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黑衣姥姥哼了一聲,地機子放開了小柔,又來到了秦蕭的面前:“定氣符呢?看我,險些把這茬給忘了!趕緊給老子交出來,你都快死了,要那玩意兒也沒用了!”

地機子在秦蕭的身上翻來翻去,也沒有找到那三枚定氣符,有點惱火,使勁的推了一把秦蕭:“定氣符呢,快拿出來!”

嘭!

地機子剛一碰到秦蕭,秦蕭就轟然倒地了。

看樣子,秦蕭跟死了差不多。

“蕭哥哥!”小柔叫着撲了上去,眼淚噴涌而出。她哭着摸了摸秦蕭的心臟,發現幾乎都不在跳動了,於是站起身來,一躍而起,飛蛾撲火般的衝向黑衣姥姥:“你害死我的蕭哥哥,我跟你拼了!”

黑衣姥姥冷哼一聲,暗暗提力,又要使出毒掌,這時,地機子伸手攔住了黑衣姥姥:“教訓這個妞,還是我來吧!”

地機子說完,扭過頭望着小柔嘿嘿一笑,低聲說道:“你可饞死我啦啊!來,讓哥哥好好摸你幾把!”

地機子也沒有用毒掌,但使出的全是下流招式,不是捏大腿就是抓胸脯,一會功夫,小柔身上的遮體的樹葉全被地機子抓下來了,就連一旁的黑衣姥姥,看的也是直跺腳,大罵地機子**。

小柔已經做出了以死反抗的決心,地機子好幾次不但沒有佔到便宜,反而被小柔抓傷了,地機子於是就失去了興致,動起了殺念。

小柔顯然不是地機子的對手,性命隨時有危險。

就在這時,已經垂死的秦蕭,身上的一枚三級定氣符突然鑽入了他的丹田,三級定氣符一進入他的體內,立即就發威了。

秦蕭體內的億萬毒蟲,瞬間被定氣符發出的銳光殺死,毒蟲傷到的經絡、內臟以及被撐爆的皮膚也馬上修復了,隨後,這枚定氣符又與其它的兩枚定氣符聚集在一起,構成了更加牢固的‘魂盾’。

你可以清楚地看到,秦蕭的拇指彈動了一下,接着肺部和心臟也快速的、有力的跳動起來,垂死的秦蕭,又煥發了生機。

“小妞,讓哥哥摸兩下,就饒你不死,再不知好歹的話,我一掌斃了你!”地機子已經制住了小柔的手腕,瞪着一雙綠豆般大的‘老鼠眼’威脅道。

“你兩個惡人!殺死了我的蕭哥哥,打傷我的香兒妹妹,我就是耗盡最好一絲力氣,也要跟你拼命到底!”小柔說完,冒着手腕被折斷的危險,掙脫開了地機子的魔抓,拼死反擊。

“咦,好一個不知死活的傻丫頭,我就結果了你!”

地機子說完,‘呱呱’吼了幾聲後,毒掌拍出!

小柔不但沒有躲避,而是迎掌而上,與他對擊開來,地機子的掌力強而有毒性,小柔敢與他對拼,自然是下了一死的決心。

眼看着,小柔的臉色已經泛綠,人就像一隻斷線風箏般的,被擊飛了出去;地機子不依不饒,上去又要補一掌:“跟那個傻小子一起去死吧!”

轟!

一道炫亮的光芒射來,地機子被轟出了十丈之遠,倒在地上不停地揉搓胸口,黑衣姥姥更是一愣,發現那個垂死的秦蕭已經站起來,剛纔那有力的一擊,就是秦蕭發出的。

秦蕭知道三級定氣符的威力無窮,趕緊給重傷的小柔和香兒貼上,然後來到黑衣姥姥面前,臉凝重的就像一塊花崗岩:“再說一遍,留下紫玉花石!”

黑衣姥姥心中大感驚訝:中了我的毒掌,他還能活命?

但黑衣姥姥暗暗忖度,知道秦蕭可能已經突破到了沸氣巔峯期,但她也清楚,秦蕭的內力尚沒有自己的高,於是嘴角一抖:“臭小子,你傷了我的師弟,看我用什麼手段折磨你!”

黑衣姥姥說完,仰天一嘯,尖銳的嘯聲之後,天空中立即烏雲密佈,黑衣姥姥手掌向天一託,天空中,無盡的黑雲漸漸被她收攏到掌下,濃縮、凝集成了一股強勁的掌風。

轟!

勁力超強的一掌轟出,秦蕭連忙凝練出內力光柱與之抵抗。

秦蕭感覺,黑衣姥姥的這一掌似乎融混了天地之力,掌風的後勁十足,地機子之所以叫她‘黑雲’,恐怕就是因爲她這一個絕殺的招式吧!

