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

天黑了,遠處的空中忽然出現了一個火焰的巨人,全身泛著紫色,在那一瞬間,他們感覺到天空就像是裂開了一般,有一種毀天滅地的氣勢存在。

那巨人的眼神,他們永遠都忘不了……那是一種孤傲的王者的眼神,他一眼掃過之時,眾人就感覺自己像是有罪似的,整個人瞬間都跨了下來,就像是唯一的信仰被擊破了一樣,全身一點也不敢亂動。

不是不能動……是不敢動!

與那雙眼睛對視的時候,大腦就像受到了什麼刺激一樣,整個人就會面臨崩潰。

戰士如此,戰師如此,天空戰師,亦是如此!

所有人都怕了,這究竟是什麼存在……竟然有這種可怕的威能。

有一名戰師強者動了一下,在下一個瞬間,那戰師強者周圍的空間轟然爆裂,整個人瞬間就被分屍,化為粉末……

這一下就基本讓所有人都定住了,沒有人再敢亂動,他們都怕死了……

甚至是王元等人,膽大,驕傲,狂妄,放誕不羈的眾人,此刻都不敢再有一點的亂來,站在原地一動不敢亂動。

直到最後,他們看著那火焰巨人一手拿著一把火焰利劍,一手拿著一把雷霆大鎚,朝著天空一劍一錘衝去,最後,巨人消失……這幅畫面便永遠刻在了他們的腦海深處。

究竟是什麼存在,究竟是什麼力量……讓他們完全陷了進去。

最後,他們才敢慢慢動了一點。

一人動,沒事……接下來所有人都跟著動了。

沒事!那就是真正的安全了。

「天幽森林怎麼會出現這種存在……」

「不行,回去之後一定要稟告家族!」

「嗯……老夫回去之後也該像宗主稟告一下了,看來這一次……西北恐怕真的要亂了啊!」

幾個老一輩的天空戰師強者滿腹心事,這件事非同小可!

而在一棵參天大樹之上,那黑衣老者不覺間也同樣是渾身濕透,顯然也是因為剛剛那股可怕的力量的作用。

他喘著粗氣,最後慢慢的漂浮在空中,他看了看那遠處,喃喃道:「剛剛那股力量有點熟悉……」

「看來最近恐怕要有亂事發生了,我林家還是儘早做好準備才是啊……」說著,他慢慢浮在空中,朝著另一個方向離去。

瀋陽等人此刻躺在地上,他們離紀羽的方向是最近的,首當其衝,面對那股力量瞬間便是昏迷了過去。

良久之後……林靈兒最先醒了過來。

小丫頭的小眼睛慢慢睜開,伸出一隻有些烏黑的小手揉了揉眼睛,最後才慢慢撐著地爬起來……

「哎呀,怎麼我睡著了……哎呀!天怎麼黑了,羽哥哥應該要回來了才對呀!」

說著,小丫頭慢慢的站穩了腳跟,又看了看四周,卻見瀋陽等人都躺在了地上……

「哎呀呀!你們怎麼都睡著了呀!快起來,快起來,我們去找羽哥哥啦!」小丫頭的聲音非常的尖銳,一下子就將躺在地上的瀋陽等人給叫醒了。

可憐的瀋陽等人,還不知道怎麼昏迷過去的,就這樣無緣無故又被人折騰起來了。

他們有些好奇的撓了撓後腦勺,然後瀋陽立刻就被林靈兒給拉了起來。

幾人模模糊糊的被小丫頭拉著跑。

而此刻,眾人都沒有發現,林靈兒胸前戴著的那顆小星星正在散發出一股非常柔和的光芒,將幾人都罩在裡面……

逐漸的,眾人的力氣也慢慢的恢復的,若是從外界往裡面看,卻只會發現一點奇怪的氣息,而不會發現有什麼人的存在。

七星陣的原陣魂,雖然沒有了七星陣的力量,但卻依舊保留下來了一點點小功能。

就在林靈兒等人往紀羽的方向前進的時候,另外一邊的王元等人此刻也做了一個決定。

「王霸,你想回去的話就先回去吧,我想要去看看那裡到底有什麼人。」

說完,王元便直接朝著紀羽的方向走去了。

而王霸怎麼可能讓少爺一個人走,沒有辦法,他也只好無奈的跟在後邊……

同樣的,幾個年輕一代的翹楚皆是做了這個選擇,他們皆是朝著紀羽所在的方向慢慢前去。貓撲中文 ?(貓撲中文)深夜之時,紀羽才逐漸醒來,此刻是月光普照在這片大地之上,一切給人的感覺都異常的柔和。

