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

_(:з」∠)_

澤法老爺子死的慘啊。 「那麼問題來了,怎麼樣才能夠前往海軍本部?」

「繼續等吧,估計要不了多久你就會知道了。」

甲程上校咧嘴一笑,在這時候竟然還故意的賣了個關子。

羅嵐有些無奈:「話說一半,您這過分了啊。」

「誰讓你剛才說卡普老爺子壞話來著。」甲程上校癟了癟嘴嘴,在這件事情上竟像一個小孩子,寸步不讓。

得,又繞回來了。

羅嵐可是不敢再反駁了,天曉得會不會徹底把上校惹毛了挨上一頓削?

「不說就不說吧,我等就是。」他站起來,準備拍拍屁股走人。

「喂喂,你等等先,還有事兒找你呢,到馬林梵多之前先給我除害去。」

甲程上校說著給羅嵐拿出一疊懸賞單,海賊懸賞金額從800萬到3000萬不等,最高的一個,竟然高達3780萬。

羅嵐臉皮狠狠一扯,頓時驚呼出聲:「這麼多?整個南海的海賊團估計都在這裡了吧?」

甲程上校瞪了他一眼:「咋滴?不想干?作為海軍,抓捕海賊就是你的責任,更何況以你現在的實力對付他們綽綽有餘。你以為我是在故意為難你?現在多拿點軍功,到了本部自然會有你的好處。」

「好吧。」甲程上校話都說到這個份上,羅嵐自然也不好推脫,都是為了他好。只是這麼一大疊懸賞單,少說也有十幾個啊。

「有關海賊團的信息我待會兒給你,其中只有三個你需要好好留意一下,他們的船長都是惡魔果實能力者,小心一些,可別陰溝里翻了船。」

……

當天下午,羅嵐就帶著200海軍士兵出了海,一共十八個海賊團,他還不知道什麼時候會前往本部。

不過既然上校說快了,那應該就真沒多少時間了,所以必須在前往馬林梵多之前把這18個海賊團解決掉,畢竟時間不等人啊。

船上的海軍士兵都有很大一部分是支部裡面的精英,其中包括煤球,軍醫阿卡麗,以及曾經的對手安德魯森,現在是一名少尉,還有少尉伊頓……

煤球整天跟著海軍們廝混,耳濡目染下自然也成為了一名海軍,主要的原因還是羅嵐是海軍,她又是吃著海軍給的口糧長大的,不僅對海軍沒有任何排斥,還非常有好感。

安德魯森雖然一直以來看不起四海的海軍,但是羅嵐除外,後者不僅救了他一命,對於羅嵐突飛猛進的實力他也同樣自愧不如,所以也成為了羅嵐手下的一個兵。

阿卡麗是軍醫,整個支部除了甲程上校,她就只服羅嵐,並且她現在對煤球的興趣比羅嵐更大,一心想著把她抓來好好研究一頓。

伊頓就更不用說了,一直以來都是跟著羅嵐,軍功混得極快。

一疊懸賞單放在羅嵐的辦公桌上,船長懸賞2000萬以下的海賊團羅嵐都沒有如何過分的關注,他如今的實力,說得好聽一些,南海的絕大部分海賊,他都能夠做到碾壓的程度。

羅嵐鎖定的第一個目標是懸賞1470萬貝利的「獵人」諾基亞,在信息里提及到,諾基亞是賞金獵人出身,但是脾氣暴躁,為了貝利不擇手段,在一次擊殺海賊的事件里,他居然為了搶走那顆價值1000萬貝利的海賊腦袋殺了不少海軍士兵,之後被海軍通緝淪為海賊。

羅嵐選擇他不僅是因為諾基亞的海賊團離羅林鎮最近,更主要的還是他真的很想砍了這個傢伙為慘死的同僚報仇。

一天過後,在隆美爾島的小鎮上,200海軍包圍了一所酒吧,諾基亞喝得醉醺醺的提著一把大號狼牙棒,看到周圍的海軍不僅沒有害怕,反而大放厥詞!

