻呢。

所以,他們根本就踹不開。

這不打緊,三個人後退了幾步,然後卯足了勁再次踹向腫瘤科辦公室。

這一次,三人都用出了吃乃的力氣,狠狠的踹了上去。

那知,這一次特別的輕鬆。

三人一人一腳同時踹在了腫瘤科辦公室門上,一聲巨響,腫瘤科辦公室門被踹得豁然大開,砸在牆壁上發出砰砰的巨響聲,同時反彈回來,正要關上時間,被板寸頭等人同時踹開,而這個時候,圍觀的眾人紛紛把注意力集中到了腫瘤科辦公室門裡。 「啊……」

華新摟著妖艷女人紅姐一陣抽搐痙攣。

半響,兩人同時深吸了口氣。

「呼呼。」

「紅姐。」

華新樓著妖艷女人紅姐,雙手不老實著,一臉邪魅的喚道。

「怎麼樣?」

「討厭。」

妖艷女人紅姐同華新一起走上了人生巔峰,喘著氣,白了華新一眼。

「嘿嘿。」

華新邪魅道:「那現在該怎麼收場呢?」

「呼呼。」

妖艷女人紅姐全身億萬個毛孔都舒暢著呼吸著,此刻也恢復了些理智。

感受著華新同自己身體的結`合,同時聞聽著耳邊不斷的傳來的嘈雜的吵鬧聲,妖艷女人紅姐秀眉也不由緊蹙,一臉惆悵:「這……我也不知道怎麼辦?」

「那就這麼直面高峰么?」

華新不蹭鬆開妖艷女人紅姐,邪魅的道:「只要你願意,我是無所謂的,為了紅姐你,我豁出去這張老臉了。」

「我……」

這個時候,經受了人生巔峰的衝擊。

妖艷女人紅姐渾身都鬆弛了下來,就連爆發到頂點的怨恨也消了不少,也不知道該如何收場。

「我想,紅姐你還是沒有這麼大的神經來面對這一切。」

華新對著妖艷女人紅姐的身子不老實著,邪魅的道:「不過,這麼一鬧,我豈不是沒有和紅姐再會的機會了,這可划不來,那就這樣吧。」

華新也沒和妖艷女人紅姐細說,抱住妖艷女人紅姐,把她的一張臉埋進自己的懷裡,旋即心神一動,連同辦公室裡面兩人的衣服一起進入了萬象山河圖之中。

與此同時。

砰得一聲巨響,板寸頭三人終於一腳踹開了腫瘤科辦公室。

板寸頭三人瞬間沖了進去,高峰緊隨其後。

而其他科室的醫務工作者以及圍觀的病人和病人家屬紛紛伸長了脖子向著辦公室裡面看了過去。

九星帝主 只是,當辦公室裡面的一切呈現在眾人眼中的時候。

眾人豁然一愣,紛紛注視著辦公室的各個角落。

「人呢?」

高峰和板寸頭等人第一時間衝進了辦公室裡面,卻連一根毛都沒有看見,何況是在papapap的兩個人。

「去窗戶看看。」

高峰吼了一聲,就沖了過去。

板寸頭等人緊隨其後,向著窗戶沖了過去。

只是,透過窗戶向外面看去,外面鬼都沒有一個。

「我不信。」

「我明明就聽見了他們兩個人在裡面發生關係的聲音,怎麼可能沒人。」高峰臉色猙獰而扭曲的嘶吼道,「對,他們一定是通過窗戶爬到其他科室去了。」

高峰和板寸頭等人不由衝出了腫瘤科辦公室,向著旁邊的兩個科室沖個了過去。

可是,高峰和板寸頭等人進去之後,根本就沒有發現華新和妖艷女人紅姐的蹤影。

「啪嗒,啪嗒。」

這個時候,一陣腳步聲在走廊的過道之中響了起來,旋即便傳來華新疑惑的詢問聲。

帶著空間闖七零 「怎麼了?」

「怎麼了?」

「你們這是幹什麼?幹嘛都呆在我的辦公室外面?」

華新一臉疑惑的沖著圍觀的眾人問道。

「華醫生。」

「華醫生。」

……

其他科室的醫務工作者和圍觀的病人以及病人家屬紛紛看向華新,一臉疑惑。

「你們這都是幹什麼呢,這麼看著我?」華新一臉懵逼的環視著眾人,調笑道,「難道我長的這麼帥,你們都用一副愛戀的眼神看著我。」

「噗嗤。」

華新這麼一說,瞬間逗笑了其他科室的一些女醫生以及護士MM。

「華新,你這個畜生,敗類,潛`規則我老婆,我要和你拼了。」

這個時候,高峰也發現了華新。

他已經完全被妖艷女人紅姐脫光了衣服和華新發生關係的事情給衝擊得失去了理智,一臉猙獰和扭曲的嘶吼著,揚起拳頭就向著華新砸了過去。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