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魔宗修話沒說完,老白就打斷了他的話。

「因為我和阿魘有事,我們要儘快去解決,你和林茴不能就這樣去妖世,要有人保護你們。」

「誰要他保護。」小迪瞪了魔宗修一眼,只見他很是無所謂地聳了聳肩,看到他這樣,小迪就更氣了。

「別鬧,你可不能出事,無論什麼時候都要保護好自己,懂嗎?」老白難得那麼正經,正經得讓小迪無所適從,她怔怔地看著老白,竟覺得微妙又奇怪。

只見老白唇緊抿,有點無奈地搖頭,「拜託了,魔宗。」

「嗯。」

「……」氣氛有些奇怪,各人有規律的喘息此起彼伏,聽得很清楚。

不知道,怎麼就變成讓魔宗修和她們去妖世,這變化真是匪夷所思。

不久后,林茴就醒了,她看上去臉色不是很好,這讓小迪更加羞愧了,如果不是她故意把書拿給林茴看,也不會弄成這樣。明明她只是想讓林茴躲開自己命運,躲開死亡的將來,但沒想到,卻加重了林茴的病情,果然,雖然成功改了命,但她的身體還是很不好。

「怎麼了,小迪?」林茴問道。

「沒事沒事。」

幾番寒暄后,他們離開了人間,開始往妖世去。這一次,真的和上次很不一樣,似乎每個都各懷心事。

「趕了一天路,你們還可以堅持嗎?」

不得不說,魔宗修有些鋼鐵直男,他根本看不出來那兩個女孩很累了,還是繼續走著,不打算休息。

「魔宗修,」小迪一邊扶住林茴,一邊喘著粗氣,她有些氣憤地看著一座又一座大山,看到了一片又一片叢林,四周荒無人煙,整個天地如同蠻荒。

怎麼剛來妖世,就那麼喜歡去深山老林?小迪看著假裝聽不到的魔宗修,她更加氣憤了,她敢保證,魔宗修就是故意整她,果然是小肚雞腸,「魔——宗——修——」

「你能小點聲嗎?」魔宗修揉了揉耳朵,轉頭看向她。

「我說我們要休息,聽到了嗎?」小迪一字一句憤怒地喊道。

說完,她不管不顧地扶著林茴靠著一顆樹坐下,林茴的臉色越發難看,大概是這林間比較冷的緣故,林茴的臉頰顯出一種極度的透明,隱約還有點發青。

「冷嗎?」

「有點。」

說著,小迪把自己身上的衣服套在林茴身上,情不自禁地伸出手,攬住林茴的肩膀,輕輕地抱了抱,讓她挨著自己的肩膀睡覺。

https://tw.95zongcai.com/zc/42941/ 「謝謝你,小迪。」

林茴的嘴唇有些不正常的血色,在冰雪一般凜冽森白的面頰上,說完,她輕輕閉上眼,不一會兒就睡著了。

但很明顯她睡得並不安穩,眉心習慣性蹙著,彷彿在睡夢中都挂念著許多難以開解的愁怨。面上始終都帶著蒼白的,不明顯的頹敗。

但林茴的輪廓是很好看的,美人在骨不在皮,她屬於那種天生骨相就非常耐看的女孩,因為虛弱和憔悴,反而更令人有種心魂俱懾、楚楚動人的感覺。

一旁的魔宗修只是無奈地看了他們一眼,自己也隨意找個位置坐了下來,他扯了扯嘴角,看得出來,他是有些不耐煩的。

「你真是鋼鐵直男。」小迪輕聲說道。

「你們還真廢!」魔宗修回道。

「你……」小迪覺得現在的自己要不是抱著林茴睡覺,她早就衝上去揍他了,雖然打不過,但氣勢是要有的。

「再休息一會兒就走了,我們可沒有那麼多時間賴在這,要知道你們來的目的。」

「哦?」小迪挑了下眉,「你還知道我們的目的?」

「那個病怏怏的丫頭不就是來償債的嗎,至於你此行的目的應該和妖王一族有關。」魔宗修得意地發出輕笑,看見小迪有些驚訝的表情他更加得意了。 陳強沒有絲毫猶豫,直接溝通斗戰空間,一股特殊的漣漪開始向外擴散。

