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

再說逃竄的上官泓,他原本以為自己佯裝攻擊,然後出其不意的撤退,可以有十成把握逃脫。但當他飛掠出百十米后,頓時就感覺有著一股強勁力量在向著自己靠近。

本能的,他轉身看去,就發現化為紅芒追來的古木,而且速度之快,更是他生平未見。

如此,上官泓差點心神失守,從半空摔下來,但畢竟是訓練有素的殺手,所以他還是咬著牙,將靈力毫不保留的施展出來,爭取將對方拉開。

不過,縱然他如何努力,如何加速。

兩者保持的距離始終在快速的拉近,而到了相隔十米后,上官泓就知道,自己被追上也是很快的事情。

於是,他猛地的停了下來,旋即雙手打出結印,就要向古木施展武技。

追在後面的古木早就防備著他突然給自己來個回馬槍,所以在後者剛剛停下來,便猛地抬起紅芒閃爍的拳頭,直接隔空轟了過去。

「呼!」

勢大力沉的一拳揮出,就看到一股炙熱火焰,從其中瘋狂湧出,頓時化為巨龍,向著上官泓咆哮而去。

火龍斬!

古木曾在古家所習練四級火系武功爆炎斬的招式之一。

雖然只有四級,但如今在天罡二演的加持下,強度和速度可不是同日而語。

上官泓剛剛打出手印,便看到一頭咆哮火龍衝來,當下神色大驚。於是他想躲,但根本無法躲開,因為火龍的速度已經快過了自己的身體反應。

最後他只能將靈力全都集中在經脈和全身,硬生生去抗下這一擊。

「呼!」

「撲!」

火之真元形成的巨龍最後張開大嘴,在下面所有人的目視下,將武王後期的上官泓給吞了下去。

古輕揚看到這一幕,頓時不由自主的打了個冷顫,心想,這要是換做自己,被這頭火龍吞沒,不死也得重傷啊!

