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黑色邪靈小說回答:「是是是,我一定如實告知,請各位神仙不要殺我。」

趙乙同開始逼問:「誰把你釋放在這裡?」

黑色邪靈開始劇烈晃動了起來,似乎不願意回答這件事,看來一定有什麼不可告人的秘密。趙乙同怎麼會給他思考的時間,於是拿出一張黃符飛進空間里,形成一小團火焰燒著他的身體。

他痛苦大叫:「我說我說,快停下。」

隨後火焰就消失了,邪靈告訴我們:「是一個瘋狂科學家乾的,他叫十幾個人到這裡,殺死他們然後產生死氣。也就是我,十幾個屍體產生的死氣就變成了我。我不敢讓其他人知道我在這裡,每當遇到幾個小孩被我殺死,我也沒辦法。因為我是他的失敗品,根本沒有管我就走了。」

原來是這樣,沒想到還有瘋狂的科學家在做這個實驗,確實太瘋狂。趙乙同繼續問:「那我怎麼相信你的話呢?還知道些什麼?全部告訴我,不準隱瞞,不然我就直接殺了你。」 邪靈被趙乙同幾句話嚇怕了,當然緊張著告訴我們:「其實我早就被他製造出來,當然在我記憶里,是在5年前在唐氏集團里被那科學家創造出來。然後他決定把這塊地方全買下了,就是為了進行下一個試驗。」

邪靈這時候不再衝撞,反而冷靜了下來。繼續對著我們說:「我不知道他想做什麼,後來在四年前,他帶著我來到這裡。但是他帶來了十幾個人,給他們每個人水喝,然後把我放出來。結果我一出來,這群人大叫了起來,但是沒多久暈倒了。後來把屍體送到一個密室里,把我關進去。」

我們能聽出他的聲音非常傷感,可能對科學家的行為不理解,也可能一個人待在這裡太過孤獨。 邪王寵妻之金牌醫妃 但是我記得老爺爺還說過小孩子,他究竟怎麼對待那些小孩子。

我沒有同情他,反而質問他:「後來幾天有幾個孩子走進去,你都是怎麼處理的?」

邪靈繼續說:「我在裡面呆了幾天,發現我身上的死氣卻重了不少。那個科學家在第十天回來看我,把我放出來,後來似乎他很不滿意。於是放任我在這裡,根本不管我。我一個人在這裡很害怕,根本不知道怎麼辦,他之後一次都沒有過來。」

我不知道他是不是故意轉移話題,還是真的很傻?他能回答趙乙同的問題,也說明他並不傻,為什麼沒有回答我的問題呢?如果是嫌棄我凶,剛才趙乙同也對他很兇呀,這讓我非常納悶。

於是我不在憤怒,平靜跟他說:「那個,我是想問你那幾個小孩怎麼回事?你能不能告訴我,把他們怎麼了?」

邪靈像沒聽到一樣,繼續說他的故事,讓我和趙乙同以及蕭炎非常鬱悶。雖然很無奈,趙乙同讓我靜靜聽他講的故事。或許等他講完了,我們就能知道答案。

我們繼續聽著邪靈繼續說:「我一個人真的太孤獨了,一到下雨天,我就躲在那裡。雨聲不停『滴滴』的聲音讓我感到非常害怕,可這裡只有死人陪伴我。我慢慢變得堅強起來,不再害怕雨水滴答的聲音,不再害怕雷聲。但是我還是害怕被別人發現,每次進來一個小孩我都把他困死那條通道里,我很害怕。」

邪靈在空間內搖晃了一下,似乎非常抗拒:「其實我是想讓他們陪我玩,結果這群孩子都怕我,不停尖叫。這惹怒了我,為什麼會把我放在孤零零的地方。我不甘心,所以我殺了8個小孩,我只是想讓他們留下來陪我。」

邪靈似乎憤怒起來,搖晃不定,又繼續說:「昨晚來了一個人,我感到和那個瘋狂科學家身上都有真氣,我非常害怕真氣。所以一直把身體擴散不敢集合,害怕知道我的存在會把我殺了。我真不想死,只想好好著活下去。」

