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

求票哦。 鏡之界有很多的空地,所以艾山爾就安排在距離前院不遠的地方,這裡是一大片草坪,按照實力,真君最前面,**環其後,然後依次排開,都盤腿坐下,等著雷星峰的教授。

雷星峰不知道,自己突發奇想的結果,就是讓整個秘門都震動了,只要得到消息的修鍊者,都趕了過來,除非他不知道這件事。

這一次解答花費了一整天,直到晚上結束,古奇卻趕了過來,等到眾人散去,古奇笑道:「阿峰,很不錯,你怎麼想到要這樣做的?」

雷星峰道:「金叔他們修鍊,遇到了不少問題,一時興起解答,沒想到越來越多的人來,就這麼越辦越大了。」

古奇讚不絕口,他說道:「我剛才看到不少人當場就晉級了,這辦法真的不錯,我們秘門要學習保留下來。」

兩人說笑著回到雷星峰的院子。

木棚中的桌子上,已經擺滿了飯菜,金大胖帶著一幫侍者忙碌著,白玉潤,安如青,鎚子和小鎚子都在,金大亞,瘋鷹和嗜虎也在座。

風琛宗,宇寇,辛兆侖,戚梅雲等一幫弟子進來,說笑著各自尋找座位,這裡是他們經常聚集的地方,都快要成為公共場地了。

午陽修鍊結束后也聽到雷星峰開辦講座,這時候也趕了過來,稍稍打聽后,不由得讚不絕口,以前從來都沒有人想到這麼教授弟子,這個辦法卻是極好,可以集中解決弟子的修鍊問題。

雷星峰見到午陽,笑道:「祖師爺,快坐,修鍊完了?」

午陽也笑道:「成了,我也修鍊出虛影真身。」他的資質之好,絕對不次於雷星峰,要知道在秘門中,不是驚采絕艷之輩,根本就不可能修鍊到天君級別,所以得到了雷星峰的修鍊法門后,哪怕不是雷系的,也琢磨出自己的修鍊法門。

古奇道:「我也琢磨的差不多了,過幾天就開始凝結自己的虛影真身,倒是比較期待的。」

午陽坐在雷星峰身邊,說道:「你過去,有沒有人追殺?那個叫什麼門派的?」一時之間,他也忘記了。

雷星峰道:「尖石派,我這次倒是沒有見到什麼尖石派,而是惹上另外一個門派,野葛門,這裡似乎每個門派都劃定了地域範圍,只要進入他們的地域範圍,就會有人驅逐,不許進行挖掘採礦,所以……這次殺了不少人。」

午陽沉吟了片刻,說道:「這樣啊……這個野葛門的實力如何?」

雷星峰道:「實力一般,只是我不知道他們門派中有沒有厲害的傢伙,祖師爺,我有個想法。」

午陽道:「什麼想法?」

雷星峰道:「如果我們想要立足那片大陸,應該取得一個門派的駐地,我分析了一下,我們去的地方,在那片大陸上,應該算是偏僻蠻荒地帶,資源不多,所以我猜測,不論是尖石派,還是野葛門,實力都不算強,我們可以強行佔領他們的駐地。」

午陽道:「嗯,這也是一個辦法,我們必須商量討論一下。」

雷星峰點點頭,說道:「這次也許是一個機會,若是我們直接進入大門派,大宗派的地盤,估計就沒有什麼便宜佔了。」

午陽笑道:「放心好了,有七個資源豐富的大陸,足夠我們找到立足點了。」

吃完飯,雷星峰就回到自己房間,倒頭就睡,解答會那麼多天下來,他也非常疲累了,不過,有一個極大的好處,就是讓他整體梳理了一下自己的修鍊,有不少問題,在解答中,自己也得到了極大的好處。

……

十幾天後,雷暴,高野回來,兩人都凝結了自己的虛影真身,實力可說是得到了飛躍,原來他們的實力就不弱,只是沒有特別的手段發揮,這次意外得到了虛影真身,實力立即就飆升起來。