此時的秦蕭,剛剛得到三級定氣符,還沒有來得及吸取與之相匹配的真元,單從真氣元子的數量上,還無法與黑衣姥姥相抗衡,內力光柱漸漸地被黑衣姥姥的‘黑雲掌風’壓制住了。

無比憤怒的秦蕭,窮盡全身之力也無法佔據上風,惱怒之下,發出了一聲嘶吼!

嘶嘶!!

無比尖厲的一聲嘶吼,如果沒有聽錯的話,那應該是源自蝙蝠的‘次聲音波’。

音波之力與內力光柱之力重疊在一起,產生了更大的威力,黑衣姥姥受不住他那尖厲的次聲音波,悲愴的大叫一聲,黑雲掌風隨即失去了控制,消散開去,秦蕭的內力光柱如離弦之箭,擊向黑衣姥姥的胸口。 “啊……”

黑衣姥姥被秦蕭的‘次聲音波’刺傷,強勁的內力光柱將她擊飛,嚎叫着倒在了地上。

當她再次擡起頭來的時候,已經變成了一個白髮蒼蒼的老太婆,原來細嫩的皮膚變成了現在的滿臉褶皺、花斑,看上去無比醜陋。

“咳咳,你怎麼能發出那種、那種聲音?”黑衣姥姥氣喘吁吁,有氣無力地問道。

“你能打出很辣的毒掌,我爲什麼不能吼出震天的嘶喊呢?老太婆,看你年紀大了,交出紫玉花石,或許我能饒你一命!”秦蕭的臉龐,堅毅的像一個花崗岩,聲音,更是堅硬的像一個花崗岩。

“交,我交……”黑衣姥姥咳嗽着,掏出了那枚紫玉花石。

秦蕭接過紫玉花石,突然射出一把氣劍,貫穿了黑衣姥姥的胸膛。

黑衣姥姥死不瞑目一般,用盡最後一絲力氣問道:“你不是說饒我一命嗎?爲何……”

秦蕭冷冷道:“饒你一命?我答應,但‘百花谷’裏的上千個魂靈,他們可不答應!”

“嘭”

坐立着的黑衣姥姥轟然倒地,閉上了雙眼。

“蕭哥哥!”

“秦大哥!”

三級定氣符已經起了作用,小柔和香兒舒醒了過來,站起身、跑過來齊齊抱住了秦蕭,流出了幸福的小淚花。

“好了,好了,傻丫頭們,不哭了,應該高興纔是!沒想到我這麼容易就得到了三級定氣符!香兒,你的大仇我也替你報了,這是紫玉花石,秦大哥還給你!”秦蕭將紫玉花石遞了過去,香兒看着秦蕭,遲遲沒有伸手去接。

“香兒,怎麼了?”看到香兒望着自己發愣,秦蕭不解的問道。

“秦大哥,你多次救我,又替我報了大仇,可香兒一直沒有報答你!今天,這紫玉花石,我就送給你了!”香兒滿臉歡喜的說道。

“這……這是你們百花谷的寶貝啊,秦大哥怎麼好意思收呢,你爹在天有靈,知道了也不會答應你的!”秦蕭推辭道。

“秦大哥!要是不送你,我爹的在天之靈纔不答應呢!”香兒執意說道。

秦蕭一笑,心道,是不是我不娶你,你爹的在天之靈也不答應啊?

“好吧,那秦大哥就替你保管了,什麼時候你想取回,我隨時奉還!”秦蕭笑着摸了摸香兒的臉蛋,將紫玉花石收了起來。

香兒甜甜一笑:“秦大哥,你已經步入了沸氣巔峯期,這枚紫玉花石剛好對你有用處,你就放心的去用吧,我不會再向你索要的!”

秦蕭搖了搖頭,堅決的說道:“突破的事情,我還是去神塔的第八層看看吧,你的紫玉花石我是不會用的!”

香兒道:“好吧,反正都給你了,隨你處置吧!”

看到香兒送給了秦蕭這麼貴重的禮物,小柔嬌聲嬌氣的說道:“蕭哥哥,小柔認識你這麼久,都沒有送給你過什麼東西,真是慚愧……”

秦蕭撫了撫她的頭髮,柔聲道:“你怎麼能這樣想呢!從火焰國逃出來的時候,要不是你不離不棄、出手相幫,我早就被他們抓回去打死了!小柔,你這個人,就是上天給我最好的禮物!”

小柔聽後,依偎在秦蕭的懷中,不再做聲。

秦蕭的肩膀也是夠寬闊的,正好的容得下這兩個女孩,不,也許容得下更多……

熾熱的火山旁,三個剛從死神手裏逃脫出來的少男少女,滿臉甜蜜的抱在一起,不遠處,已經重傷的地機子,抱起黑衣姥姥的屍體,老鼠一樣的溜走了,他忍不住回頭望了一眼秦蕭,那雙惡毒的小眼睛,好像在說:只要我還有一口氣,就一定會想辦法殺了你。

擁抱了良久,三個人分開來:小柔問道:“蕭哥哥,下一步我們怎麼走?”

