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

谷陽王小世界。

火焰山下,一片銀白色世界覆壓十里虛空。

谷陽王小世界空間壁壘堅固,年輕一輩很多人都心驚膽顫,若是到達外界,多半破碎虛空了,這是年輕一輩七大絕頂強者的對決,多半要打得天翻地覆,很多人退避,遠去十數里,也有一些人目光變幻,這是機遇,也是機緣。

年輕一輩六大絕頂強者環伺,蕭易神色不變,虛無世界在波動,空間壁壘盪開一圈圈淡淡的漣漪,這是空間波紋,足以粉碎最堅固的大山,攪碎最狂暴的大海,不過這一刻卻難以撼動七人的身形。

大勢如天!

六大年輕強者的氣運交織,在天穹之上衍化成了一團漆黑的雷雲,銀電閃爍,偶爾有紫電如龍,自雷雲中探出身形,散發出來恐怖的威壓。

這無盡威壓全部鎮落在蕭易一人身上,他身姿挺拔,一頭黑髮輕揚,眸子凌厲,內蘊神光,眉心處,銀白色古篆字熠熠生輝,若九天皓日,照耀四方。

巨木先天六人神色微凜,白銀戰名還要超出他們的預料,以他們六人的氣運交織,六大青銅戰名聯合鎮壓,也不能令其動搖分毫。

轟隆隆!

有雷音滾滾,自巨木先天身上升騰而起,不見外相,所有的雷音都源自他的體內,每個人都能夠清晰地感應到那股毀滅的氣息。

吟!

有劍鳴鏗鏘,源自劍九與靈感玄,兩人身形筆直,周身散溢出凌厲的鋒芒之氣,切割虛空,落在空間壁壘上,濺起無數火花。

嗚!

虛無世界中起了風,風聖步者離負手而立,一道道青色風刃細如髮絲,在空間壁壘上留下一條條青色道痕,火星飛射。

蕭易的目光停留在兩人的身上,明月鞭落花櫻周身流淌出柔和的月光,月華如水,自虛空中瀉下,清冷與灼熱氣息交織,擁有一種難言的道韻。不遠處,古恆陽淡然而立,金色戰衣獵獵,他周身纏繞黃金火,滿頭金髮晶瑩且璀璨,如果說落花櫻如明月降世,古恆陽便如神日當空,每一寸肌體都沾染太陽真火。

咻!

沒有半點徵兆,靈感玄消失不見,再次出現時,已然來到了蕭易身前,紫竹劍綻放,如天河席捲,萬千劍光閃爍。

叮!叮!叮!

虛無世界中,一朵又一朵劍氣蓮花綻放,湛藍清亮,卻又鋒芒無盡。

火焰山四方,不少人睜大了眼睛,不敢放出意志精神,在七大年輕一輩絕頂強者面前,任何意志精神都要被攪碎。儘管如此,也沒有人能夠看清靈感玄出劍,亦少有人看清蕭易出手。

三息后,風平浪靜,不知何時,靈感玄已然回到了原地,紫竹劍劍華流轉,紫光氤氳,一點寒芒在劍尖吞吐,令人不寒而慄。

呲!

一聲輕響,人們看到,蕭易的肩頭,獸袍裂開,這是一道寸長的口子,被鋒芒割裂,卻未能傷及肌體。

「天河五劍,三轉之劍,名不虛傳!」

「這是第三劍天河疑落,劍速無雙,劍勢若天河滾滾,直下九天。」

有人低喝,目光灼灼,同輩絕頂強者出手,足以令他們收穫良多。

不過很快,人們就發覺不對,因為即便如此,蕭易目光也未有半點變化,反觀靈感玄,臉色卻是略顯蒼白,三息過後。

吟!

有劍悲鳴,靈感玄嘴角溢血,看向手中的紫竹劍,只見劍身之上,慢慢浮現出來一道道髮絲粗細的裂痕,裂痕交織,很快布滿了整個劍身。

嘭!

下一刻,紫竹劍炸碎,靈感玄再次咳血,看向蕭易的目光愈發凌厲。

「肉身無雙,可以稱尊!」

靈感玄聲音不高,卻令所有人心中一震,的確,不論今日勝敗,若論肉身造詣,放眼整個北荒西域年輕一輩,當以誅天槍為尊。

風聖步者離冷哼一聲,道:「肉身是船,精神擺渡,意志為力,戰氣為槳,即便肉身堅固,若無精神駕馭,意志孱弱,戰氣稀薄,也難達彼岸。」

首席的溺愛 鏘!

話音一落,者離悍然出手,他身形不動,周身一道道風刃如刀,斬裂虛無,劈殺虛空,幾乎在彈指之間就落到了蕭易身上。

鏘!鏘!

火星迸濺,蕭易紋絲不動,他立於虛空,任由一道道風刃斬殺在身,卻難傷分毫。

什麼!

