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龐春玲點點頭,仍然有些不好意思,說:「大兄弟,我做牛做馬都不會忘了你的恩情,」

雷賢沒想到虎引風做事這麼乾脆利索,第二天就將自己叫到龐春玲家,籌劃起這件事,而且當天就從銀行先期取出來五十萬,將雷賢的黃色軍用大挎包撐得鼓鼓的,

當虎引風將一大堆百元大鈔放在龐春玲家的飯桌上時,龐春玲和雷賢的眼睛一下子就直了,雷賢終於相信這個姓虎的年輕人不是滿嘴跑舌頭,人家確實有這個資本,這一堆人民幣,自己幾十年也未必能掙得到,

龐春玲更是半天都沒回過神來,上午虎引風說到縣城取錢的時候,她還有些不相信,難道今天發生的事情是真的,

現在看到實實在在的銀子,終於相信這一切都是真的,人家沒有開玩笑,開玩笑沒有動真格的,五十萬元人民幣可不是開玩笑的好道具,

這年頭,有了錢,一切都好辦,

龐春玲將自己全部三畝好地都拿出來做賓館投資,這三畝地正好靠近風景區管理處大樓,路程上也更方便一些,

虎引風將錢交給雷賢採辦磚石木料,雇傭建築隊動工,又陪同雷賢到縣旅遊局管理處登記註冊,取得正式賓館資格,就這樣,雷家賓館轟轟烈烈便拔地而起,

一共三層樓房,將近六十間客房,還有停車坪,為了方便,虎引風還斥資修建了一條泊油路直通雷家賓館大院門口,這樣將來接送遊客就會更方便,畢竟來旅遊的多少都是一些有身份的人,誰也不喜歡踩在到處一片稀泥污水的地方,沒有上好的交通條件,即便賓館落成,將來也會影響生意,

整整一個月,虎引風親自督辦,陪著雷賢到處跑,累得上氣不接下氣,總算將大的方面都落實下來,算了算,僅僅基建這一項,就用去一百好幾十萬,還不算請客送禮花的冤枉錢,

虎引風總算知道創業的不容易,在京都改造嘯林山莊那麼大的工程,上億元的投資,虎引風都不覺得累,畢竟那都是交給別人辦的,自己做甩手掌柜,現在這個雷家賓館可是自己親眼看著一磚一瓦一點點蓋起來的,虎引風覺得更親切,更有感觸,

就在雷家賓館封頂大吉的時候,虎引風忽然接到了查老打來的秘密來電,讓他馬上回京,說是有要事相商,還說這是總裁的意思,語氣中充滿了著急,

因為電話聯繫並不方便,虎引風也就沒有多問,作為國家秘密工作人員,虎引風雖然並不喜歡體制,卻也慢慢適應了這種生活,

自己在外漂了一個多月,也該回去了,

晚上,虎引風叫來雷賢和龐春玲,將一個銀行存摺交給雷賢,說:

「雷大哥,這裡有一百萬,密碼是六個一,你隨用隨取,我想,這點錢基本上能夠支撐到雷家賓館正式開業了,我因為有點急事要回京都,就不陪你們了,」

這些天,虎引風和雷賢混熟了,已經不再客氣,虎引風管雷賢叫雷大哥,這樣和龐春玲也好說話,虎引風看出來,雷、龐二人在一起日子越久,感情越親密,如果不出所料,兩人組成新家庭只是時間問題,這正是虎引風所期望的,

雷賢沒有老婆,龐春玲死了男人,還有比這樣的結合更順理成章的么,

「兄弟,這怎麼合適,你已經幫我們這麼大忙,我怎麼還能再要你的錢呢,」

雷賢堅決不幹,他不是一個貪心的人,這些天來,他和虎引風跑里跑外,花的可全是虎引風的錢,前前後後差不多有一百五十多萬,雷賢自己都有些不好意思了,

雖說雷精弓毀了,但那是天意,說起來也怨不得虎引風,

國寶重器,有德者得之,虎引風能得到雷精弓,因為他的緣分,也因為他的運氣,再說,虎引風也不是外人,否則就算他拿到雷精弓,一樣毫無用處,

要不然,老雷家保存這張寶弓一千多年,中間不知道轉手了多少人,為什麼沒一個有緣分能拉到滿月的,這就是命運,你可以不服氣,但不能不承認,

雷賢是個明白人,自然也能徹底想明白這層道理,心裡最後殘存的一絲怨念和遺憾也消失殆盡了,

相反,自己沒有後人,這張雷精弓能在自己手上找到真正的主人,雷賢覺得很滿足了,至少,他沒有浪費這張寶弓,物得其所用,總比暴殄天物要強,如果不是虎引風出現,雷賢還真不知道自己老了以後該怎麼處理這張寶弓,

