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麻痹的,敢打擾光哥好事,你是找死吧!”幾個小流氓,一哄而上。

沙樂雙拳難敵四手,一邊抱頭,一邊大吼道:“你們死定了我告訴你們,我天哥是純陽真人呂洞賓轉世,你們敢動他的女人,敢欺負他的弟子,你們等着被虐吧!”

“你特麼小說看多了吧,還呂洞賓轉世,老子還是如來佛下凡呢!”

光頭男一句話,說得滿堂鬨笑。

而就在這時,趙天驕和李芷晴來到了迪吧。

迪吧裏面霓虹閃爍,人聲鼎沸,跳舞的跳舞,喝酒的喝酒,配上震耳欲聾的音樂,簡直是嗨爆到了極點!

“姐夫,我姐在舞池了。”李芷晴一眼鎖定,舞池中正扭動嬌軀的李芷煙。

趙天驕順勢看去,便見到在李芷煙身邊,圍繞着各種目光猥瑣的男人,其中一個光頭男人,竟然摟着李芷煙的肩膀!

而就在他們一旁,沙樂正被幾個流氓圍毆。

看到這一幕,趙天驕氣的肺都要炸了,喚出獨孤勝寒,直接吩咐道:“勝寒,叫十八戰將給我開路,我要揍人!”

十八戰將似感受到了趙天驕的憤怒,出來後,也不客氣,直接將擋在趙天驕面前的人羣推了開來。

隨着趙天驕走去,人羣就跟潮水自動避讓開來的一般,遠遠看去,給人一種王者駕臨,羣臣跪迎的架勢!

使得片刻間,趙天驕的面前,便出現了一條一米寬的筆直小路,直通舞池方向。

“把你的髒手,從我女人的肩膀上,給我拿下去!”趙天驕氣勢洶洶,目光兇殘,一邊朝前走去,一邊暴喝出聲!

趙天驕的這句話,夾帶着他的道行,使得瞬間蓋過了震耳欲聾的音樂,還有人身鼎沸的喧譁。

光頭男一愣,看到一個黑臉少年,正氣勢迫人的朝自己這裏走來,目光更是陰沉的如要殺人。使得光頭男忽然有種不妙的感覺,立刻指揮手下:“你們愣着幹什麼,去給我攔住他!”

光頭男是這一片的老大,不管是迪吧裏看場子的,還是他的手下,呼啦啦站出來三四十人,目光不善的衝了過來。更有甚者,竟然掏出了鋼管,砍刀!

沙樂恢復自由,看着趙天驕有種熱淚盈眶的感覺,大吼道:“你們不能對天哥動手,他真的是呂洞賓轉世,你們不等到他身邊,就會被他護體仙氣傷到的!”

聽到沙樂的話,不少人斜眼看他,那眼神,就跟看白癡智障一樣。

“哪來的傻比,這麼白癡的話也能說得出口?”

“那黑小子看起來是有點手段啊,人羣都讓開了……不過是給光哥手下讓路揍他的吧。哈哈……”

“呂洞賓轉世?護體真氣?看我一棍子把他腦漿打出來的!”當先衝過去的那個流氓,掄起鋼管,照着趙天驕的頭頂,就砸了下來!

趙天驕面無懼色,目光凌厲的瞪了這流氓一眼。十八戰將中的一個小鬼,一拳就給他打飛了出去,砸在了剛纔出言不敬的人身上。

可是這一幕在普通人看來,趙天驕只是瞪了他一眼,他就……飛了出去?!

還沒等人羣將這一幕消化,其餘衝過來的流氓,在十八戰將的出手之下,一個接一個的飛了出去,就跟玩偶被小朋友扔出去的一般,沒有一個能靠近趙天驕一米之內!

不到一分鐘,光哥三四十號手下,全部被十八戰將清場! 人羣鴉雀無聲,愣愣的看着趙天驕。

片刻後,人羣中立刻爆發出陣陣譁然聲。

“我去……神人啊!”

“麼了隔壁的,我沒看錯吧,竟然……竟然真的沒人能靠近,他是真的有護體仙氣麼?”

各種各樣的議論聲傳出之際,過道兩邊的人羣,自發的再次朝後退去,生怕接近趙天驕,會落得那些流氓的下場。

光頭男也看傻眼了,這還是人麼,難道他真的是什麼真人轉世?

沙樂見趙天驕發威了,也顧不上自己被揍的鼻青臉腫,站起來耀武揚威道:“一羣二貨,都跟你們說了,你們這羣肉體凡胎的傢伙,根本就不能靠近我天哥,偏偏不信。咋樣,現在知道我天哥的厲害了吧!”