僅此一點,所有的人都感謝雷星峰和黑鳥,到了他們這一步,想要提升本身的實力,當真極難,但這次不同,虛影真身和本身的實力無關,就像是一個壯漢,本身力量強健,卻沒有戰鬥技巧,而這虛影真身就是高超的戰鬥技巧,一旦掌握,戰鬥的能力就得到的飛速的提高。

午陽聚集秘門的高層,將雷星峰的見聞說了一遍,說道:「阿峰的意思就是佔領野葛門,大家有什麼看法?」

雷暴道:「這個倒是不錯想法,若是能夠佔領野葛門,我們就有了一個真正的立足點,我覺得可以。」

高野也說道:「嗯,我們要設法融入這些大陸,外來者總是不受歡迎,一旦融入,我們就可以得到很多好處,我沒有意見,雖然比較冒險,可收穫也很大。」

古奇點頭道:「沒錯,怎麼也要試試才行,若是能夠打下野葛門,我們就可以慢慢探索這個大陸了。」

「佔領野葛門!嘎!」

黑鳥突然冒了一句出來,眾人頓時大笑,這傢伙有時候的確是一個活寶,很明顯,上次它還沒有過癮,那一戰讓它喜歡上了戰鬥。

雷星峰道:「好,攻打野葛門,你也算一個。」

黑鳥嘎嘎叫了兩聲,表示它非常開心。

午陽道:「我們最好要試探他們一下,萬一他們擁有道君老祖級的高手,我們就不能硬拼了。」

高野道:「哪來那麼多的道君老祖,最多天君級高手就不得了,我相信,如果他們擁有道君老祖,就絕對不會在這種偏僻的地帶成立宗門。」

雷星峰道:「對了,那裡還有一根立柱,應該是遠古留下的,估計也就是界碑之類的標識,也就是說,野葛門很有可能建立在遠古宗門的遺迹上,這是晶紫雅的推論。」

頓時眾人的興趣大增,遠古宗門,這個吸引力不是一般大,萬一留下什麼寶貝,對於秘門的發展有著不可估量的價值。

雷星峰道:「大家也別抱太大的希望,如果野葛門佔據了遺迹,我相信他們早就挖地三尺了,如果有什麼發現,應該早就得手了,我們最重要的是獲取一個立足點。」

午陽贊同道:「對,遺迹什麼的先別管,佔領野葛門才是重要的。」

野葛門的修鍊者大約也沒有想到,一次衝突,就埋下了滅門的隱患,被午陽的秘門盯上,就算佔領不了,也會元氣大傷。

午陽道:「不知道野葛門有多大,有多少修鍊者,我們必須偵查一下。」

雷星峰道:「嗯,我帶鳥布德去,嘿嘿,讓鳥布德偵查,我相信,一定有收穫,沒人會注意一隻小鳥的。」這時候就看出黑鳥的重要性了。

黑鳥開心道:「鳥去,鳥去!」

雷星峰點點頭,說道:「黑鳥偵查一定很棒,只是鳥布德,你曾經追殺過他們,應該有人能夠認出你,自己要小心。」

黑鳥身體微微一抖,瞬間又縮小了一圈,原本尺長的鳥身,收縮到差不多一隻烏鴉大,而且身體的顏色也變了,那就是一隻小黑鳥。

午陽鼓掌道:「鳥布德,了不得,果然不錯,還有這種手段,哈哈。」

眾人眼裡全是驚奇,這黑鳥的手段越來越多了。

雷星峰道:「我這就帶著黑鳥過去,你們在這裡等著,一旦我回來,那麼就準備攻佔野葛門。」

午陽等人答應了一聲,雷暴道:「阿峰,小心點。」其實他心裡並不擔心,因為雷星峰隨時可以回到鏡之界來,加上黑鳥偵查的隱秘性,所以問題不是很大。

雷星峰說道:「好了,鳥布德,我們走!」

黑鳥飛落下來,站在雷星峰肩膀上,原本它都是軟趴趴的伏在雷星峰的肩膀,現在則是仰首挺胸,小腦袋揚的高高的,小眼神里一副得意的光透出來,眾人看了忍不住的要笑,沒有想到黑鳥還有這麼可愛的一面。