香兒也望着秦蕭,等待着他拿主意。

“嗯,據我所知,第八層是很危險的,而且從‘沸氣境界’跨入‘液氣境界’是一個很痛苦的過程,成功的機率也非常低,這樣,我聽從你們的意見,你們想不想去?”秦蕭將手放在她們的肩頭上,看了看小柔,又看了看香兒。

“秦大哥,我跟你一起,你去我就去!”香兒昂着頭說道。

小柔也點點頭:“我也一樣!”

秦蕭笑了笑:“這樣吧,我先不說自己去不去,我只是問,你們想不想去呢?”

香兒和小柔相視一望,然後齊聲說道:“有你的地方,我們都想跟着去!”

秦蕭苦笑了一聲,第八層自己肯定是要去的,但他知道成功的機率非常低,搞不好就會有性命危險,所以秦蕭的本意是不想讓她們去的,但這兩個丫頭硬要跟着自己不可,這就讓秦蕭犯難了。

“哎,小柔,我突然想起了一件事情!”秦蕭眼珠子一轉,說道。

“什麼?”小柔眨了眨眼問道。

“我們的小金雕呢,你怎麼也跟它分開了呢?”秦蕭皺了皺眉說道。

“哦,你放心吧!我把它放在了第一層,它雖然一直昏迷,但是沒有生命危險!”

秦蕭聽後搖了搖頭,“不行啊,這裏壞人那麼多,你趕緊去找它,不要出了什麼差錯!”

小柔眨着眼睛問道:“難道你不跟我一起去嗎?”

秦蕭揉着他的肩膀說道:“我們最好不要一起下去,這樣容易被發現,火焰國的高手、靈玉、李俊可都想着抓我呢!小柔,乖,你和香兒一起下去,就當我求你們了!”

香兒聽後,有點不情願的說道:“秦大哥,我也要下去嗎?不,我要跟你在一起!”

香兒此話一出,小柔也撅起了嘴,就更不想獨自一個人去找小金雕了,自己去了,那不是明擺着留給香兒機會嗎?

總裁算計人 秦蕭又給香兒做起了思想工作:“香兒,小柔一個人下去可能有危險,火焰國的那幾個狗雜碎已經抓過小柔一次了,你難道忘記了嗎?現在你們都已經步入了沸氣巔峯期,一個打十個有難度,但是你們姊妹聯手,對付他們就不是問題了,乖,就當秦大哥求你了,一起跟小柔下去吧!”

香兒和小柔聽後,相互看了對方一眼,點頭同意了。 小柔和香兒離開了,秦蕭沒有急於去第八層,他的目光定格在了身後的‘火山’之上。

秦蕭擡起自己的右腳,真是慘不忍睹,腳底板已經被火山燙糊了,生出了厚厚的血痂塊,但左腳還好,沒有任何受傷的跡象。

“這個山體,爲什麼會燙傷我的腳呢?秦爺可是有‘石猴’的罡氣護體呢!沸騰的岩漿,我都敢跳下去洗澡,這個山體,爲什麼它奶奶的如此霸道呢?”

艹!

秦蕭暫時沒有去管那個山體,而是原地‘入境’,去感受那一枚三級定氣符。

三級定氣符與二級定氣符相比,有了更大的威力,方圓萬萬裏之內的真氣,凡是與秦蕭的體質相匹配的,都被吸納了過來,真氣元子急劇增加,體內的每個細胞中,似乎都蘊藏着無窮無盡的真氣元子。

沸氣巔峯期的感覺更加妙不可言,身心時時刻刻都處於一種極度歡愉的狀態,就像剛打完一炮似的。

一千萬億,兩千萬億,三千萬億……

真氣元子迅猛增多,秦蕭騰地一下子站了起來,使出八分的力氣,凝練出了一把真氣巨斧。

“呼”

巨斧一躍而起,飄在空中,它的體積似乎大過了那座‘火山’。

“我倒要看看你這山有什麼特別之處,給我砍!”

秦蕭意念一動,巨斧垂直落下,重重的砍在火山山體之上。

隆隆!

千萬斤的重力擊落,比火山還要龐大的真氣巨斧,一記猛砍之後,火山仍是毫髮未損,沒有一絲裂痕。

秦蕭有點吃驚:“拜託,哪怕你裂開一道頭髮絲般的縫隙,給秦蕭留點面子好不好!”

“再砍!”

秦蕭又大吼一聲。

轟隆隆!

一斧下去,仍然只有聲音,沒有產生一點裂痕。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