“就問你們,還敢嘚瑟不?誰再嘚瑟,我一拳打懵逼他!”沙樂衝着下方吼完,轉頭看着光頭男:“說你呢,這是我天哥的女人,你還不把手拿開,小心你這隻手不保!”

光頭男還處在剛纔的震撼之中,使得剛一聽到這話,下意識的就想將手拿開,可回過神後,又覺得,衆目睽睽之下,這麼做太沒面子,下落的手,反而要去摟李芷煙的腰肢。

“住手!”趙天驕睚眥欲裂,在獨孤勝寒和李芷晴一左一右的拉扯下,瞬間拔地而起,衝向舞池。

這一幕,就跟趙天驕飛起來了一般。只見他從天而降,一腳踢在了光頭男那閃閃發亮的頭頂。

使得光頭男發出一聲慘叫,立刻被轟趴在了地上!

“兄弟,你哪條道兒上的?報個名字,說不定咱們還認識呢?”光頭男站了起來,晃了晃腦袋,忌憚的看着趙天驕。

趙天驕冷哼道:“你就算認識天王老子,爺們今天也要揍你!”

說話間,趙天驕欺身上前,右手把着光頭男的腦後,左手一拳接着一拳的打在了光頭男的面門。

嘭嘭嘭……

伴隨着一連串的響聲,光頭男的鼻血飆濺,步步朝後退去,若非被趙天驕死死的抓着腦袋,只怕早就再次趴下了。

“姐夫好帥,打死他,打死他!”李芷晴在一旁拍手叫好。

李芷煙兩眼放光,就跟弱女子見到大英雄一般,仰慕的不得了!

獨孤勝寒也是看得兩眼放光,這個時候的主人,真的是好帥啊,如果主人能爲了我這樣衝冠一怒,就是魂飛魄散我也願意。

“衝冠一怒爲紅顏聽說過沒,我天哥就是!”沙樂與有榮焉道:“看到沒有,這就是得罪我天哥的下場!你們幹什麼,還拿着刀,是不是想讓我天哥虐你們,給我滾一邊去,老實待着!”

沙樂站在舞池邊緣,看着下方要衝上來解救光頭男的一羣流氓,吆五喝六,頗有一種揮斥方遒、指點江山的豪邁之感。

光頭男含糊不清道:“救我,誰……來救我,我給他……一百萬……弄死這小子,給……五百……萬……出事我……頂着。”

重賞之下,必有勇夫!

一聽說給這麼多錢,在場所有人都動心了,偌大的迪廳近二百人,其中一百多個男人從舞池的四面八方,一起衝了上去。

更有甚者,敲碎了酒瓶子當武器,還有搬高腳椅的,甚至都有去後廚拿刀的……

WWW.ttkan.C O

總之,在光頭男一句話之後,整個迪吧都亂成了一團!

震耳欲聾的音樂,還在不停的響着,就跟戰場上,鼓動人心的戰歌一般,配上此情此景,讓人熱血沸騰,理智全無!

李芷煙連忙撲在趙天驕懷裏:“天哥,我好怕。”

不用看,趙天驕就知道,這李芷煙是真的被鬼附身了。

不然的話,按照她那堅強的性格,即便是真的怕,也不會說出口。

“有我在,不要怕。”不過,趙天驕還是將她摟在了懷裏,畢竟,現在不是解決小鬼的時候。

獨孤勝寒一揮手,十八戰將出現在舞池邊緣。

還沒等他們動手,就聽趙天驕道:“都不要動!他們既然想拿我人頭換錢,爺們就親自掂量掂量,他們有這個實力沒!”

“可是,這麼多人……”獨孤勝寒還是有些擔心。

趙天驕一腳將光頭男踹到了沙樂腳下,這一腳的力道,能讓光哥短時間無法起來。

趙天驕看着衝過來的人羣,懷抱佳人,昂首而立,更是睥睨大笑:“區區百人,能奈我何!”

這氣度,這膽魄,立刻讓那些圍觀在下面的女人們發出花癡一般的尖叫。

“這纔是真男人、純爺們!”

“好羨慕他懷裏的女人,如果有男人能爲了我這麼做,我一定要死皮賴臉的嫁給他。太有安全感了!”

“你們就花癡吧!一個人再厲害也對付不了一百人,這逼裝的大了,我賭五毛,一會他就會被分屍!”

趙天驕抱着李芷煙,面對來勢洶洶,要他性命的人羣,施展開道家體術,腳步靈活飄逸,時快時慢,讓人無法沾身。他就像絕世高手一般,所過之處,手掌翻飛之間,人一個接一個的被拍飛了出去。

這一幕,再次將圍觀的女人給驚了個呆!