雖然斗戰空間每半年才有一次使用機會,只用在一個黃金聖子身上著實有些浪費,但現在也不是他猶豫的時候,青二等人沒有時間了,黃金聖子也不會再給他時間。

正在此時——

「老闆~!」

陸少的寶貝 此時,青一和青十已經趕到了,看到陳強被撞飛的身影,心中又驚又怒,殺意沸騰。

黃金聖子一動,他們便追了過來,前後相差不過幾秒,卻已經讓陳強硬捍了三記攻擊。

武修之間的戰鬥太快,若非黃金聖子因陳強的身份揭露愣怔片刻,他們兩個根本來不及趕過來。

「護住青二他們,不用管我!」

陳強語速極快的說道,他在說話的同時,便掐斷了斗戰空間向外擴散的漣漪。

「殺~!」

青一和青十攜著驚天殺意,一左一右向著黃金聖子攻殺過去。

「轟~!」

劇烈的戰鬥大爆發。

青一或青十,單獨一個都比黃金聖子差了半籌,可兩人加在一起,即使是以黃金聖子的不世天驕身份,應付起來也頗為吃力。

這個地方很快便被沸騰的元氣遮籠了,陳強擔心意外發生,又趕緊跑到了青二等人身邊。

濺射的石塊,被轟擊過來的傀儡,都被他一一撥開。

此時,蘇玲玲幾人還未走遠。

「沒想到這些傀儡的戰力竟然這麼強,黃金聖子全力以赴也討不到半點便宜!」

「那個人族陳強也不弱,靈竅中期巔峰便能接下黃金聖子的神魂三擊,若是二人境界相同,估計黃金聖子都不一定是那陳強對手!」

蘇玲玲和洛青兒討論道。

「先別管他們了,我們還是趕緊離開這裡吧,若是等那八個傀儡全部突破到神魂期,我們想走也走不了了!」

「對,趁著他們無暇他顧,我們趕緊離開!」

宮羽皓和嘯天一前一後說道。

這二人從心底深處,並不擔心陳強的安危,因為他們知道陳強掌握極速身法。

「嗡~!」

蘇玲玲六人剛剛抵達通往第一層的出口,一股特殊的波動席捲整個傀儡戰場。

「快走,那些傀儡突破了!」

蘇玲玲喊了一聲,當即縱身躍進了通道之內。

緊跟著,洛青兒、牛慶生、察圖也魚貫而入,而嘯天和宮羽皓則走在了最後。

「我們在妖族靜待吾主駕臨!」

宮羽皓和嘯天二人心中默念了一句,也進入了通往第一層的通道之內。

六個妖族來到傀儡聖殿第一層,以最快的速度跑出了傀儡聖殿,幾個起落間便消失無蹤。

……

「突破了!」

感受著青二等人身上急速躥升的氣勢,陳強懸著的心終於放了下來。

「老闆!」

已經突破到神魂期的青二八人睜開雙眼后,齊聲喊道。

「哈哈!好!」

這一刻,陳強只覺得心中暢快之極。

「老闆,我們去助青一他們拿下那個妖孽!」

青二開口說道。

「去吧!」

不知是否是錯覺,陳強感覺青二他們的靈智稍微提升了幾分,雖然還遠遠及不上青一和青十,但已經從最初比嬰兒強不了多少的水平,起碼提升到了四五歲幼童的智力水準。

「不好,這些傀儡都突破了!走!」

黃金聖子心中暗道一聲不好,當下不敢有絲毫遲疑,拼著硬挨青一和青十一記狠的,身形一展便向著通道出口奔行而去。

「哪裡走?」

青一和青十在後面緊追不捨。

「轟!」

「轟!」

「轟!」

一記記攻擊不要命般的向黃金聖子甩去。

可惜,二人身法和黃金聖子相比還是差了不少,最終卻是讓黃金聖子逃脫了。

「老闆,你帶我們去追那個黃金聖子!」

青十身形一轉躥到陳強面前說道。

現在,只有依靠陳強的『浮光掠影』才能追上黃金聖子了。