結果被羅嵐一劍刺穿了咽喉,諾基亞到死都不清楚自己是死在了誰的手裡。整個海賊團共計64人,全都被羅嵐毫不留情的擊殺。

如果是在平時,羅嵐還可能把這伙兒海賊全都抓起來,交給甲程上校處理。但是現在他得趕時間,更何況18個海賊團每一個都這樣做的話,他的軍艦就真的人滿為患了。

四天後,羅嵐在梅子島附近海域幹掉了另外一個懸賞900萬貝利的海賊團,他連船長的面都沒見過,就直接用主炮將那艘規模中等的海賊船生生擊沉。

當天下午,他又追著一個懸賞2300萬的海賊團進入了索馬利亞海域,這裡霧氣極大,是許多海賊的老巢,幾個月前,他就是在這裡遭到了男槍的Gank,差點獻出寶貴的被動。

又一天後,那艘甲板被炮彈擊毀的海賊船,帶著軍艦進入了他們事先聯繫好的包圍圈內。

當時出現了五個海賊團,其中四個榜上有名,他們把軍艦團團圍住,一時間似乎陷入了絕境。

羅嵐直接下令全速向其中一艘海賊船衝撞過去,軍艦的火力把那艘海賊船炸得四分五裂,然後進行了一波王者意識的蛇皮走位,居然詭異的扭開了所有炮彈。

在之後的三天,羅嵐和剩下的四個海賊團捉起了迷藏,每次都是羅嵐從海上遊了過去,大霧成了他最好的偽裝服,沒有一人發現他的身影。

精英單兵作戰計劃進行得十分順利,一船的海賊都被他屠殺了個乾淨。

僅僅過去了9天,他就滅掉了7個海賊團,其中6個榜上有名。這種恐怖的效率若是傳回支部,恐怕得把無數人嚇瘋!

終於在第十二天之後,羅嵐碰到了第一個超人系惡魔果實能力者,懸賞3200萬的女海賊,小澤蒼井滿,她是長發海賊團的船長,擁有一頭拖地的長發,長相十分嫵媚,能力是可以隨意控制自己的頭髮。

惡魔果實能力者的確難纏,面對子彈,她可以讓頭髮裹住全身,不受絲毫傷害,擰成一股繩形成長鞭時,能夠輕易的劈開山岩,甚至可以使出弱化版的「鳥籠」,頭髮如同箭雨一樣漫天墜落,連石頭都能夠輕易洞穿,殺傷力驚人。

