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

……

第二天,蘇紅葉爲了置辦結婚的事項在公司請了假,而林肖也爲了幫忙沒有去上班,衆人忙了一天,才把所有的一干事務都收拾妥當。

很快,一天時間過去。

結婚的日子到來。

清晨,蘇紅葉家便有一幫親戚和朋友過來,彼此交談着,搞的小院內十分擁擠熱鬧。

院子裏其樂融融,每個人臉上都掛着溫和的笑容,看上去十分溫馨。

林肖獨自站在安靜的院門拐角里,看着這一幕,忽然感覺自己內心有些空虛。

他從小在孤兒院長大,一次也沒有體會過這種家人親戚聚集一堂的感受,過年過節的時候,也總是他一個人。

後來到了部隊,結識了一大幫志趣相投的兄弟。

但兄弟之情和他們給予的關懷,和家人那種完全不同。

雖然如今知道了自己並非無父無母的棄子,但對於家人這個名詞,他還是有種陌生和渴望感。

這種渴望感在平日裏被他壓制的極好,但每當遇到這種容易引發人心底最深處情緒的場面時,纔會蠢蠢欲動。

眼前繁華歡樂,燈鼓喧囂,人們其樂融融。

卻和自己沒有任何關係。

一直以來,自己都是看着別人團聚的……局外人。

林肖掏出一根菸,站在門外默默想要點燃。

啪!

剛放在嘴邊的煙忽然被一隻手捏走。

穿着打扮光彩照人的蘇紅葉站在他面前,輕聲道:“在這裏發呆?怎麼不進去?”

“呵呵……沒事。”林肖擺了擺手。

蘇紅葉看了看林肖,然後走過來抱住他的胳膊,輕輕靠在他的肩膀上。

兩人都沒有說話。

但林肖卻覺得心裏很暖。

“葉子!葉子!”就在這時有親戚走了過來,滿臉堆笑道:“這是你的男朋友吧?小夥子長的蠻帥嘛……”

林肖臉上露出笑容:“您好,我叫林肖!”

“不錯!”親戚拍了拍林肖的肩膀,然後衝蘇紅葉道:“葉子,車隊馬上就要出發了,快去準備一下吧!”

此時,穿着一身整齊西裝的蘇紅兵從外面走了進來,臉上掛滿喜悅的笑容,幾乎有些合不攏嘴了。

“姐,姐夫……時間到了,酒店也在催促,我們該出發迎親了!”蘇紅兵的語氣似乎有些迫不及待,滿臉都寫滿了急促。

蘇紅葉沒好氣的瞥了他一眼,說道:“那就走吧!”

很快,蘇家老院外的街道上。

一隊由清一色的寶馬七系組成的車隊緩緩駛來,而在排頭的是一臺酒紅色的法拉利488敞篷跑車。

咯吱!

法拉利徑直停在林肖面前,車門打開,下來一名穿着白襯衫白手套的青年,他快步走到林肖面前,語氣很客氣的說道:“林先生,這是韓先生爲您準備的車!今天早晨剛剛做完精洗和保養,燃油已經加滿,需要我做司機嗎?”

“不用了,我自己來就好。”林肖接過車鑰匙,平靜的說道。

“好的!”青年點了點頭,“您可以隨意使用!”

林肖笑了笑,邁步坐了上去。

就在這臺法拉利後方,還有一臺相同檔次的蘭博基尼,都是作爲車隊排頭的花車。

一臺拉新娘,一臺拉新郎。

嗡嗡!

林肖啓動車輛,拉上蘇紅兵,在衆多親屬和朋友驚詫的目光中,一腳油門轟然而去。

“那是誰啊?”

“是葉子的男朋友吧!”

“乖乖……人家可真有本事,那可是法拉利!”

人羣中傳來一陣驚歎。

“呵呵……誰說那車是他的?可能是租的也說不定呢!”有人羨慕,當然也有人酸溜溜的。

不過很快,這些聲音都漸漸遠去。

“緊張嗎?”林肖駕駛着車輛,從室內反光鏡中觀察到蘇紅兵的表情,輕聲問道。

“有一點……”蘇紅兵倒也沒有任何隱瞞,嚥了口口水說道。

“呵呵……”林肖一笑,緊接着又像是想到了什麼一般,開口道:“雖然有些話你可能不喜歡聽,但是我還是想提醒你一句……男人不能太卑微,愛情不是靠妥協就能維持下去的,婚約也是如此。”

蘇紅兵一愣,然後表情略顯僵硬的點了點頭。

林肖知道對方不愛聽這種話,於是也是點到爲止,沒有多說什麼。

很快,車隊行駛在市中心的馬路上。

一排全都由豪華寶馬七系組成的車隊,即便在市中心也是極爲罕見的,而且排頭還是兩臺敞篷跑車,無疑吸引了很多人的目光。

很快,車隊停滯在新娘家的樓下。

“姐夫,那我上去了啊!”蘇紅兵手中抱着一束花,略顯拘謹的說道。

“去吧,好好表現!別丟臉!”林肖揮了揮手。

樓上。

琳琳穿着一身大紅的中式喜服,畫着濃妝,還在和幾名閨蜜拍着小視頻。

“來了來了!車隊來了!”就在此時,有名閨蜜在窗邊看了一眼,笑着喊道。

琳琳聞言,立馬問道:“排頭的是什麼車?”