「大哥,你的寶貝可是無價的,只花這點錢,我還佔大便宜了,呵呵,好吧,就這麼說了,這是我的秘密電話,以後有什麼難處只管給我打電話,我會儘力幫助你們的,

大嫂,李霞上學的事情千萬不能耽誤,再苦不能苦孩子,你一定要聽我的話,錢不是問題,耽誤孩子的學習是一輩子的事,」虎引風再次叮囑龐春玲,

「兄弟,你放心吧,我一定聽你的話,霞子上學的事情已經和學校說好了,這就讓她復學,」龐春玲抹了一把眼淚,

「你放心吧,兄弟,霞子上學的事我盯著,不會讓你失望的,」雷賢再次保證,

二十天前,日本東京都郊區伊賀公館,

「啪」,一個精緻的玉杯被摔得粉碎,裡面的茶液也在地上四濺,漸漸浸濕了名貴的木地板,

一個老者的面前,跪著一個中年男子,男子的右臂只剩下一小截,從肘部以上齊齊被斬斷,正是從華夏狼狽逃竄而回的伊賀同人,

摔杯子的是伊賀公館實際的掌門人影月斬,

影月斬很想表現得更沉穩一些,就像上次伊賀嵩大敗而回那樣,顯得更有城府,也更符合自己尊貴的身份,

然而,這一次,影月斬怒了,這是他將近二十年來第一次如此發火,這樣不顧體面,不顧身份,公開表達自己的憤怒到了爆炸的頂點,

一個伊賀嵩也就罷了,畢竟,那不是伊賀家族最頂尖的高手,雖然也是上忍,但剛剛進入上忍的境界,而且伊賀嵩不是伊賀家族的嫡系,影月斬雖然很欣賞伊賀嵩的堅忍不拔,還沒有到視如己出的程度,所以他才會輕描淡寫地讓伊賀嵩自裁謝罪,

現在他卻有些隱隱的後悔,不該衝動讓伊賀嵩那樣去死,死的毫無價值,現在連伊賀鐵三角都完蛋了,兩個被擒,一個半殘,勉強撿回一條命,全日本最強實力的忍者家族,伊賀家族,就這樣一下子從天堂跌落到塵埃,

忍者家族的實力開始發生變化,排名要重新了,伊賀同人失掉了一條胳膊,實力大打折扣,現在能算一個中忍就很不錯了,至多中忍的巔峰,再想保住上忍的位子已經很難,

至少,在全日本,能以半殘之身修成上忍的還很少很少,好像只有一位,

那是一個神一樣存在的傢伙,影月斬可不認為自己的大弟子會有那種修為,

伊賀派衰落已經成定局,甲賀派的崛起勢不可擋,影月斬不服氣,但也不得不承認這就是即將成為現實的現實,

「你說,打敗五六和隱者的是同一個年輕人,」影月斬皺著眉頭看著眼前跪地認罪的大弟子,

「是的,是同一個人,而且,這個人應該就是上次打敗伊賀嵩的那傢伙,師父,我不得不說,我們輕敵了,」

伊賀同人跪在地上,一字一句地回答,臉色鐵青,

「五六被擒,隱者也被擒,難道隱者沒有使出他的絕世武功氣隱,」影月斬還是有些不敢相信,

氣隱是日本忍者修為中一種極高端的法術,修鍊成功后可以將身子包裹在一團霧氣中,在人前迅速消失蹤影,並出現在自己想出現的任何地方,伊賀隱者就是憑藉氣隱傷了醫生,要不然,他不會那麼輕易得手,