眾多年輕一輩目瞪口呆,只見蕭易肌體之下赤霞流淌,氣血涌動,如潮汐起落,暗合無名,一道道風刃斬殺在上面,卻如神匠鍛鐵,去蕪存菁,不但沒有留下半點傷痕,反而令其肌體愈發純凈,晶瑩剔透,隱現骨血,有至純至真之韻。(未完待續。。) 這種肉身令人心驚,放眼北荒西域諸將部年輕一輩誰人可比,普通大能也未必可及。

者離冷眼,周身青光閃爍,一道道風刃凝若實質,無形的風化無形為有形,在虛空中留下一道道青色道痕,最終,諸多風刃締結,一頭青光荒獸凝聚成形,雕身蛇尾,生有龍鱗,頭頂獨角,甫一出現,一股難言的威嚴氣勢升騰而起,攪動虛無,空間壁壘鏗鏘作響。

「蠱雕!」

有人驚呼,這是一種聖獸,位列六星,雖然不是獸王,卻也是少有的異種荒獸,自上古蠻荒年間就已經存在,衍化至今也沒有多少改變,在北荒西域也時常有遊俠發現它的巢穴,天生掌握風之道,又有名為風神鵰,傳說中乃是遠古洪荒年間,風神的僕從。

「風聖吼!」

者離冷叱,青色風神鵰張口,一縷青風呼嘯,空間大浪衍生,這一擊石破天驚,青風所過之處,空間生褶皺,道痕密布,交織如網,將蕭易籠罩。

蕭易挑眉,一隻拳頭抬起,有龍吟生衍,他周身赤霞流淌,拳頭上則有金光閃爍,太陽真火灼灼,好像無盡光明在匯聚,他拳頭髮光,一下成為了一輪小太陽。

轟!

他一拳打出,龍嘯震天,太陽真火鋪天蓋地,一頭金色荒龍衝出,龍首高昂,眸子冷厲,所過之處,一切都粉碎了,龍體堅固,有不朽的氣息。

噗!

青風湮滅,被當場打碎。者離色變。一聲雷音。巨木先天出手,大雷音拳剛猛凌厲,霸道無雙,虛空中宛若生出了一道驚雷,有混沌氣流淌。

哐!

兩拳相撞,方圓十里大地都劇烈搖晃,宛若大地震,空間暴風衍生。席捲四方,蕭易身不動,目光微凜,巨木先天在雷道的造詣超出他的想象,已經開始凝聚道軌,那股拳力並不比他遜色。

退後數丈,巨木先天站定虛空,目光凝重,他拳頭微顫,筋肉痙攣。有龜裂的血痕浮現,對方肉身堅固。近乎不壞,哪怕修為境界不如他,但是戰氣之雄渾,甚至還要在他之上,且威能絲毫不弱。

吟!

有劍鳴聲響起,古樸且滄桑,出手的是劍九,一口金色古劍在手中顫鳴,他緩緩抬劍,向著前方虛刺,無形劍氣瀰漫,有金鐵交鳴之音,蕭易身形一顫,眼中第一次顯現出來凝重之色,他低頭看向自己的胸口,那裡獸袍破裂,一道淡淡的血痕浮現。

「空之道!」

蕭易凝聲道,沒想到再次遭遇了這一條正道,在劍九的手中,空之道已然超出了大圓滿,甚至凝聚出來道痕,有了一絲空間大道的神韻。

這就非同小可,空間大道放眼諸天大道,也是極為可怕的存在,足以位列前十,傳說中空之道衍化到極致,就可以觸碰到空間大道,眼下看來,卻是真實不虛。

如古恆陽幾人也瞳孔微凜,無論是誰,面對這樣神出鬼沒的劍法也難以抵擋,只能夠被動迎擊。

鏘!鏘!鏘!

劍九再次出劍,古劍在虛空中連刺,虛空不波,但是蕭易身上卻接連有火星迸濺,肉身堅固如他,肌體之上也浮現出來一道道清晰的劍痕,有血光隱現。

轟隆隆!

這一刻,蕭易冷哼一聲,渾身上下浮盈起鮮艷的赤霞,霞光一縷縷,在他肌體之上流淌,晶瑩且璀璨,滾滾氣血如汪洋,在體內咆哮,發出雷鳴般的聲響,這種聲勢令人心顫,十里之外,年輕一輩不少人氣血浮動,心靈世界都戰慄。

咚!咚!

很快,劍九就色變,因為他一劍劍刺出,再難在蕭易身上留下劍痕,那赤霞如鏈,將無形劍氣崩碎,令對方肉身不壞,那種可怕的氣血,甚至傳遞出來了心跳的聲音,若天界戰鼓擂動,振聾發聵。

「好可怕的氣血!」

有年輕強者駭然,這簡直如一頭人形荒獸,那樣磅礴的氣血,根本難以想象是人身所能擁有的。

嗡!