“法拉利,蘭博基尼!”閨蜜雙眼冒着星星,感慨道:“琳琳,你男朋友好有本事啊,我長這麼大都還沒坐過跑車誒!”

琳琳撇了撇嘴,不屑道:“他有什麼本事……那是他姐夫有本事而已。”

就在此時,一名面相略顯刻薄的中年婦人走了進來,悄悄拉住琳琳的手,低聲道:“琳琳,你可別忘了媽交代你的事啊……你弟弟以後能不能娶老婆,就全指望你了!”

“誒呀,媽,你放心吧!前天凌晨我們在酒吧砸了二十萬,他姐夫都隨手解決了……”琳琳十分豪爽的揮了揮手,說道:“蘇紅兵就是個傻子,還不是我說什麼就是什麼?”

中年婦人臉上露出笑容:“這纔是媽的好女兒!”

咚咚咚!

門外傳來了敲門聲,蘇紅兵帶着伴郎們到了! 在震耳欲聾的鞭炮聲中,蘇紅兵敲響了琳琳家的大門。

“紅包拿來!”很快,裏面就傳來琳琳閨蜜毫不客氣的聲音。

結婚伴娘堵門要紅包,這也是老傳統了。

蘇紅兵並未多想,他拿出早已準備好的紅包從門縫裏遞了進去。

三十多個紅包,分別給琳琳的閨蜜和她的親屬家人。

每一個裏面都不少於八百塊。

單單是這些紅包,就是蘇紅兵半年的收入。

但他此時卻來不及心疼,因爲和酒店越好的開席時間馬上就要到了,如果錯過了良辰,那是很不吉利的。

啪嗒!

大門被從裏面打開,蘇紅兵手捧鮮花,表情激動的走到琳琳面前單膝跪地:“琳琳,我來接你了!”

蘇紅兵此時感慨萬分。

他從未有過戀愛經驗,和琳琳在一起之後也因爲意見不合鬧過很多次彆扭,但好在今日總算是修成正果。

一想到眼前這個貌美如花的女孩將要成爲自己的新娘,蘇紅兵笑的連眼睛都眯起來了。

但琳琳臉上卻並沒有多少笑意,反而有些冷漠。

“這就想把我接走啊?”琳琳嘴角微微翹起:“是不是太不看重我了?”

蘇紅兵一愣,表情有些僵硬:“琳琳,你什麼意思啊?”

“紅包呢?”琳琳攤開手掌,表情古怪的問道。

“剛纔進門的時候已經給過了啊……”旁邊有伴郎還以爲琳琳是沒有看到,輕聲提醒了一句。

琳琳沒好氣的瞥了他一眼,說道:“那是進門的紅包,可不是接我上車的紅包!”

蘇紅兵聞言,轉身向伴郎道:“小風,紅包還有嗎?”

“還有兩個!”名爲小風的伴郎連忙遞過來兩個剩下的紅包。

琳琳兩根手指捏住紅包,冷笑了兩聲輕輕說道:“就想要這點錢打發我啊?”

蘇紅兵此時也察覺到了氣氛有些不對勁,他徑直站了起來,問道:“那你想要多大的紅包?”

“最低五十萬!”

琳琳沒有說話,反而是她媽站了出來,臉上帶着果斷的表情,徑直伸出五根手指在蘇紅兵面前晃了一下,說道:“少了這個數,你今天別想帶琳琳走!”

蘇紅兵聞言倒吸了一口涼氣。

五十萬?

爲了結婚,他早就把家底掏空了,現在別說五十萬,就是十萬他也拿不出來啊!

而且就算能拿出來,憑什麼啊?

“媽,你是不是跟我開玩笑呢?咱們之前明明不都談好了嗎?三十八萬的彩禮一分不少的都給您送過來了,怎麼臨時又要五十萬啊?”蘇紅兵急了,滿臉漲紅的問道。

“誰跟你開玩笑了?彩禮是彩禮,紅包是紅包,根本不一樣!”琳琳母親擰着眉頭,滿臉不耐煩。

蘇紅兵忽然把目光轉向坐在旁邊沙發上的琳琳弟弟。

他之前就聽琳琳說過,她弟弟也交了一個女朋友,聽說似乎是保護措施沒有做好,搞的懷孕了,現在要結婚卻拿不出錢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