「用了,隱者正是用了氣隱才傷了他們一名高手,但是我不明白,那個年輕人為什麼會一劍就刺中隱者的身體,連我都沒有看清楚隱者的身法,那個華夏人卻一眼就看清楚了隱者的蹤跡,並且一招制敵,這正是我感到疑惑的地方,」

伊賀同人老老實實分析自己的問題,

「看來你說得對,那個年輕人絕對不僅僅是個武功的高手,還是一個高明的法師,他能窺破隱者的身法,僅僅憑藉武功而沒有法術是萬萬不可能的,

這次是我大意了,上次伊賀嵩敗北的時候我就應該想到這一點,可惜了,你起來吧,我要好好考慮一下下一步該怎麼辦,

哦,對了,燕子沒有暴露吧,」影月斬突然想起了這個問題, 「沒有,師父,燕子已經回巢,不知道為什麼,那個華夏人沒有繼續追蹤,我懷疑他可能另有所圖,但不管怎麼說,這一次燕子並沒有暴露,這是我們的大幸,」伊賀同人小心翼翼地答道,

「嗯,沒有暴露就好,培養一個優秀的間諜很不容易,培養一個能打入敵人內部的優秀間諜更不容易,我寧願你們三個全部折在華夏,也不願意燕子出任何問題,她的安危比我們任何人都重要,

暫時不要和燕子聯絡了,等我想好了對策再說,」影月斬面色平靜地說,

「同人,你的身體已經廢了,但不代表你沒有機會繼續衝擊上忍的境界,我給你一個機會,能不能把握得住就看你自己的造化了,我們伊賀派能否鳳凰涅槃浴火重生,就看你有沒有鹹魚翻身的造化了,

從今天起,你到後山羅剎池浸泡身體,七日後來找我,有沒有希望,就看這最後一搏了,」影月斬語氣沉重,好像有些信心不足,

「師父,你是說天殘神功,」伊賀同人忽然一臉興奮,目露凶光,

影月斬舉起一根手指,打斷了伊賀同人的問話,輕輕說:「如果你命中注定有這一劫,也未免不是一件好事,只不過,數百年來,只有那位大神練成了這種神功,進入天忍的境界,

你如果不想就此沉淪,就應該忍受非人的痛苦,努力去完成不可能的任務,這是歷史賦予你的使命,也是帝國對你的召喚,

只要能修鍊成神功,你就有可能也進入天忍的境界,甚至進入巔峰級別的神忍,到那時候,與燕子裡應外合,我們才可能取得那筆財富,偉大的事業才可能真正開始,成龍還是成蟲,就看你自己了,好自為之吧,」

「是,師父,我這次一定不辜負您的期望,」伊賀同人激動地點頭,

「來人,領伊賀同人去後山羅剎池,」影月斬沖著門外喊道,

門開了,進來兩名漂亮的白衣少女,攙住伊賀同人的身體,出了屋子,

看著自己最得意的大弟子消失在門外,影月斬輕輕舒了口氣,接著又皺起眉頭,盤算著下一步的計劃,

這個神秘的華夏小子究竟是什麼人,連敗三大伊賀高手,而且全是上忍級別的高手,這未免有些太令人不可思議,不是說華夏國的術界已經沒落了么,怎麼還可能出現這麼變態的高手,