沒想到一個邪靈居然還會說這樣的話,比人類還要害怕死亡,這究竟有多麼害怕死。但是我們並沒有阻止他說話,他也是一條生命,想活下來也確實很正常。

邪靈繼續說:「今天上午你們三個人過來,我真的很害怕,求你們不要殺我好嗎?我並不想殺死人,但是我沒辦法,我不知道該怎麼辦。」

蕭炎卻告訴邪靈:「我有一個辦法,不知道你願不願意接受,成為我的劍靈。之前的恩怨我幫你解決,你可否願意?」

邪靈卻問了起來:「劍靈是什麼?」

蕭炎說:「劍靈就是成為劍的一部分,也就成為我的夥伴。以後你不會孤獨,我會永遠陪伴你。主要我看上你的屬性,和我定位相似,因為我是刺客需要你的死氣發揮作用。」

邪靈停頓了下來,不知道是他不願意接受,還是在思考著什麼。蕭炎並不著急,他只想等待邪靈回答。我雖然不理解蕭炎為什麼這樣做,但是我知道他一定有他的原因。說服邪靈我覺得以蕭炎的口才,真的是綽綽有餘。

邪靈最後回答蕭炎:「那我不會待在這裡,你去哪我也去哪對嗎?」

蕭炎肯定的對他點點頭,對他保證說:「我向你保證,一定會答應你我去哪裡你都會在哪裡。並且還會教你一些東西,比如隱藏死氣透露。」

邪靈回答:「好,我答應你,我願意做你的劍靈。」

蕭炎點頭后,又坐在地上,手中不斷掐著手決。趙乙同張手就把四張黃符收了回來,讓邪靈恢復自由。邪靈在空中並沒有逃走,似乎在等待蕭炎的命令。看來邪靈是真心接受了蕭炎,讓我感到邪靈有改過自新的機會。

隨後蕭炎大喝一聲:「天地為證,我蕭炎願意接受面前的邪靈做我的劍靈。」

蕭炎上空出現一道奇怪黑色符文,又一聲大喝:「你現在進入黑色陣法,就可以成為我的劍靈了。」

邪靈絲毫沒有考慮,他都不擔心進去會有什麼危險,就直接飛進黑色陣法。最終和蕭炎手中的嗜血匕首何為一體,這裡的死氣一去不復返。也等於說這裡一切變成正常,不在又死氣的存在,以後來這裡的人也不會有什麼危險。

最後邪靈告訴了我們死者的地方,原來是在一個房屋的地道里,難怪非常隱蔽。打開通道我們就聞到腐臭味,非常大,一般人肯定接受不了。

我們進來一看,確實有十幾個屍體躺在那裡,都已經腐爛成不像樣子了。都已經變成這樣我們也無法找到明月父母,但是我很好奇明月的父親是如果形成一個鬼魂?

白蓮花系統:總裁偏偏要寵我 我好奇問了問蕭炎和趙乙同:「明月的父親,變成了靈魂,那其他人有沒有可能也會變成靈魂?」

蕭炎拿出嗜血匕首說:「邪靈出來,不對以後給你起個名字,叫你小黑。小黑,你說下有沒有見到其他人的靈魂?」

邪靈變成了縮小版的球形,如巴掌大,在蕭炎上頭飛著。他告訴我們:「只有一個靈魂走出來,其他人的靈魂似乎也要成型,要不了多久也會出現。」

我們四個人驚訝看向邪靈,連這個都能看的出來。看來蕭炎算是撿到寶了,作用非常大。蕭炎滿意點點頭,對他說:「不錯小黑,回去吧,看來我們是趕上了。要不一把火燒了,永遠埋在這裡吧。畢竟有十幾個人在這裡,我想明月的父母並不好找。」

我和趙乙同同時點頭,只能這樣做了,也是沒有辦法。趙乙同毫不猶疑拿出幾張黃符,迅速飛向十幾具屍體,很快形成一團大火淹沒了屍堆。時而出現鬼魂在火中抗拒,看來確實要有鬼魂形成。還好來得及處理,不然真成了鬼魂肯定會到處害人。