「撲!」

「撲!」

火龍吞下上官泓,並不時傳來火焰搖曳的聲音。

古木停在半空,左手捏訣,冷喝一聲:「爆!」

「轟!」

半空中的巨大火龍就這麼猛地爆炸了。

重生之游戲大亨 而火龍爆炸開來,化為無數火苗向著四面八方崩飛,然後拖著火光迅速墜落,就好像是絢麗的煙花綻放,同時也形成了極為壯觀的火雨。

雖然火龍爆炸,火苗消散,但上官泓卻仍然懸浮在半空上,不過此刻這位追命堂堂主的形象則極為狼狽。

那頭烏黑髮絲早已被溶火燒光,就連眉毛也沒有倖免,而身上的黑衣也早已被燒了乾乾淨淨。不過好在內衣還在,否則,他現在恐怕就要赤果果的站在半空了。

當然,在溶火的親吻下,上官泓不止是毛髮和衣服被燒了,就連體內,也因吸收大量溶火而出現了不同程度的損傷。

古木用的是四級武功,因為其等級不高,在威力上就會有極限,能夠傷上官泓已經很彪悍了。

而上官泓也意識到了這一點,畢竟只是普通的四級武功,如果換做六級,或者更高,那自己今天恐怕直接被他秒殺了。

越是如此想,上官泓越是心裡涼嗖嗖的,不過,他在片刻驚慌后,咬牙將體內精血釋放出來。

既然武王後期的實力不是他的對手,而且跑也跑不掉,上官泓只好選擇燃燒靈魂,從而達到武王巔峰來與他一戰了。

他是殺手,只要有任何殺死對手或逃命的辦法,都會毫不猶豫的去做,哪怕靈魂缺失,消失天地間。

代表精血的紅芒從身體飄了出來,上官泓也算真正打算玩命了。

「嗖!」

「啪!」

而就在他剛召喚出精血的一瞬間,頓時感覺耳邊傳來一陣強風,旋即就看到一道紅芒出現在視野中,並狠狠抽在了自己臉頰上。

「我讓你燃燒靈魂!」

「啪!」

「還敢在小爺面前燃燒靈魂!」

「啪啪!」

——

最近這幾天,一直萬更,每天都要寫很多,有時候會出現一些等級上的失誤。

比如群里細心的讀者指出,古輕揚在燃燒靈魂后,本是應達到武王後期,我卻在四段話內,分別寫成武師後期,又寫成武士後期。

好吧,我讓古大長老受委屈了,燃燒靈魂還降了兩級,實在有罪。不過也希望讀者能夠在發現這方面的錯誤,留言指出,我會進快更改修整。 「爸爸。」

小糯米屁顛顛的跑過來,抱住他的腿,小腦袋仰得高高的,像一隻小狗一樣嗅來嗅去,「好香呀!」

「二伯和你的湯。」

將托盤放在床頭柜上,慕靖西直接將慕靖南那碗湯遞到他手上。

他自己端起小糯米的湯,示意小糯米過來。

小糯米立即撲到他身邊,他單臂將她抱在腿上坐好,低頭溫柔的喂著她。

「你就是這麼對待親哥的?」

他是個病人,就這麼讓他自己喝?

慕靖南放下手機,端著湯碗,有些小小的不爽。

用手帕擦拭小糯米的唇角,慕靖西才抽空抬起頭來,涼涼的反問,「不然呢?」

「……」

「二哥,你該不會是想讓我喂你吧?」慕靖西嘲笑的口氣,「你傷的是心口,不是手。自己喝。」

慕靖南:「……」

親情淡如水。

典型的有了女兒忘了兄長。

小糯米腦袋從慕靖西懷裡探出來,萌噠噠的說,「二伯,你想要姨姨喂嗎?」

慕靖南:「……」

他倒是想……

可不用想也知道,司徒雲舒不會喂的。

喂小糯米喝了大半碗湯,慕靖西才放下碗,緩緩的道,「二哥,人生短短數十載,想要什麼就自己去爭取。自怨自艾沒有任何意義,二嫂也不可能回到你身邊。」

「我知道。」鮮美的湯,頓時也變得苦澀了起來。

他又何嘗不知道。

在那樣的情況下,司徒雲舒都拒絕了慕靖西的提議,不想來照顧他,也就說明了,她是真的想跟他撇清關係。

小糯米掙扎著從慕靖西腿上滑下去,她跑到床畔,踮起腳尖,小大人似的拍了拍慕靖南的手,「二伯,小糯米想讓姨姨當小糯米的二伯母。」

「嗯?」慕靖南有些意外。

「二伯要加油喲!」小糯米握拳,興奮的鼓勵。

慕靖南笑了,輕輕頷首,「好,二伯會加油的。」

已經是深冬。

天氣愈發寒冷,每天呆在暖意融融的室內,人都變得懶惰了。

最近組織上沒有下達任務,司徒雲舒也就一直在公寓里休息。

手機鈴聲響起,她接起電話,「雲舒,今晚有空么?」

江南溫柔的聲音,從手機里傳來。

「有啊,你要過來跟我一起吃飯么?」

「不,今晚我帶你去個好地方。」

江南神神秘秘的,只說是個神秘的地方,具體是哪,他沒說,任由司徒雲舒怎麼問,也不肯透露。

司徒雲舒放棄了,「好,那晚上六點見。」

冬日晝短夜長,五點剛過,天色便暗了下來。

六點,天色已經全黑了下來。

簡單的打扮了一下,穿上厚厚的羽絨服,司徒雲舒便出門了。

公寓樓下,那輛黑色的賓利已經靜靜的等候在那。

看到她身影出現,江南下車撐著傘上前,為她遮擋雪花。

「怎麼才穿這麼點,不冷么?」

因為執行任務的關係,司徒雲舒落下不少病根,怕冷就是其中一個。

那是因為當年執行暗殺任務時,為了不打草驚蛇,她半個身子泡在冰水裡,一動不動。 清脆響亮的耳光聲在古家上空飄蕩。

古輕揚和古家長老等人,看到古木右手扣著上官泓的脖子,左手紅芒閃爍,不停抽著他的臉,頓時嘴角一搐。

太彪悍了。

竟然就這麼懸在半空抽一個武王後期的臉!

