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魔獸森林往下走,地勢漸漸變高了,看著地勢,雲笙已經進入了魔獸森林所在的火山口一帶,空氣中,也多了一股類似於硫黃的氣味。

走到了火山口位置,森林也到了盡頭,入目的一片湖泊。

突然看到了一片藍色的湖泊,清新的水汽,讓雲笙有種耳目一新的感覺

這片湖泊,也是魔獸森林裡,最重要的一處淡水資源。

火山口形成的湖水,一般富含各種礦物質,魔獸若是引用了這裡的水,對生長和繁殖都有很大的好處。

但是,讓雲笙有些意外的是,她沒有發現任何高級魔獸在附近飲水。

雲笙俯身看了看湖水,一眼望過去,湖水很是清澈,她丟了一塊石頭進去,激出些水花,但半天沒有迴音,這火山湖遠比雲笙想象得要深得多。

可就是這時,雲笙留意到在火山湖口的位置,好像有幾個腳印。

難道,這段時間裡,有人進入了火山湖?

雲笙沉思著,是否要進入火山湖探一探。

「危險,不要靠近那裡!」就在雲笙就要走進湖泊時,湖泊的那一頭,衝出了一個人。

~大家臘八節快樂~ 在權萬紀和李佑的努力之下,齊州大地也呈現出來欣欣向榮的景象。

不說什麼路不拾遺,夜不閉戶的情況出現。

最起碼的已經保證齊州大地的所有百姓都能夠安定穩居,一日三餐、吃飽穿暖。

李佑親自帶動齊州的那些富戶,在莊子上養起了雞鴨,因爲齊州城內多泉水,所以養魚業也非常紅火。

水渠遍佈齊州大地上,而因爲靠海,所以便有了桑基魚塘養殖業。

除此之外,還有海邊的漁民和鹽田,也都是齊州大地上最爲豐富的資源。

靠着這些,李佑在這齊州也算是積累了不少的勢力。

這第一個自然是來自於他的老師,也就是權萬紀,身爲李二陛下派遣到李佑身邊,教導李佑、監督李佑的大臣。

如今因爲李佑的尊重和孝心,竟然真的就把李佑當做是他的弟子來教導。

不僅利用自己在士林的聲望來爲李佑招人才,還親自去了孔家,向孔家借人。

而李佑從來不表現自己內心中真正的想法,而是時長把百姓,把大唐和李二陛下掛在嘴邊。

說的最多的便是李二陛下諄諄教導,讀了李二陛下當初寫給李恪的誡子書,這才幡然悔悟,銘記誡子書上的教誨,長長鞭策自己,要成爲一個愛民如子、仁義賢德的齊王。

然後便是把李二陛下當初提出來的君爲舟,民爲水掛在嘴邊,意思就是父皇所過君爲舟,民爲水。

所以作爲李二陛下的兒子,他更應該踐行聖言。

僅僅是因爲長春宮的事情,便直接改變了一個紈絝的性子,讓一個昏庸的人,變成了一個心思深沉的人。

人在受了刺激之後,的確會發生巨大變化。

有的人走向了成功,有的人走向了死亡,有的人還在迷茫,有的人卻已經做出了選擇。

當李佑看到了侯君集的密信之後,便直接燒燬了。

對方想要投靠他,說白了也就是想要藉助他的手,達到某一些目的。

以前的李佑可能會欣喜,覺得自己又有了一個強大的支援者。

現在的李佑卻明白,對方不過是在利用他罷了。

像是侯君集這樣手握兵權的人,一旦到時候兩人合作,真的成功了,可能轉眼之後,便是他的死期。

在自己沒有足夠強大起來之前,在他頭上的那幾位皇兄還沒有動手的時候,他是絕對不會動手的。

這個時候,有着大唐國師江楓在,誰先動手,那就只有死路一條。

看了看大唐的時代週刊。

上面大肆誇讚了魏王李泰的南海事蹟,嘴角微微一笑,有一些人,比他還要着急呢!

李泰到了東宮的時候,見到自己的大哥李承乾,正在和一些學士商討關於如何處理石路的事情。

聽起來,好像是因爲在修建石路的時候,出現了不少的貪污。

有一些地方修建出來的石路,不到幾個月的時間,就坑坑窪窪,還不如以前的土路了。

關鍵就在於,這水泥用的少了。

在大唐幾次整治貪官污吏之後,還出現了這樣的問題,當真是有一些地方上的官員不怕死,鑽到了錢眼兒裏面了。

“石路乃是利民利國之事,怎可因爲幾個愚蠢之人,便成爲了他們斂財的工具!”

李承乾已經有了一些帝王氣場,對於那些地方上的官員,也是痛惡不已。

大唐現在的俸祿已經非常多了,除非是那些非常聰明有手段的商人,一場交易可以賺取很多錢財。

大唐官員的俸祿隨着官職以及貢獻的高低,都要比一般的商人賺取的錢財要多啊!