眼睛初張開之時,便見到兩個軟綿綿的東西正擋在自己的眼睛當中,給他一種非常暖和的感覺。

「呀!這是什麼!」下一霎,紀羽卻猛地嚇了一跳,立刻伸出兩隻手將那兩個軟綿綿的東西抓了起來。

他還沒忘記自己是在哪裡……這裡可是荒郊野外的,而且還是號稱魔獸最多的天幽森林,他竟然睡著了,太危險了……

喘著粗氣,紀羽隱約間聽到了幾聲咿咿呀呀的不滿的聲音。

怔了怔,他看向自己的兩隻手,手下,兩個小東西倒掛著,非常不滿的看著紀羽。

「額……是你們呀……呵呵,呵呵……」紀羽哭笑不得,原本他以為是抓到了一些要吃了他的魔獸,結果原來是皮皮跟小狐狐這兩個小傢伙。

只見紀羽抓著它們的尾巴,這兩個小傢伙就這麼被紀羽抓著,倒掛著,兩個小嘴巴股的漲漲的,發出咿咿呀呀的聲音表示十分的不滿。

紀羽略帶尷尬的將這兩個小傢伙放了下來,最後才深深的呼了一口氣:「你們都沒事,太好了!」

他這才算徹底的放心下來,一手抱著一個小東西放在自己的肩膀之上,笑了笑。

「皮皮~」

「狐狐狐狐~」

皮皮跟小狐狐兩個小傢伙站在紀羽的肩膀上,眯著小眼睛,非常的愜意。

此刻,紀羽才慢慢的站了起來,略微好奇的看了看這四周。

之前他還沒有怎麼留意,現在才發現,這個地方還真的是慘亂不堪啊,自己怎麼的就能在這個地方睡著了呢……

「這裡魔獸的屍體實在是太多了,久了會發臭,還是燒了吧……」紀羽看了看這四周。

原本那茂密的叢林已然不見,再回頭看看那洞穴,洞穴也早就已經被落石給掩埋的乾乾淨淨的了,茂密的樹木被火焰燒得零零落落,雷電之力在這片空地打出了一個又一個的坑洞。

這還真的是一片狼藉啊!

紀羽慢慢的凝聚出自己的意念之力,而後朝著四周掃視了一邊,先確定有沒有沒有拿走,殘留在魔獸身上的魔核。

最後,他手上便燃起了一道烈焰,空氣瞬間因此而變形。

「好吧……一切塵歸塵,土歸土吧,來生可千萬不要找我麻煩,除非你們很喜歡轉世……當然,要是轉世變成了豬或者雞,我還是可以再幫你們轉世一次的……」紀羽一邊走著,一邊慢慢的說著。

他所過的地方,皆是燃起了一片又一片的烈焰,發出噼噼啪啪的聲音。一陣陣烤肉的香味傳出,但紀羽卻沒有任何的胃口……這到處都是血液跟腦漿的,誰有心思吃啊?

不多時,在這一片區域便出現了一個火海……

火焰照亮了整個黑夜,綻放出一陣火紅的光明,而紀羽,則是沉默著在這四周走動著,絲毫不受火焰的影響。

他換上了一件黑色的衣服,紀羽極少穿黑色,他喜歡白色,白色能讓他心如明鏡,能讓他隨時保持冷靜,最重要的是,白色,清清白白,不忘初衷。

而黑色,卻代表著他的心情,此刻有些沉重。

這一戰他收穫的不少,數一數,大概也有百來個魔核,對於丹天戰體的進階也是夠了。他不知道是誰在幫他,但他卻感覺非常的不好。

第一次,他對丹天戰體是有些厭惡的……丹天戰體,進化卻需要用魔獸的魔核,這對魔獸來說無疑是非常殘忍的,丹天戰體的進化,說得好聽點就是煉化魔核進階,說得難聽點,那就是殺戮的進階。

每一次進階,他都要殺許多的魔獸,這樣下去,他真的有些懷疑,自己會不會變成特別的嗜殺……有一天,會殺人不眨眼呢?