我們等火焰確定燒完每一塊屍骨,確保沒有一絲鬼魂出現,才放心離開了這樣。這裡的事情總算是完結了,不過蕭炎還獲得了一個得力助手。

於是我拿了一個瓶子,裝了一些骨灰放在瓶子。雖然不知道這些都是誰的,但是我也只能儘力這樣做了。回去也好向明月交差,也算是完美大結局了。

看時間已經快到傍晚,回去又可以吃晚飯。不過多了一個蕭然,不知道他的胃口會不會也很大,所以我擔心會不夠吃。 囧囧寶寶:媽咪太難追 順路回去還買了幾個冷盤,畢竟怕吃不飽。

眼見快到店裡,我對他們三個人說:「到時候就跟明月說,她的父母屍體我們都給燒了,到時候我來說就行。記住,你們就知道兇手已經被我們滅了,就說那裡是一個很兇的鬼。」

他們三個人同時點頭不吭聲,讓我覺得他們三人都怪怪的。於是我又小心問著他們:「你們這是幹啥,到底有沒有聽明白了。」

蕭炎偷笑了起來:「當然聽明白了,你喜歡那小姑娘嘛,啊哈哈。」

結果夏然也大笑了起來,只有趙乙同繼續毫無表情看著街道四周。我一下鬱悶,從來沒有對明月這樣想過。因為我內心只喜歡一個人,也就是韓露。

不過我還是對他們解釋:「別亂想,我心中已經有人了,只不過我還找不到她。明月我是出於她一個人住在那地方又沒有工作,我才幫助她的,以後別亂說啊。」

這讓蕭炎一下嚴肅了起來,對我問:「看來你有故事啊,是不是有什麼事情瞞著我們。」

我對他說:「我不說是為了你們好,因為我有一個無形的仇人,也就是魔族。也是因為他們我才換名字到處躲藏,他們勢力真的太大了。」

這讓蕭炎和趙乙同震驚了起來,於是看向四周,確定沒是沒問題拉著我快走起來。我也非常疑惑,害怕用不著這樣吧。我是信任他們才會說出來,如果真的姦細早就對付我了。

至於什麼後果我也明白,反正我現在就像過街老鼠,遇到魔族的人都要去躲。習慣了,自然對魔族的人不倒覺得可怕。只要發現魔族,大不了什麼都不要,繼續逃命就好了。 回到店裡,明月已經在店門口等候多時,看來在我的店做活確實有心了。於是我和明月說:「晚上又得麻煩你在幫我們炒個菜,就超六七個就行,我買了冷盤。」

明月著急說:「哦,好的老闆,我這就去煮飯炒菜去。」

後來我叫住明月,並且告訴她:「那個原因我們查出來了,是有一個鬼殺掉了所有人,我們把鬼消滅了。這瓶子裝的有十幾個人骨灰,我們並不知道哪兩個是你父母,畢竟時間這麼長都已經腐爛了。我們才把所有屍體都燒了,這骨灰交給你了。」

明月流著淚感激看著我們,對我們說:「感謝,真的非常感謝你們,我今晚好好炒菜給你們吃。」

說完明月拿著骨灰跑到廚房裡,我知道她此時心情非常複雜,但是相信今天過去了一切就會好起來。人生就是如此,不管遇到什麼事,還是繼續要走。

我們四人坐在桌子邊,趙乙同小聲對我說:「你說你現在被魔族盯上了?」

我微微點頭,這個消息我知道會讓他們不高興,誰也不敢與魔族為敵。雖然已經消失一千多年,但是知道魔族的歷史都對魔族非常害怕。魔族是出名的狠毒的種族,對待敵人手段都非常殘忍。

趙乙同繼續對蕭炎和蕭然說:「這事除了我們,決不能讓第二個人知道,包括你們父母明白嗎?」

蕭炎和蕭然異口同聲回答:「明白!」

別看蕭然年紀小,但是他什麼事都明白,思想早就被族人打通了。所以不能把他當小孩看,其實內心是比較穩重的小孩。

我也是無奈嘆嘆氣,本來只有普通的人,結果無緣無故被魔族盯上。這讓我很無奈,又不能改變什麼。對於魔族我是一點辦法都沒有,失去了軒轅派的人,我都不知道該怎麼辦。

趙乙同拍了拍我的肩膀,對我說:「齊心協力,我們可以一起戰鬥。哪怕是魔族,我相信祖先人王給我們武器,就是為了打敗魔族準備的。所以你好好活著,人類就有希望。因為你就是人王唯一選中你的人,你要相信你自己。」