一人一鳥沒有從回來的點進入,而是在之前的路途中,選擇了一個進入的點。

周圍一片寂靜,雷星峰轉了一個方向,帶著黑鳥快速貼地飛行,大約飛了大半天,這才向著原來的方向飛去。

算計了一下時間,雷星峰知道野葛門距離應該不遠,雷星峰說道:「鳥布德,你在前面飛,如果發現了野葛門,就立即迴轉,我好隱蔽。」

黑鳥答應一聲,展翅飛起,快速向前疾飛。

雷星峰跟著後面,貼地飛行。

也就片刻時間,黑鳥已經飛了回來,就聽它說道:「到了,鳥看到了,就在前面!」

雷星峰道:「有沒有禁制?」

黑鳥道:「有,很明顯的禁制,應該是防禦禁制,鳥認得!」

雷星峰道:「好,你先下來,我們靠過去。」

黑鳥立即落下,說道:「左側,向左側去。」

雷星峰不敢繼續飛行,這樣目標就太明顯了,所以雷星峰落到地面,向前狂奔而去。

無論怎麼跑,也沒有飛行快,所以這一路狂奔,足足花費了雷星峰兩個多小時,然後他就看到遠處淡淡的白色光華,這一圈白色光華極淡,而且不高,遠遠看去,就是一條白色綢帶落在地面上。

……………………

求票求票。 很快,雷星峰就靠近了禁制圈,他知道,只要觸動禁制圈,也就是那條白色光帶,就一定會驚動野葛門的人,所以他小心的躲在一叢灌木后,說道:「鳥布德,就看你的了!」

黑鳥答應一聲,展翅飛起,越飛越高,片刻就進入高空中,然後才向著野葛門營地飛去。

雷星峰耐心等待著,並且四處張望觀察地形。

這裡有稀稀落落的樹木,還有半人深的野草,不少灌木叢,有一些小動物,比如野雞和野兔之類的,遠處還有一群野羊遊盪,沒有什麼大型的野獸,不遠處有一條小河,可以看到不少動物在河邊喝水嬉戲,四周一片寧靜,偶爾有動物發出幾聲鳴叫。

這裡環境比剛進來的時候,要好的多,只是依舊荒涼無比。

一個人影也看不到,雷星峰漸漸明白,估計這個野葛門的確是小門派,從禁制看,這禁制圈相當簡陋,預警的作用比防禦的作用要大,畢竟雷星峰已經學過基礎禁制學了,很多禁制,哪怕他不會設置,但是不影響他辨認。