沉思了片刻,紀羽才慢慢開口:「天老,丹天戰體,是對是錯……」

他真的有些糊塗了,他不知道這樣對不對,還是說一定就是錯的,進入了思維的死角,他需要有人為他引導。

天老怔了怔,旋即苦笑不已……紀羽雖然一路上成長了許多,實力增強了許多,但說到底,他終究還只是一個十五歲的少年,沒有幾個少年會像他一樣,在十五歲,手下就已經終結了成百上千個生命。

儘管那些都是魔獸的生命吧……這是心態的問題,實力雖然強,但畢竟經驗還是不足的。

「你自己覺得呢?」天老嘆了口氣,反問道。

「要是我能給自己答案就不會問你了。」紀羽苦笑一聲。

天老沉默了……片刻之後,他才緩緩回答道:「這個世界並不公平,許多該死的人不會死,不該死的人卻會慘死;同樣的,魔獸跟人類也是一樣,魔獸會對人類殺戮,如獸潮;而人類也會不斷的對魔獸進行殺戮,為了魔核。」

「人類對於魔獸來說,就是食物的存在;而魔獸對於人類來說,就是利益的結合體。人類和魔獸本身就是兩個種群。」

「紀羽我問你,若是有一天魔獸大舉進攻人類,你會做出怎樣的選擇?」天老忽然問道。

「為了人類,不惜一戰!」紀羽想都沒有想,直接便回答道。

「所以這個問題其實很簡單,不過是種族之間的爭鬥罷了,敵人死了,我們或許會心痛一個生命的流逝,但我們同樣也要想到,若是敵人不死,他返回來殺死我們的親人,那我們是不是會更加的心痛呢?人吶,很自私,為了保護自己重要的東西,可以不擇手段。」

天老的聲音不斷的流入紀羽的耳中,紀羽陷入了沉默當中……

許久……許久,他心中雖然總是覺得天老的話有點問題,自己不能全盤接受,但卻也挑不出問題到底出在什麼地方……乍聽之下,貌似非常正確。

沉吟了片刻,這火焰燒得也是越來越旺。

九鼎丹火有了火靈變以後,對於一切的把控都非常的穩,並沒有照成什麼山林大火。

看著這一些魔獸逐漸被燒成灰燼,沒有留下什麼,紀羽的眼睛卻是瞬間變得明亮了許多,「算了……這種事情,適者生存吧!我要變強,就得踏著無盡白骨走上去,別人要變強同樣如此,這只是這個世界基本的生存規則而已!」

他不知道該怎麼解釋,但看到屍體化為灰之後,卻覺得自己的心空明了許多,舒爽!

火焰染紅了半邊的天空……

此刻,往紀羽方向趕去的眾人也看到了這裡的變化,尤其是當他們看到那火焰的時候,個個都有種心驚肉跳的感覺。

那是什麼火焰?怎麼這麼熟悉?

該不會是那個可怕的存在還沒走吧!