這個女人一度給海軍帶來極大的麻煩。

關鍵時刻羅嵐出手了,他從頭到尾只出了三劍,其中一劍盪開她的攻擊,一劍破開她的防禦,最後一劍將她力劈成兩半,場面一度十分血腥。

……

ovO 待到二十五后,羅嵐率領著軍艦成功的幹掉了12個海賊團,總計600餘人,僅有少部分海賊逃脫。

來自G31支部的羅嵐少校在這段時間傳遍了整個南海,他的威名現在可以說是無人不知無人不曉,把一眾海賊團都下破了膽。一時間,儼然成為了南海的英雄人物。

幾乎所有海賊都知道了,那個羅嵐少校現在正在滿南海尋找海賊團,然後毫不留情的將其毀滅。

因此,凡是有那艘破爛軍艦出現的海域,海賊們都集體噤聲,不管做什麼,只要能躲開那個什麼見鬼的羅嵐上校就好。

然而,在情報上海軍無疑比海賊更佔據優勢,所以,無論海賊團如何躲藏,總會有運氣不好的傢伙會稀里糊塗的被羅嵐撞上。

第二天,羅嵐少校幹掉那個海賊團的消息就又會傳遍整個南海。

……

南海,瓦礫鎮。

雖說是以鎮為名,但這裡其實人煙稀少,是南海不少海賊團伙的聚集地,因此又被附近海域的人們稱為灰蟲鎮,取醜陋噁心之意。

七八個海賊團的老大如今齊聚在一座不小的殿堂里,不知道又在謀划著什麼。

「相信各位,最近都被那個海軍搞得非常頭疼吧?」

「嘁,那個傢伙還真把南海當做他自己的後花園了嗎?遲早我會把那個不知死活的海軍給砍了。」

「簡直絲毫不把我們這些海賊放在眼裡,真以為自己是南海的救世主嗎?」

提到那個海軍,屋子裡就炸開了鍋,看來這群海賊已經煩他很久了。

「喂喂喂,我說你們啊,給我靜一靜啊,讓你們來這裡可不是為了聽你們吵個沒完沒了啊!!」

坐在主位上的雞冠頭忽然發話了,吵吵鬧鬧的屋子立馬安靜了下來,他的地位和實力看起來在諸人之上。

他是彈力海賊團的船長,身上穿著黑白相間的格子襯衫,兩條手臂上都套著好幾圈鋼製圓環,看著在場的眾人臉色頗有些輕蔑。

「所以銳克老大把我們都叫過來是為了什麼事兒?雖然我們都是海賊,但海賊彼此之間可不會像我們這樣坐下來喝茶啊。」

「你們說,我們聯合起來把那個海軍幹掉怎麼樣?」

銳克咧嘴一笑,露出一口潔白的牙齒,然而說的內容卻是讓在場的海賊船長們都集體打了個寒顫,隨後用力的搖著頭。

開玩笑,對付那個傢伙,他們也就嘴上說說而已,真要實際行動給他門一百個膽子都不敢造次。

沒見到他只花了二十五天就滅了12個海賊團?他們這幾個船長可能還不夠他砍的啊。

「呵呵呵呵呵,銳克老大你真是說笑了,你的實力這麼強,幹掉那個海軍你一個人綽綽有餘,哪裡還需要我們幫忙啊,這件事情就這樣吧,我就不摻和了,你們慢慢談。」

說完,這個海賊起身往門外走去。

「銳克老大,他說的有理,我也走了。」

「既然如此,我也走了……」

一時間除了銳克外,屋子裡的所有海賊頭子竟然都不約而同的起身往外面走去。

「哎呀,真是不好意思,忘記跟你們說了,不出意外的話,那個剛剛晉陞不久的海軍少校正在往這邊敢來了,這會兒恐怕都要上岸了吧。」

銳克繼續坐在位置上玩著套在手臂上的圓環,彼此互相碰撞發出清脆的響聲在屋子裡回蕩。一句話,讓準備離去的海賊頭子的身體頓時僵住。

他們齊齊回過頭來看著銳克,一臉怒容!

「銳克,你究竟是什麼意思?」

「什麼意思?」銳克輕笑了一聲,「只不過是提前放出消息,告訴那個海軍我在這裡而已。」

「那你還把我們都叫過來?!」這幾個海賊頭子好像是忽然明白了什麼,憤怒道:「你這傢伙,竟然出賣我們?!」

「沒想到,像你這樣的男人竟然也會為了活命和海軍互相勾結,成為海軍的狗腿子!!」

「出賣?勾結?不不不。」銳克搖了搖自己的食指,又繼續道,「我這麼做只是想幹掉那個傢伙罷了。只要他在南海,就會壓得你們永遠抬不起頭來。」

「那你還……」

「我不這麼做的話,你們會心甘情願的和我聯手幹掉他嗎?」銳克喝了一口酒,反問了一句。

「好了各位,眼下的情況大家心裡應該都清楚了,海軍正在趕來的路上,你們想走是走不了的,好好想想吧,只要幹掉了那個傢伙,南海就會是我們的!」

「你確定我們聯手就能幹掉他嗎?」

「當然,單獨分開來,我們這幾個海賊團沒人是他的對手,但如果全部聯手的話,我敢肯定,能把他們全殲與此!」

「瓦礫鎮是我的老巢,沒人比我更熟悉這個地方,你們的人馬完全可以埋伏起來,殺他們一個措手不及!」

「你知道如果作戰失敗會是什麼後果嗎?」

「當然,我們現在是一根繩上的螞蚱,一榮俱榮,一損俱損,所以此戰才只許勝不許敗啊!」

「好,既然如此,我們酒桶海賊團跟你幹了!」

「我們黑鯊海賊團也幹了!」

……

看著他們,銳克臉上的笑意越發燦爛,但是所有人都沒發現他笑容深處的一抹陰險。

……

「少校,馬上就要到瓦礫鎮了,彈力海賊團真的在這裡嗎?」

「G37支部給我的情報里提到,彈力海賊團的老巢確實是在這裡。」

「據說以前瓦礫鎮也是一個十分富饒的城鎮,但正是如此才遭到了附近海域海賊們的頻繁『光顧』,經過了無數次劫掠過後,島上的人們都移民到了附近島嶼,瓦礫鎮漸漸喪失了活力,變成了海賊的集中地。」