等了大半天時間,一道黑影閃過,黑鳥已經落在了雷星峰的肩頭,它說道:「這個野葛門很小,人數似乎也不多,遠處還有大片廢墟,看情形,實在是不怎麼樣,應該可以佔領。」

雷星峰道:「有沒有發現氣息特彆強大的人?」

黑鳥道:「沒有,我沒敢靠近。」

雷星峰思索了一下,說道:「不行,一旦展開攻擊,我們就沒有什麼迴旋餘地了,必須要搞清楚,他們有沒有道君老祖級的高手。」

如果有道君老祖級的高手,他們發起攻擊,這後果不是他們能夠承受的,一旦有道君老祖級的高手,對他們而言,就是碾壓式的打擊,根本就無法抵擋,那就是一場災難。

黑鳥道:「該如何搞?」

雷星峰笑道:「那就明著闖!」豪氣衝天的一句話。

黑鳥開心道:「嘎嘎,鳥喜歡,硬闖,嘎嘎!」

雷星峰道:「你來?還是我來?」

黑鳥正在興頭上,連聲道:「鳥來,鳥來!」

隨著身軀龐大,虛影升起,黑鳥一頭就撞在白色禁制帶上。

轟然一聲巨響,雷星峰驚訝的發現,整個禁制忽明忽暗一陣后,竟然直接就崩潰了。

雷星峰道:「我勒個擦的,這也太弱了吧,我們沖!」

一人一鳥就向著裡面衝去。

隨著奔跑,雷星峰也激發了自己的虛影,奔跑的速度明顯就緩慢下來,這時候的雷星峰,就是一個巨人,他索性緩步向前,一步踏出,就是一聲震響,真的就像是巨人在走動。

這一腳踩下去,給雷星峰的感覺就像是踩在棉花堆上,一腳就陷入其中,拔腿就帶起大團的泥巴,回頭看去,一串深深的腳印,雷星峰不由得咧嘴一笑,頓時發出洪亮的聲響,空氣都被這聲音炸開了。

一人一鳥就這麼向前推進。

防禦禁制圈距離野葛門還有一段距離,也不算遠,大約十來公里,要走過去還需要一點時間,雖然雷星峰的步幅極大,可是頻率卻不快,所以遠不如飛過去快捷,而這時候的野葛門已經亂成一團了。

一群一群的人向外衝去,緊急集合的信號傳遍整個門派,只是看得出來,他們非常缺乏組織和紀律,亂七八糟的向外奔跑,有少部分的人飛起來,這是門派中的高層。

看著遠處的小黑點,快速飛來,雷星峰不由得笑道:「的確人不多,不到一百個可以飛著過來,其他都用跑的。」

不能飛,意味著實力低微,在秘門中,六環以上的真人就可以飛,也就是說,地上跑的修鍊者,可能連六環真身的真人也比不過,當然,在沒有交手前,雷星峰也不是非常清楚,只是心裡已經開始放鬆了,就看飛來這群人中,有多少真君和天君級的高手。

雷星峰繼續大步前進,黑鳥在空中快速盤旋,它可不傻,沒有一個人向前,不對,沒有一鳥向前。

環繞著雷星峰盤旋,一旦雷星峰接敵戰鬥,它就有機可乘。

很快首先飛過來的人就接近了雷星峰,其中一人就是曾經和雷星峰戰鬥過的天君,而他身邊還有一個天君,其他還有五個真君級高手,後面追上來的都差不多九環真身的修鍊者,當然,這些人修鍊的等級在他們這裡另外有一種稱呼,但是在雷星峰眼裡,他們的實力,只能參照自己熟悉的體系來比。

也就是說,有兩個天君,五個真君,其他都不值一提,沒有看到一個道君的存在。

沒等對方說話,也沒有等對方發起攻擊,雷星峰搶先發起攻擊,狠狠一拳就砸了過去,然後嘿嘿一笑,他猛地一揮手,直接將午陽,高野,雷暴,古奇,風琛宗,白玉潤,安如青,臘子,鎚子和小鎚子等高手,直接從鏡之界調了出來,這也是他為什麼讓午陽等人在家的院子中等候,只有這裡,他才可以隨意調人出來,別的地方,就比較吃力了,畢竟是人,而不是人偶獸。

午陽等人一出來,就看到很多人衝來,不由得嚇一跳,立即分頭上前,開始戰鬥。

沒有人相互招呼,也沒有人試圖了解對方,沒有任何人想要談判,上來就是狠殺,一個要雀占鳩巢,一個要保家護門,兩者猶如水火,根本就不可協調,一個個使出自己最強的實力狠殺。

雷星峰就盯著最早見到的那個天君狠干,一拳接著一拳砸下去,逼得那人和自己硬撼,而黑鳥則不時的偷襲,一道道雷電流噴射出去。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