「不,不可能的,這火焰的力量弱了許多,不是那個人弄出來的。」最後,又有人安下心來說道。

確實小了許多……但那種感覺已經慢慢在他們心中形成了陰影。

一方,林靈兒拉著瀋陽等人也不斷的朝著紀羽的方向趕來。

那片火焰同樣映入了小丫頭的眼中。

「呀呀!那是羽哥哥身上的氣息,羽哥哥就在前面!」小丫頭高興得跳了起來,趕緊拉著水殤就跑去。

瀋陽等人亦是一片震驚……那的確是紀羽火焰的氣息,他們之前有過幾次交集,絕對不會弄錯的。

不過他們卻驚訝無比……火焰還在,證明紀羽還活著。他們心中可謂是掀起了驚濤駭浪了。

那麼多魔獸的攻擊下,紀羽還能活下來,那究竟是有多麼強大的生命力啊!面對這個十五歲的少年,十人心中頓時多出了幾分欽佩。

換做他們任何一個人,都不可能做得到。

想著想著,他們的速度也是越來越快。

跟其他人不同,其他人不知道這火焰是誰放出來的,實力怎麼樣,所以他們每一步都是小心翼翼的。但林靈兒卻不同,她知道這是羽哥哥的力量,沒有什麼顧忌,可以跑得快一點。

瀋陽等人跟在林靈兒身後,心中情緒非常的複雜……最後,紀羽的身影才慢慢出現在他們的眼前。

「羽哥哥!羽哥哥!我在這!」林靈兒遠遠的便朝著紀羽的方向叫了起來。

此刻紀羽正在看著這一片火海,火熱聽到一個稚嫩的聲音,十分的熟悉……他心中頓時就歡快了起來。

那是靈兒的聲音啊!

回頭,便看到一個羊角辮的小女孩朝著自己的方向跑來,精雕細琢的精緻小臉紅彤彤的,特別的可愛。

而在他肩膀上的小狐狐一聽到林靈兒的聲音,就先一步跳開了紀羽的肩膀,朝著林靈兒的方向衝去。

林靈兒身後,瀋陽等人也慢慢出現了……

「這一次來的人會有很多,你要小心一點。」這時,天老的聲音忽然傳來。

紀羽一怔,瞬間將意念之力開到最大,隨後他嘴角便露出了幾分笑容。

的確啊……來了不少的人,一個,兩個……多到數不清。

「我們先離開吧,不然恐怕會引起很多人的注意。」天老說道。

「離開?為什麼要離開?我們沒有做什麼虧心事吧?」紀羽卻是笑了:「反正我們遲早都要跟他們碰頭,較量一番的,早晚都是要的,既然現在來了,那就來吧,都來吧都來吧!讓我好好的領教一下也不錯!」貓撲中文 ?(貓撲中文)紀羽此刻充滿了興奮之意,對於這些人的到來,他不想刻意迴避,反而是大方的直接站了出來。

瀋陽等人皆是面色複雜的站在他的身後,這一次弄出的動靜這麼大,那位大人也一定會來的,若是發現他們跟紀羽在一起,那又該怎麼辦呢……

現在他們很矛盾。

「沈兄,我覺得你們還是先迴避一下吧,不然待會恐怕還真的會有些尷尬。你們……」

「好!正有此意。」

紀羽還沒有說完,瀋陽便一下子應承了下來,這個時候他的確不適合跟那位大人碰面,一是因為自己的任務沒有完成,二也是由於跟紀羽的打賭,不管怎麼樣,現在似乎都不是露面的好時機。

林靈兒就這麼站在紀羽的身邊,有些奇怪的看著紀羽,心中好奇,羽哥哥究竟在興奮些什麼東西?在這裡做什麼呢?

瀋陽等人相視點了點頭,而後朝著森林其餘的地方隱去,最後,這一片地域也就剩下紀羽和林靈兒兩人。

坐在一塊大石之上,紀羽頗為玩味的盯著這遠處。

那群人的行動依舊是十分的緩慢,恐怕是被那個神秘的力量給嚇到了吧,如果等他們到來之後,發現只有自己一個人在這裡,那會是怎麼樣的一種表情呢?

暴怒?賞識?還是其他……

紀羽沒有說話,林靈兒則是在一邊逗著小狐狐玩,十分的快樂。

意念之力散發而出,將一片地域覆蓋,紀羽沒有任何的掩飾的意思,很快,便有人發現自己受到了監視。

「怎麼回事?我感覺到有一股力量在看著我們!」一名天空戰師級別的老者走到一半,兀然停了下來,神色變得無比的凝重。

「是那個恐怖的強者嗎?」有人停了下來,渾身打了個激靈。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