上官泓現在的情況很不妙,很悲劇。

因為他在準備燃燒靈魂之際,被古木突然近身,並狂抽了十多次耳光,尤其是被二演加持的左手招呼,頓時臉就被抽的皮開肉綻,形同豬頭。

而這只是輕的,更嚴重的是,他的心神在古木瘋狂摧殘下徹底崩潰,而心神一亂,別說燃燒靈魂,就連浮空的能力都沒了。

總裁爹地你老了 「啪啪!」

古木又在上官泓的左右臉上使勁招呼了兩下,這才停了下來,然後挑著眉,道:「你不是要燃燒靈魂嗎,來,小爺看著呢,你燃燒吧。」

「……」古家眾人集體無語。心想,這小子幾年沒見還是如此無恥啊。

「你到底燃燒不燃燒了?」古木扣著他的脖子,見他半天沒動作,沒好氣的催促道。

上官泓忍著臉上傳來的火辣疼痛,聽到古木所說,差點一口老血噴出來。

我都這樣了,再燃燒靈魂還有用嗎?

古木可不是單純的打臉,他這麼抽下去,可是直接把上官泓打出了內傷來,所以就算他燃燒靈魂,其實力也不可能達到武王巔峰。

「不燃了是吧?」古木看上官泓遲遲沒動作,於是右手換左手,然後直接一甩臂,就將他丟向了古家的正院。

復婚老公請走開 「轟!」

上官泓最後重重摔在了古家院內的青石板上,不過好在古木沒有用太大的勁,他只是全身散架,提不起靈力,並沒有生命危險。

「不好,古木,李醒武跑了!」當古木將上官泓打的毫無戰鬥力后,古輕揚這才發現,在前方空地上,早就失去了李醒武的蹤影。

古木微微皺眉,旋即意念瘋狂施展,向著四周延伸而去。

身懷五行真元訣,而實力又達到了武王中期巔峰,現在古木意念延伸的距離已經達到了十里。

「找到了。」

意念覆蓋磐石城方圓十里,任何事物都無所遁形,古木很快就看到狼狽逃竄的李醒武。

「這老頭跑的倒是快,只是一會兒的功夫就跑了七八里。」古木咧著嘴笑了笑。

而古輕揚聞言,神色一變,然後不顧虛弱的身體,道:「古木,快去追,此人不除,終是禍患!」

當年滅了斬龍寨,古輕揚就是因為沒有追到李醒武,才有了今天差點被滅族的後果。若是今天再讓他跑了,指不定哪天還會給古家帶來什麼危機和災難。

古木也知道不能放過這可惡的李醒武,所以便坐在地上將鞋襪脫下來,同時還把褲腿卷了起來。

「……」古輕揚看到古木如此,頓時崩潰,道:「臭小子,我是讓你追李醒武,你脫靴幹什麼?

再猛再強悍,古木也是古家的子孫,所以古輕揚說話還是長輩的口吻。

而古木也不在意,畢竟尊老愛幼,是他的優良美德,再說了,都是一家人,又是對自己極為愛護的長輩,就算訓斥自己,自己也得乖乖聽著。

「老祖,我就是要追李醒武啊!」古木說著,同時取出灰炭,然後在腳背和大腿上分別刻畫了兩道禁陣。

待得禁陣畫好,古木穿上鞋襪,然後收回左臂的意念和真元,繼而再加持到了左腿上。

如此,他這隻左腿便被加持了天罡二演。

「老祖,你先幫我看看古山和**的傷勢,我去去就來!」古木臨走時還不忘受傷頗重的古山和**。

這又是脫鞋,穿鞋,最後還墨跡。古輕揚差點就抬腳踹這小子的屁股。不過當他剛有這種衝動時,頓感一陣強風襲來,而那站在旁邊的古木就——消失了!?

「人呢?」

古輕揚雙目暴睜,難以置信的脫口道。而古蒼穹則嘴角抽搐的指著遠方道:「大長老,古木在那裡……」

古輕揚急忙順著古蒼穹手指的方位看去,果然就看到一道紅芒在虛空閃爍,估摸著距離自己有一里遠。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