突兀的,一團刺目的光在虛無中綻放,若永恆大日,璀璨奪目,灼熱剛陽。

一道熾白的光束,如流星趕月,洞穿虛無,剎那間就到達了蕭易身前寸許之地。

嗤!

火花綻放,一隻手掌橫在了那裡,熾白光束難以洞穿,掌心赤霞瀲灧,阻隔了一切。

「恆陽指!」

蕭易側目,看向古恆陽,這是一名如神的男子,金色戰衣獵獵,光輝燦爛,如太陽之子,整個人彷彿永恆存在於光明之中,太陽真火繚繞,那種氣息令人心生搖曳。

「我低估你了。」

古恆陽開口,眼中浮現出鄭重之色,恆陽指為他所創,雖然只是准將書,若論威能之盛,在尊者境絕對不弱於普通三轉將書,且指力剛陽霸道,凝鍊如劍,若非是蕭易,普通大能的肉身戰體也要被洞穿。

一股若有若無的道韻在虛無世界中擴散,古恆陽周身光芒大盛,這一刻如一輪烈日當空,虛無世界一片光明,如巨木先天五人也凝神,這股波動太浩大了,有一股拳勢在攀升,彷彿沒有盡頭。

「好強的武道意志!」

「六道輪迴,只怕已經走到了最後。」

「皓陽拳,神日將部的鎮族武學之一,位列三轉,為近古法。」

有年輕一輩低呼,目光刺痛,這種拳光難以直視,如晧陽當空,光芒萬丈。

虛無世界。

蕭易心中凜然,古恆陽的拳頭如一輪烈日,源源不斷的太陽真火在虛無中衍生,被吞噬,吸納,那股拳光愈發旺盛,彷彿擁有了生命一般,熾烈的拳勢撲面而來,即便同樣參悟九陽之道,蕭易也感受到了一種灼熱。

昂!

沒有半點猶豫,蕭易抬手,他渾身赤霞繚繞,氣血如汪洋澎湃,荒龍拳催動,衍化到極致,他拳頭燃起熊熊金焰,四種玄奧之力在交織,最終締結成為一條半實質化的金色道軌,道軌橫空,一頭金色荒龍衝出,踏在道軌之上,霸道的拳勢一下掙脫了出來,兩股九陽拳勢在虛無中衝撞,掀起了空間暴風。

哐!

這一擊震天動地,宛若兩顆流星碰撞,有天鍾震鳴,其音鏗鏘,一片熾盛的光席捲四方。

啊!

有人慘叫,捂住了雙眼,有鮮血流淌,拳光刺目,一下灼傷了雙眼。

等到光芒散盡,虛無中,蕭易長身而立,青黑色獸袍獵獵,他黑髮舞動,眸子犀利,不再如之前一般平靜,盯住了前方。

古恆陽目光前所未有的凝重,他一隻拳頭綻血花,剛剛一拳近乎全力,依然被輕易接下,對方的戰力真的淵深如海,讓他摸不到盡頭,不過若是真的分生死,他也有七成以上的把握能夠斬對方於身下。

倏爾,蕭易目光一動,天穹之上,有柔和的月光灑落,清輝點點,那是一輪皓月,明黃的月華灑落,清冷中帶著一絲灼熱。

明月鞭落花櫻!

這是一名絕美的女子,在月光中舞動,青絲如瀑,**晶瑩,每一寸肌體都散發馨香,那是一根如月華凝聚的長鞭,此刻有金輝點點,太陰力為主,太陽真火點綴其上,散發出來的波動令人心驚,不在當初的炎烈風之下。

虛無都好像凝固了,蕭易感受到了一股禁錮之力,他長嘯一聲,一頭金翅大鵬在背後浮現,既而化作一道青芒,月華被撕裂,他遠遠避開,剎那間,虛空震鳴,一片空間暴風在原地衍生,更伴隨著一縷空間颶風,雖然只是細如髮絲,卻讓年輕一輩不少人心驚膽戰,因為並非是外界,這一擊之力已然超出了尊者境,絕對是大能的戰力。(未完待續。。) 「太陰明月鞭!」

靈感玄低喝一聲,眼中神光閃爍,這是一門可怕的近古法,更是位列四轉之境,放眼整個北荒西域諸將部,也足以排入前十之列,眼下落花櫻參悟准王道果,雖然依舊未能凝聚道軌,不過陰極陽生,卻是比炎烈風更進一步,觸摸到了九陽之道的門檻,這種參悟沒有滯礙,一旦真正領悟,就種下了陰陽道種,成就不可限量。

「躲開了太陰明月鞭!」

「好可怕的鞭法,太陰衍太陽,居然生出了禁錮之力。」

人們驚嘆,不過對於蕭易能夠躲過這一鞭同樣感到震動,那如大鵬一般的身法,好像整個人融入了風中,無孔不入,如影隨形,那種極速令人心驚。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