“他是在打氣球麼,怎麼看起來沒用力,人就飛了?”

“這才說明他威猛啊,如果被他壓在身下,縱情蹂躪……不行了,想想就讓人骨酥肉麻。”

趙天驕閒庭信步,摟着心愛的女人,在人羣中殺進殺出,毫無壓力,更是放聲笑道:“太菜太菜,就你們這水平,還想拿爺們的人頭,還是回去再練五百年吧!”

_тt kan _CO

“老公,你好帥啊!”李芷煙吧嗒一聲,在趙天驕的臉上,親了一口。

趙天驕笑道:“媳婦,你說下一個揍誰好呢?”

“他好醜,揍他!”

“還有他!他剛纔看我的眼神好猥瑣的。”

既然要高調,要放縱,要痛快,趙天驕不介意被一個小女鬼指揮。甚至,他還有些享受這感覺,畢竟,如果是真正的李芷煙,纔不會跟他做出這麼瘋狂的事!

使得李芷煙每次指到誰,趙天驕便會將誰揍下舞池。

不一會,那些男的都有種膽戰心驚的感覺,看都不敢看李芷煙。

甚至有膽子小的,在李芷煙看過去後,還沒等說話,就主動的跳了下去。

“別打別打,我自己走!”

“麻痹的,五百萬果然不是好賺的,我還是買彩票去吧!”

不到十分鐘,一百來人,被趙天驕揍下去一部分,嚇跑了一部分,還有一部分站在舞池上。

不是他們多強硬,而是腿抖得,想走也走不了了!

沙樂看得雙目圓睜,突然驚呼出聲道:“泡妞間檣櫓灰飛煙滅……這也就是天哥吧,世界上絕壁找不到第二個人了!” “你們……還打麼?”趙天驕看着瑟瑟發抖的人羣,淡淡開口。

“不不不……不打了,我們跪了,我們不敢了。”

李芷煙卻是不依道:“老公,人家還沒玩夠呢,你怎麼就不打了呀?”

一聽到李芷煙的話,那些人直接就嚇得跪在了地上:“姑奶奶,你大人大量,饒了我們吧。”

趙天驕捏了捏李芷煙的小臉,意有所指道:“打是要打的,不過不是他們了。”

隨後,趙天驕來到沙樂近前,見到這貨鼻青臉腫,嘴角都有血流出來了。

趙天驕皺了皺眉:“誰打的你?”

“沒事天哥,看你裝逼,我的氣就出了,這點小傷不算啥。”沙樂憨笑道。

自己兄弟因爲自己的事被打這德行,趙天驕哪會善罷甘休,踢了踢躺在地上的光頭男,道:“你很有錢是吧,我這兄弟被你打了……”

光頭男連忙打斷趙天驕的話,含糊不清道:“我給十萬,給小兄弟賠不是。”

沙樂愣住了,被打了幾下子,就有十萬進賬?!

“天哥,我不是做夢吧?”

趙天驕冷哼一聲:“二十萬!”

沙樂嚇了一跳,拉着趙天驕小聲道:“天哥天哥,十萬就夠多的了,你還要啥自行車啊?萬一給要黃了,我一分錢也撈不着了!”

可沒等趙天驕說話,光頭男掏出一張卡:“這裏面有二十多萬,密碼是尾數,都給你們了。”

光頭男心裏也憋屈啊,在他看來,撩妹泡妞幾乎是家常便飯的事兒,誰特麼能想到,不僅捱了一頓揍,我搭着錢。

這些錢,都夠他揮霍一個月,天天玩網紅嫩模的了!

沙樂接過銀行卡,有種如墜夢境的不真實之感。

“天哥我不是在做夢吧,二十萬……我捱了一頓揍,就有二十萬?”沙樂忽然福至心靈,大吼道:“天哥,我以後就跟着你了,你要是哪天不上學了,提前告訴我一聲,我就跟你跑江湖捉鬼去!”

跟着天哥有肉吃,說啥也要抱緊這條大腿!

趙天驕笑罵道:“你還是先拿這錢去醫院看看臉吧,別毀容了找不到媳婦!”

從迪吧走了出來,沙樂聽話的拿着錢去醫院了。

趙天驕懷抱李芷煙,左右跟着李芷晴和獨孤勝寒,十八戰將被收了起來。

“是讓我給你打出來,還是你自己出來?”回去的路上,趙天驕突然開口。

李芷煙一愣,膩在趙天驕的懷裏,撒嬌道:“老公,你在說什麼呀?”