「別追了,還是趕緊拿到精魄葫蘆要緊!」

事有輕重緩急,當前對於陳強來說殺黃金聖子並不是主要的,現在最關鍵的是先拿到精魄葫蘆。

正說著話的工夫,陳強突然感覺眼前一陣陣發黑,一陣極度衰弱的感覺縈繞了上來,使得他站立都有些不穩。

「老闆你怎麼了?」

青十心中一驚,趕緊用手攙住了快要摔倒的陳強。

「沒什麼大不了的,休息一會就好!」

說著話,陳強便閉上了雙眼,緩慢的修鍊起『萬象真籍』,在補充真元的同時,也在恢復硬接黃金聖子三擊所造成的傷勢。

「時間真的不多了,若不儘快將陰蛇詛咒壓制下去,恐怕我只有一個月可活了!」

陳強一邊恢復著傷勢,一邊默默的沉思道。

黃金聖子給他造成的傷勢雖然重,但也絕不至於讓他連站都站不穩的地步,關鍵是陰蛇詛咒的侵襲,這對於他來說才是最要命的。

大概過了一刻鐘,陳強已經傷勢盡復。

「我現在沒事了!到了第三層需要闖哪些關卡?也像一二層這樣打傀儡嗎?」

睜開雙眼后,陳強向一臉關切的青一問道。

「第三層和一二層不同,那裡只有一條福運路,只要走到福運路盡頭,就能夠拿到精魄葫蘆!可那條路很難走,據我所知,還沒有人能夠走到盡頭!」

青一說道。

「沒人走到盡頭!連木青前輩也沒有走到盡頭嗎?」

陳強極為詫異的問道。

「沒有,木青老大也沒有走到盡頭,否則,馬振大師便不僅僅是收木青老大為道童了,而是會收木青老大為關門弟子!」

青一微微搖了搖頭說道。

「這……」陳強一時間愣住了,想了想后又問道:「那這福運路究竟是測試什麼?若是走不到盡頭會不會有危險?」

「福運路究竟測試什麼我也不清楚,好像是福緣氣運一類虛無縹緲的東西!危險倒是沒有,走不到盡頭便會被傳送到傀儡聖殿以外,並且今後再也無法重走了,而只有通過第三層福運路,才可以接著闖第四層和第五層。」

青一解釋道。

「這樣嗎?」

陳強陷入了沉思。

第三層他是肯定要闖的,傀儡聖殿中有兩樣他非常想要的東西,一個是精魄葫蘆,這可以加快他的修鍊速度。

要知道神魂強度的提升,可以比體魄難多了,二者的提升難度,可以說根本不在一個數量等級上,蓋因為加強的體魄的方法有很多,而且也非常直觀易鍛煉。

可神魂強度的提升方法則非常稀少,而且也不易增強!

至於第二樣,則是那條據說有帝級戰力的黑龍,如果他真能得到那條黑龍,哪裡還用費勁巴拉去參加什麼妖皇繼承人挑戰,他可以挑翻整個妖族,直接攻下陰墟,滅殺陰蛇詛咒源頭。

「老闆,我覺得現在不是考慮那些獎勵的時候,而是我們怎麼才能抵達第三層的問題!」

青十卻在此時插口說道。

「這……!」

陳強心中一驚,他這時才發現,通往第三層的通道口根本就沒有出現,那些妖族已經退走了,黃金聖子並沒有殺夠一百具神魂期傀儡。 「若是由你們殺,能不能打開通往第三層的通道?」

陳強想了想后想青一問道。

「不清楚,試試吧!」

青一說完后,招呼了青十一聲,便開始獵殺那些神魂期的獸形傀儡。

那些獸形傀儡和青一他們的戰力差距太大,在他們手中根本毫無反抗之力,很快,他們就殺夠了數量,可那些獸形傀儡依然在源源不斷的湧入到戰場中來,至於通往第三層的通道則毫無動靜。

「這可怎麼辦?」

一時間,陳強有些束手無策。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