我聽起來很感動,但是我內心真的太累了。不想再這樣繼續生活下去,只想像現在一樣,做一個平常生意老闆。可以無憂無豫開店做生意,什麼事都不管什麼事都不需要擔心。

我還是點點頭,只是不想讓他們三個人失望。這時明月已經開動菜刀,已經振作起來給我們炒菜。這讓我感到非常欣慰,也給了我一點信心吧。

晚上吃的很愉快,我和蕭炎繼續吹起牛來,趙乙同還是經常無奈搖搖頭。明月在一邊也是異常開心,主要她的心結解開了。還有耿直的蕭然,居然要跟我們比起酒來,惹笑了我們幾個人。

還好買了幾個冷盤,不然大家都不夠吃。明月也沒想到蕭然這個小孩子,飯量居然這麼大。基本修真者飯量都是很大,這都很正常。只是明月不知道而已,不過以後我還真得教她一點本事,這樣以後我不在的話她可以自衛。

蕭炎帶著弟弟蕭然回家了,當然趙乙同要回自己的家,自然不會走在一起。於是等明月洗完碗的時候,來到我這邊,她剛想說話被我阻止了。因為我知道她肯定說感謝的話,但是我不愛聽。

於是我對她說:「你想不想學修真,也就是像我一樣可以除屍滅鬼。」

明月有點不敢置信看著我:「真的嗎?那你以後就是我的師傅?」

我微微一點頭,對她說:「等下你跟著我去夜跑,最好換身緊身服。因為你的胸有點大,會容易影響你的發揮。」

說完明月臉上開始俏紅,都不好意思了起來。於是我乾咳嗽化解尷尬,對她說:「快去換吧,怎麼還不去呢。」

明月卻無奈著說:「那個師傅,我沒有緊身服。」

我也很無語,於是對他說:「行吧,那你隨便穿一身,今天就跟我隨便跑跑。明天去買幾套緊身服,明天才是真正訓練。」

明月不斷點頭說「嗯」,想必對我的話不敢懷疑。於是我上樓去換了一身緊身服,明月也去換一套簡單的衣服。走出店門,就把門給關了。

隨後我帶著明月開始小跑了起來,回頭看了看明月跑步的姿態,確實讓我感到她非常性感。主要是她的胸,雖然隔著衣服也能看出不停抖動。於是我趕緊回頭,背著她說:「跟不上就對我說,不要逞強。」

明月在後頭喘著氣說:「是師傅。」

我明顯減速,讓明月更有節奏跑動,畢竟不能讓她跑了一會又跑不動了。不過我發現跑了半個小時,雖然是小跑,普通人沒跑過步應該很難堅持下去吧。結果讓我很難相信,明月跑下來並沒有感覺累了。

我開始問她:「之前是不是經常跑步?」

明月在後頭喘氣告訴我:「是啊,一個人住的時候,經常學會跑步。不然哪天有壞人出現,我只能跑步逃離危險。」

這句話說到我心裡不是滋味,一個人生活又沒有工作,確實很難想象是怎麼生存的。於是這讓我內心決定收下這個女徒弟,雖然本事不是很大,教她自衛還是可以的。

我跑到一家小超市停了下了,對她說:「要不要喝點水休息一會?」

明月猶豫了一會,最後搖搖頭對我說:「不了,我不渴。」

我還是買了兩瓶礦泉水,給了明月一瓶,明月有點不情願拿著。我大口喝下礦泉水,實在太渴了。明月猶豫了一會,最後才願意打開礦泉水喝了一點。

後來身邊突然多了四個大漢,似乎都喝了不少酒,距離一米遠都能聞到他們酒味。看來來者不善,是到我這裡找麻煩的。

其中一個壯漢,身上多處紋身,肩膀上紋了兩條龍非常醒目。個頭都比我高了十厘米,走到我前面對我說:「喂,讓那個小妞今晚陪我們,不然我會揍死你們兩個。」

我反問他:「哦?你想怎麼揍死我們?」

四個壯漢驚呆了,從來沒有人敢跟他們說這樣的話,今天遇到不怕死的人跟他第一次這樣說話。四個壯漢當然不爽了,站在我前面張手就要打我。

我不屑笑了笑,就靠這點力氣就能打敗我?我使用真氣,一隻手直接接住那笨粗的大手。那壯漢不敢置信看著我,沒想到他這麼大的力氣居然被我輕易接住。說實話,他也沒見過誰的力氣比他還打。