羅嵐點了點頭,笑道:「把海賊一鍋端了豈不是更好?」

「少校說的極是。」衛兵說道,對於羅嵐的話,他現在毫不懷疑的相信,在羅嵐少校的率領下已經摧毀了這麼多海賊團,回到基地估計就得陞官了。

「好了,吩咐下去,讓士兵們準備一下,該登島上岸了。」

……

OvO

(本章完) 登島作戰,羅嵐只帶走了阿卡麗和安德魯森在內的100人,其餘人包括煤球和伊頓則是留在了軍艦上。

經過了接近一個月時間的高頻率作戰,這艘船同樣遭受了不同程度的損傷,如果在他們走後忽然有海賊毀了軍艦,到時候怎麼返回基地都是個問題,所以必須留下足夠的人手看船。

並且瓦礫鎮是海賊的聚集地,羅嵐可不認為這裡就只有彈力海賊團一個海賊團伙,所以還是小心為上的好。

早在半月前,羅嵐就成功升到了五級,他把技能點加在了Q技能黑暗之躍上,自身實力也因此有了不小的提升。

【黑暗之躍(3級)】:亞托克斯縱身一躍然後向目標位置發出強大的跳斬攻擊,將會對半徑十米範圍內的所有目標造成擊飛效果,傷害根據目標的實力而定。

註:成功命中目標之後,鮮血魔井如果是滿狀態,之後的三道攻擊將會伴隨著猩紅劍氣。

技能的加強羅嵐非常滿意,傷害進一步提高的同時,技能效果也在同步增強,黑暗之躍變得越來越像一個群體AOE技能,最讓他高興的還是劍氣變成了3層充能,有了更多可操作的空間。

隊伍漸漸進入了中心,瓦礫鎮許多地方都因為年久失修變得破破爛爛,街道兩旁的建築都是空無一人。

羅嵐皺眉,如果彈力海賊團早早發現了他登島,提前藏了起來,想要在他們的地盤上找到那些海賊簡直無異於大海撈針。

不久,一個人忽然從他們面前不遠處的一棟廢棄房屋跑了出來,在看到海軍之後,立即慌不擇亂的逃跑,羅嵐見狀馬上帶兵追了下去。

見到海軍反應這麼激烈,身份只可能是海賊!

這個海賊很有可能就是彈力海賊團的成員,就算不是也會是一個十分重要的線索。

海賊憑藉熟悉地利的優勢,帶著羅嵐等人在城鎮里七彎八拐,最後把他們帶到了一個十字路口后消失不見。

四周陷入了一片死寂,海軍心裡都升起了一股不安的預感,好像是落入了一個布置好的陷進內。剛才的那個海賊很明顯只是一個引誘他們進入陷進的誘餌!

「羅嵐少校,要不我們先離開這裡怎麼樣?我們對這裡並不熟悉,萬一真的落入海賊的陷進里那就麻煩了。」

安德魯森建議道,他的實力雖然不及羅嵐,但是從小在馬林梵多長大的他,軍事能力極強,否則也不可能在當初還是新兵的時候,就能夠帶著一群新兵從老兵手裡活到最後。

「嗯,趕緊離開這裡。」羅嵐點了點頭,臉色有些凝重,他也覺得自己好像是太冒失了,雖然自己不怕海賊的偷襲,但是手下的兵可沒有他這樣的實力,不怕一萬,就怕萬一啊。

就在這時,一聲槍響從兩側的一棟房屋裡響起,擊中了一個海軍的肩膀。

「果然是陷進。」

安德魯森在槍聲響起的剎那開槍還擊,以他的槍術,子彈精準的把海賊爆頭。但是卻有更多海賊從四周的房屋裡冒出頭來,四條大路更是湧出了無數海賊。

他們似乎被堵在了這個十字路口!形勢對海軍來說,極其不利!

幾個看起來像是海賊頭子的傢伙分別從人群里走出,臉上帶著像是抓獲了一個獵物的歡喜笑容。

「霍姆霍姆,羅嵐少校的大名,我們這些做海賊的可是如雷貫耳啊!」

「少校在這個月幾乎把南海的海賊勢力掃蕩一空,現在又來到瓦礫鎮,是想對我們動手了嗎?」

「你這頭蠢豬是誰?好像沒在我的目標之內。」羅嵐像是沒有陷入危險境地的覺悟,反而一本正經的問道。

「居然不認識我?我是懸賞750萬貝利的霍姆船長!」霍姆發出一聲高昂的尖叫。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