這女鬼是不見棺材不掉淚了。

趙天驕想了想,沒有立刻出手,既然這小女鬼附身李芷煙去了那種危險的地方,不管什麼原因,都要懲罰。

既然要懲罰,在大街上自然不方便。

所以,趙天驕沒有立刻動手,而是攔了輛出租車回家了。

回到家,已經是後半夜了,李乾文還不知道自己的兩個女兒出去,睡的死死的。

來到臥室,趙天驕二話沒說,掏出滅鬼符,直接拍在了李芷煙的頭頂。

“受命於天,上升九宮,百醅玄注,七液虛充,火鈴交換,滅鬼除兇,上願神仙,常生無窮。急急如律令!”

咒語念罷,符籙轟的一聲燃了起來,接着一個身着暴露,濃妝豔抹的女鬼,從李芷煙的頭頂飛了出來。

李芷菸頭一歪,倒在了牀上,昏睡過去。

“你……你是道士?”女鬼受傷倒在地上,震驚的看着趙天驕。

女鬼附身李芷煙的體內,養靈之體滋養着她魂體的同時,一切鬼物的本能,都會消失,就跟普通人一樣。使得女鬼並沒看到趙天驕身邊的兩個女鬼,自然也感受不到,趙天驕身上的靈力波動。

這女鬼沒有什麼道行,見趙天驕是道士,嚇得不行,掙扎着跪在地上,抱着趙天驕的大腿,楚楚可憐道:“天師饒命,我是無意冒犯,求天師開恩,饒……”

不等女鬼說完,趙天驕直接問道:“爲什麼要附身在她身上?”

“她身上有股很吸引我的氣息,就想靠近她,然後……就附身了。”

趙天驕心下一驚,難道真被吳道子說中了?

“小晴,勝寒,你們有沒有感受到小煙身上特殊的氣息?”趙天驕不死心的問道。

獨孤勝寒點頭:“有。會不自覺的想去親近。”

李芷晴則是眨了眨眼睛:“我怎麼沒有感覺呢?”

李芷晴是從李芷煙體內出來的,她的回答,可以忽略不計。

有獨孤勝寒的回答,就已經能說明問題了。

李芷煙擁有這種體質,怕是不能繼續過普通人的生活了。如果她沒有術法傍身,就會隔三差五的被鬼附身,這樣下去,遲早會死在小鬼手中。

“姐夫,怎麼了?”李芷晴問道:“我姐不會又有啥危險了吧?”

趙天驕實話實說道:“潛在的危險是有,不過也有應對之策。”

說完之後,趙天驕看向女鬼,冷哼道:“你附身我女朋友身上,還去那種龍蛇混雜的地方,最可惡的是,竟然還跳舞勾搭男人……”

“天師我錯了。其實我也很可憐的,生前我是個孤兒,爲了生存,淪落風塵,夜夜笙歌賣笑……沒有人疼,沒有人愛。我去那裏,只是想找個男人疼,看到男人爲我爭風吃醋,我才覺得,我也是有存在價值的,不再是一個呼之則來揮之則去的物品……”

女鬼說着說着,眼淚吧嗒吧嗒的就落了下來。

看得趙天驕心裏這個不是滋味,畢竟,任何女人若有選擇的話,都不會去那種地方謀生。

“算了,我超度你去陰間吧。”左右李芷煙沒有出現什麼事,不然的話,趙天驕還真不會放過這女鬼。

可這女鬼卻不知足,抱着趙天驕的大腿道:“天師,我想留在你身邊,端茶倒水,捏肩捶背……”

獨孤勝寒一聽,長眉高高挑起,給主人捏肩捶背,那是她的工作好麼!

這可惡的女鬼,竟然敢搶她的活,獨孤勝寒的俏臉立刻冷了下來,王者之氣自動散發開來。

趙天驕看了眼獨孤勝寒,對那女鬼說道:“不用了,你……”

“天師求你了,就留下我吧,我不僅會捏肩捶背,我還會……一百零八樣姿勢,你想怎麼玩就怎麼玩,一定會讓你爽飛飛的!”女鬼擠眉弄眼,賣弄風燒。 趙天驕有些無語,爺們是建立的女鬼軍團,但也不是什麼女鬼都收的好麼。

你說你一個風塵女鬼,長的也沒我女帝、護法、祕書好看,連花瓶都算不上,更沒有一技之長……好吧,你的一技之長,以爺們純潔的角度來看,真的是雞肋好麼!

還沒等趙天驕說什麼呢,李芷晴就不幹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