特別是現在整個航海所得的錢財,朝堂是佔據了最大利益的既得者。

就算是如此,竟然還有一些人在如此重要的工程上面貪污,當真是讓人氣憤不已。

六部的一些官員,也對於這些地方上的官員感覺有一些無奈。

“殿下啊,就像是那雲縣的縣丞,本是貞觀八年的秀才,在國子監入學半年,就去了雲縣。

在雲縣五年,也是勤勤懇懇了。

現在的雲縣聽說有不少隱居山林的人都慢慢地走出來,人口也增加了不少。

然後因爲有着漢江,土地非常肥沃,這些年賣出去的糧食,讓整個郡縣都富裕起來。

這也就慢慢地出現不少的富商,再加上,雲縣算是一個山城,通行並不是很便利。

這鋪設石路的時候,還加寬了官道。

可誰知道,卻出了這樣的事情啊。”

在石路鋪設好了之後,朝廷就沒有派遣人驗收,還是縣丞直接上了奏摺,這才斷定爲完工。

後來,國子監的學士和弘文館的學士開始循着石路,找一些素材。

結果就發現,雲縣的石路已經坑坑窪窪的了。

再稍微一打聽才知道,縣丞竟然偷工減料,把水泥拿去給自己建造了一個非常好看的莊園。

這些莊園還不是一個,而是好幾個。

全部都賣給了當地的一些富商,大賺了一筆。

等到李承乾和這些大臣商討完了之後,定下了決策,明日朝會上報,和解決的方法,這才散了會。

“有些時日不見,你倒是曬黑了一些,卻也多了一種好漢的氣質。”

李承乾親自爲李泰倒了一杯醉仙釀,嘴上卻還是和以前一樣,有什麼說什麼。

李泰坦然道:“這還不是在海上風吹日曬的。”

“既然如此,爲何不回來幫助我?”李承乾問道。

“大哥,你也知道,皇子到了年歲,是要離開長安去往封地的,一直在這長安,那不是幫你,而是害了你。

再說了,我現在掌管着大唐的航海,其實也是在幫你,真要是別人的話,以後你就要憂心了。”

李承乾嘆了一口氣,說道:“唉,這一點,我也知道。”

其實李承乾想要說的是,自己很羨慕李泰現在的生活,只不過,這種話肯定是不能說出口的。

而李泰想要說的卻是,他並不想讓父皇傷心,讓母后痛心,也不想當年玄武門的事情發生在自己的身上。

那樣的話,他會痛苦內疚一生。

更知道,在大唐國師監國之下,他是不可能成功的。

既然如此,還不如放棄,橫行海上,做出另外一番功業,也不枉此生了。 被這麼一喝,雲笙頓住了身形。

她定睛一看,發現叫住自己的,竟然是他。

蓬萊王姬如墨!

雲笙沒想到,會在魔獸森林的最深處,火山口的附近再看到姬如墨。

常偉在帶著雲笙飽覽蓬萊風光時,還向雲笙說過一些蓬萊的勢力。

他還提過蓬萊王和召皇這些年的關係並不好,兩人分別掌控著火島的召廷和冰島的蓬萊閣。

姬如墨突然出現在火島的魔獸森林,也的確是有些奇怪。

姬如墨對於這名貿然出現在火山口的女召喚師,也有幾分吃驚。

這塊區域,是魔獸森林公認的禁區,因為這塊湖泊里,沉睡著第一任召皇留下來的火山守護獸。

紅樓庶長子 平日,那些召喚師根本就不敢靠近這裡,只有一些實力強橫的魔獸,才會靠近這裡飲水,但這些日子,也不知是什麼原因,連高級魔獸也不敢靠近這一帶了。

儘管火山口的守護獸大部分時間都是沉睡的,但若是一不小心驚動它,它就會將那些貿然闖入者燒成灰燼,所以即便是有戰鬥召喚師的陪同,平日也沒有人敢靠近這裡。

姬如墨留意雲笙的神情,見她臉上一副完全不知情的樣子,而且看她剛才的舉動,似乎還想要進入火山湖。

雲笙遇到姬如墨,難免有些心虛,生怕對方認出自己來。

一直到她透過姬如墨琥珀色的眸倒映出了自己的模樣時,她才想了起來,她是使用了變裝魔法。

姬如墨未必能認得出她。

姬如墨還是一身紫衣。

紫色是一種神秘的顏色,它尤其適合姬如墨。

從他的神情看,姬如墨沒有認出雲笙來。

「你是接替第二主召的新來的豢養召喚師?」不用雲笙介紹,姬如墨留意到了雲笙身旁的小黑。

姬如魔微微詫了詫,聖獸召喚獸?

她是接替第二主召的新召喚師?

「我叫做炎雲,你也是召喚師?」雲笙見姬如墨沒有認出自己,鬆了口氣,言語間也輕鬆了許多。

稍作權衡,雲笙決定假裝不認識姬如墨。

見對方不認識自己,姬如墨也沒表明身份。

在蓬萊,他歷來是高高在上的蓬萊王。

難得有一個人,不知道他的身份,姬如墨反倒覺得輕鬆了很多。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