我壓根沒給他思考的機會,直接一腳踹他的褲襠,那壯漢被踢飛三米遠倒地痛哭大叫。其他三名壯漢似乎醒了酒,震驚看了看他們的老大又看了我。完全沒想到我這種體型這麼容易就能打敗如此強壯的老大,而且一腳踢飛三米遠。

連背後的明月都不敢相信看到這一切,她沒想到修真者居然會這麼厲害。如此她內心下決心,一定好好修鍊,日後將來可以幫助更多的人。這樣不會辜負師傅的期望和幫助,也為世間做好事。

那倒地的壯漢大喊大叫:「三個傻差,你們快給老子報仇啊,干看著幹啥。難道他能打得過你們三個,我不信邪了。」

三名大漢這才反應過來,雖然沒有倒地的大漢那麼強壯,但是也是肌肉發達的大肉塊。但是對我來說,這些基本就是小哈嘍,根本不夠我打的。人在多也沒用,因為他們的攻擊速度太慢了,已經夠我快速反擊。

他們三個人笨手笨腳的走過來,讓我輕視了起來,對他們說:「如果不想挨揍斷幾根骨頭,就趁我現在還沒生氣的時候,趕緊跑路。否則把我惹火了,後果你們幾個人渣是承擔不起的。」

三個人開始停了下了,互相看著猶豫了起來,不敢上來。擔心真的會讓他們知道後果是承擔不起的,這樣的虧都不想吃。所以就這樣僵持的,因為他們也不敢反抗老大的命令。

老大生氣的大喊:「怕啥,他在嚇你們,你們這幫蠢貨。」

三個人就像火把被點燃一樣,憤怒向我衝過來。但是三個人的攻擊都被我巧妙躲開,並且兩拳三腳把他們打開,於是我瘋狂虐待第一個人。打斷了他四支骨頭,並送中間褲襠第五支。

其他兩個人根本沒反應過來,不知道第一個倒地的人傷勢怎麼樣,還是盲目沖了過來。於是我一腳踢飛一個人,把衝過來的另外一個人直接按在地上猛揍。好了,第二個人五支也廢了,接下來我迅速跑到第三個人。

根本沒來得及解釋,這個人的五支也廢了。接下來就是最後一個老大,他驚恐看著我,並且不斷求饒。但是已經晚了,我說話從來不會輕易改變。最後一個人五支廢了,四個惹我的人渣都被我整廢。 第二天醒來,街道依舊還是那麼喧嘩。沒辦法,誰讓蕭炎在這地方買的房子,每天想睡懶覺都睡不了。我都懷疑他是故意這樣做,就是希望我能早起修鍊嗎?

沒辦法,起床刷牙洗臉,到了樓下看到了明月早就已經在門口等候。也就是為了做生意,真的是辛苦她了。明月見到我打了招呼:「老闆,您起來啦。」

「嗯起來了,你天天都起這麼早?」我對她產生了疑問,比我還勤快。

「是啊,習慣了。對了老闆,你現在有空的話你先看會店,我想去買兩件緊身衣,以後好跟你學武功。」明月略帶激動著說。

我無奈搖搖頭,這是修真術,哪來的武功。不過也沒說錯,也算是武功吧。我對她點頭說:「今天我沒事,你可以多去玩逛逛。」

「那好,那我先走了。」明月頭都不會,興奮走了出去。

而我繼續躺在長椅上,繼續看著我喜歡看的文學書。畢竟也沒什麼生意,我也懶得在門口站著像猴子一樣給別人看。所以還是躺在椅子上舒服,還能看看文學的書學習學習。

這時候電話響起來,我接起來!