不行,在小鷹還沒真正成長為空中之王之前就應該把它幹掉,或者拔光它的羽毛,否則將來更加麻煩,

一個二十齣頭的年輕人已經有媲美於自己的實力,假以時間,還有沒有忍者會是他的對手,影月斬不敢去想這個問題,

伊賀同人的上忍恢復和天忍進階之旅很漫長,沒有三五年很難成功,而且,成功的可能性不會超過三成,影月斬不認為自己這個大弟子也會有那樣的天賦,

一定要弄清那個華夏小子的真實身份和真正實力,想辦法早日除掉,

沒辦法,不想動用的力量也要動用,現在已經到了最關鍵的階段,

是該啟用鷹眼了,

影月斬真的不想這麼做,但是為了伊賀派,為了家族乃至帝國更長遠的利益,他不得不冒險使用一次,

說實話,在影月斬的心裡,寧願燕子暴露都不願意鷹眼暴露,鷹眼更富有價值,可是不動用鷹眼就不能更迅速地找准敵人的命門所在,

三日後,一份絕密報告放在了影月斬的案頭,

日本密碼全文,SSS級別,最高等級的絕密,

這樣的密級文件,全日本除了天皇不會超過五個人有資格閱讀,

影月斬是這五個有資格閱讀這種密級文件的人之一,

「虎引風,男,二十二歲,河北易川縣人,原華夏黑洞小組第九號人物,代號靈貓,一年前神秘崛起,經歷不明,現任新成立的深空組織護衛使,能力深不可測,

此人有軍方背景,和華夏最高層的高家有某種神秘關係,據可靠消息也有國安方面的背景支持……」

文字不多,一千三百多字,基本上講清楚了虎引風所有能搜集到的個人信息,

不得不說,鷹眼的確是個很可怕的人物,

影月斬邊看資料邊皺眉頭,他知道能連傷自己四個絕頂高手弟子的人不是個簡單人物,但沒有想到此人居然會這麼年輕,二十二歲,,

一個二十二歲的年輕人能做些什麼,

大學剛畢業,剛走上工作崗位,連買房子都付不起首期,還在到處找女朋友,要是練功的話,即便在日本,這個年齡段的人,最優秀的也只能是中忍,

一句話,一個二十二歲的年輕人可能會有無限的家族背景,但絕對不會有無限的個人能力,

但這個二十二歲的華夏小子居然連敗伊賀嵩、伊賀五六、伊賀隱者三大上忍高手,而且還削掉了伊賀同人的一條胳膊,如果他願意,說不定伊賀鐵三角就會全軍覆沒,全部折在華夏,伊賀派從此一蹶不振,在日本忍術界徹底淪為二流角色,

更可怕的是,這樣一個超級高手居然沒有任何可靠的背景資料,一年前神秘崛起,接著便縱橫華夏術界,現在居然成了深空的實際最高領導人,

一個沒有歷史的對手才最可怕,影月斬深知這一點的重要性,

你的對手喜歡什麼,討厭什麼,長處是什麼,弱點在哪裡,師父是誰,都學了哪些東西,成長經歷如何……了解這些,就會全面了解對手,從而找出最佳攻擊角度,

但是,對方的經歷幾乎空白,你不知道這小子從哪裡蹦出來的,就像《西遊記》中的孫悟空,上來就砸龍王的家,搗閻王的殿,幾路大神都沒弄清楚這是哪裡來的毛猴子,就被揍得稀里嘩啦,

這就是沒有背景經歷的對手的可怕之處,你不知道他是誰,你也不知道他都會些什麼,經歷過什麼事情,當你和他照面的時候,人家已經成神,而你只能被踩在腳下,

連鷹眼都不清楚此人的真實背景,看來這個姓虎的小子還真是可怕,

將這份簡短的資料通讀了五遍,影月斬確信自己沒有遺漏任何有用信息后,將這薄薄的紙張付之一炬,然後坐在那裡閉目沉思,

每當需要做出重大決策的時候,影月斬都會這樣讓自己先進入一個超脫的境界,等身心都達到最佳狀態之後才會思考重要的問題,今日,更不例外,

看來單靠伊賀派自己是難以取得勝利了,影月斬想到了甲賀逸翁,這個唯一能與自己齊名的天忍高手,

儘管不喜歡這個人,影月斬也不得不承認,在法術方面,自己略遜於甲賀逸翁,作為東亞第一神術,甲賀逸翁的造詣的確已臻化境,

為了徹底制服這個華夏小子,兩個日本最高的高手有必要聯合起來,這是影月斬不想但卻不得不做出的決定,

為了對付一個年輕人,搞這麼大的動靜,的確有些丟人,但丟人也比再丟命強,

平心而論,一開始影月斬並沒將伊賀嵩的失敗太過於看重,否則也不會讓他自裁,他以為是伊賀嵩自己大意才被敵人鑽了空子,為了殺雞儆猴,樹立自己的絕對權威,影月斬狠心殺掉了自己一名上忍弟子,

但是這一次,伊賀五六和伊賀隱者雙雙被擒,伊賀同人半殘而退,讓影月斬的心中多多少少有一些不妙的感覺,

看來伊賀嵩死得有些冤屈,不是他不努力,實在是敵人太強悍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