「喂!我是蕭炎,提醒你一下,還記得我們一起發現那個烏王嗎?最近小心點,他們似乎有什麼大動作要做,所以很有可能是破壞城市。我們已經做好最壞的打算,一直在晚上監視這座城市每一個角落。」 盛世婚寵:老婆,不服來戰 蕭炎在電話裡頭認真對我說。

看來這座城市真的要發生大事了,不然蕭炎會如此認真說話。

「好我明白了,我會小心。你這邊有什麼需要幫忙,記得跟我說啊,千萬別跟我客氣。」我回應他。

他到好,還能調皮搗蛋:「行,沒問題,到時候讓你打頭陣。先不說了,我還要實行任務。」

說完他就掛了,我也只好把手機輕輕扔向桌子上,繼續看著我手中文學的書。沒過多久,三個年輕女孩走了進來,並好奇被我貼在牆上的黃文和桃木劍。

我慢悠悠著起來,對她們客氣說著:「有什麼需要我幫忙的?」

一個穿著紅色休閑衣服問我:「你這個都是真的,該不會是騙人的把戲吧?」

我微笑對著她說:「你去找一個鬼或者殭屍,你就知道是真的是假的。」

她卻好奇問起來:「難道你們道士不養鬼嗎?」

這也是第一次聽說道士還要養鬼,二師爺和師傅冥天都反對讓鬼魂和殭屍就在人世間。怎麼會養鬼,道士片看多了吧。畢竟電影上都是假的,哪有這麼一說。真的是電視帶壞了一批人,都快信以為真。

我搖搖頭說:「不養鬼也不養殭屍,只除滅鬼魂除殭屍。你們不是找我談生意的,就在這裡搗亂啊,我還要做生意。」

於是三位美女卻在四周看了看,隨後同時對我攤攤手,穿白色的羽絨服美女卻說:「都沒人進來,還說我們耽誤你的生意,再說我們來就不是生意?我們學習鬧鬼了,晚上學校樓總是有動靜,嚇得很多同學晚上不敢出去。」

聽這意思原來這個三個美女還是個大學生,看他們身上穿著名牌似乎很有錢,並不像住在學校里的宿舍。我就開始質問她們:「你們有什麼證明說的是真的?假的我不去,沒空。」

穿著黑色的休閑衣服美女不樂意了,對我說:「我們付錢給你,行不行?價格你來開,我們看看願不願意付。」

我於是毫無表情躺在長椅上對她們說:「我說的很明白,只要你們證明是真的,我就去。否者給再多錢我也不去,這是我的原則。」

穿黑色衣服的美女生氣了起來:「哎我說你有毛病吧,我們都願意付錢還不樂意去?不樂意拉倒,我們去別家。」

其他兩個拉住暴躁的黑色衣服女孩,拉到門口小聲商量的。我完全無所謂,如果是真的肯定會來求我,假的找假道士也解決不了也沒啥用。再說她們的臭錢,我懶得賺。

主要原因學校人多,捉鬼的時候肯定有很多人跟拍,不僅會很危險而且會暴露了我自己。到時候我的臉被發到網上,那我的好日子就沒法過了。所以學校的單子還是不接算了,就算幫忙也要到晚上義務幫忙。

於是三個女孩又回到我身邊,穿著紅色衣服的美女說:「這樣啊大師,我向你道歉,我的名字叫彩蝶。我們真遇到這麻煩事,學校的同學都沒法繼續下去,我以人格擔保一定是真的。這樣,我們把一萬給你做擔保,如果是假的你全拿走。」

看她這樣說學校還真的出現鬼,我不能不去幫。但是學校真的太麻煩,最終我還是答應她們的要求,不過我要對她們提出自己的要求:「行,一萬塊錢就免了,但是讓我去學校也行。但是我要幾個要求,需要你們答應我。」

彩蝶略帶激動著說:「大師你儘管說,別說幾個,二十個我們也會答應。」

我頓時語塞,哪有那麼多要求,再說我像不講理的人嗎?於是我對他們提出幾個要求:「第一我要蒙面進去,第二晚上進學校,第三不準別人來拍照。第四不準告訴學生,主要擔心會出現意外。哦好了,就這五個要求。」

於是我發現她們三個驚訝把眼睛睜的老大,都快把我嚇到了。於是對她們說:「怎麼了?是我的要求過分還是什麼?」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