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

「這位朋友,若是不介意的話,可以入我方天城,我方家對各路人才皆有招徠之心,」那名叫做老七的上位真神自知羅徵實力斐然,早已打消了心中的惡念,換上一臉熱烈的笑容跟在了羅征身後。

羅征吸收完神道后,就準備找一個隱蔽之處,動用艮字令回歸仙府,沒想到這傢伙會跟上自己。

我的私家星球 「沒興趣,」羅征冷聲說道,心中盤算著如何擺脫此人。

「我方家在整個神域也算是有數的豪門,即使在浮島之上,也名列前茅,這樣的機會可不多……」這「老七」倒是十分有耐心,在羅征身後喋喋不休的勸說著。

「我說過了,沒有興趣,你若是再跟著我別怪我,」羅征的眼神驟然一冷,一縷殺機已浮在臉上。

看到羅征忽然翻臉,老七心中頓時一哆嗦,訕笑了一下終於停住了腳步,只能目送羅征離開了。

但就在此刻,天邊已有兩道遁光激射而來!

「呼呼」

來者正是方恨少與牧血蓉。

「兩名大圓滿真神?」

老七回頭一看之下,心中頓時一哆嗦。

雖說這老七在方家也有些地位,可終究是沒資格進入浮島,他並不認識方恨少。

但無論這兩人是誰,都不是老七可以怠慢的。

「這裡由方家的誰主事?」方恨少漂浮在空中,一道頗有威嚴的聲音已經擴散出去。

老七臉上浮現出恭敬之色,朝著天空上的方恨少說道:「是我,我負責管理這座道碑!敢問閣下是哪一位?」

「我是方恨少,」方恨少報出了自己的名號,隨即他又問,「今日可有陌生人出現?」

聽到方恨少幾個字,道碑周圍頓時響起一片嗡嗡聲。

在方天域中,方家的那些強者們可是赫赫有名的存在,方恨少雖然不是聖人,可身為方家最強大圓滿,在方天域中也是如雷貫耳的存在,一道道敬畏的目光頓時投射上來。

方恨少似乎很享受這種目光,臉上也透露出一絲得色。

「陌生人?」老七微微一愣,幾乎是情不自禁的扭頭望向快步離開的羅征。

今日的確就這麼一個陌生人……

同一時間,牧血蓉那雙銳利的雙目已落在不遠處羅征的背影。

她剛剛就覺得這些有些不對勁,只是羅征隱匿了修為,她也沒有特別在意。

「你,站住!」牧血蓉清冷的聲音飄了過去。

可她剛剛出聲之下,羅征已一躍而起,朝著前方飛遁而去!

羅征心中也是嘆息一聲,真是冤家路窄,自己選擇了一條空間通道,竟碰到了牧血蓉和方恨少,這未免也太巧了……

他自然不知道,自己降臨神域的同時,浮島那邊已經快速做出了反應。

幾乎是不假思索,他已衝天而去,朝著前方飛遁而去。

牧血蓉與方恨少對視一眼,那人不僅不停下腳步,竟想還想逃走?

「追!」

兩人的臉色一沉,已化為兩道遁光急追而去,只留下那名叫「老七」的上位真神原地發獃。

「咻咻咻」

此刻羅征已不再隱匿自身修為,以極快的速度向前疾馳。

牧血蓉與方恨少兩人,則緊咬在羅征後面。

三人的遁速極快,稍稍兩個呼吸的時間,他們已飛掠過數十座山脈。

雖然三人同為大圓滿,但羅征畢竟剛剛踏入圓滿境,遁速要略慢一籌,他們之間的距離正不斷地拉近。

「這樣下去不行……」

羅征皺著眉頭,一股空間法則的氣息在他前方擴散出來,就要施展大挪移。

可當他正要鑽入空間通道的一剎那,天空上詭異的出現了一道驚雷,徑自劈下來……

「轟!」

惡魔總裁惹上身 這一道驚雷,竟將羅征構築的空間通道劈的粉碎!

羅征也受到這一道驚雷的波及,悶哼了一聲,只能硬承這一道驚雷,因為遁速亦是驟降。

乘著這個機會,牧血蓉與方恨少一前一後,已將羅征包夾在了中間。

「整個方天域的空間都被封禁了,你還打算施展大挪移……」牧血蓉乘著這個機會,攔截在了羅征前方,當她看到羅征相貌之際,那雙柳葉兒一般的眉毛頓時一挑,滿臉皆是意外之色,「真是冤家路窄,原來要追捕的真神是你!」 若木一行,羅征消失了將近十年之久。

可牧血蓉一刻都沒有忘記羅征這傢伙……

只要看到羅征那張臉,曾經那屈辱的一幕頓時浮在她腦海中。

如此爭強好勝的她,斷然無法接受這樣的失敗,被一個下位真神侮辱的恥辱足以讓她銘記一輩子。

她甚至心甘情願任由這種仇恨在心中瘋長,一度化為自己的心魔。

「你已踏入大圓滿!」牧血蓉在意外之餘,又震驚於羅征修為提升的速度。

她是眼睜睜的看著這傢伙從下位真神迅速攀升,竟在短短十年修成大圓滿,她一時間有些難以接受。

「這……怎麼可能!」

方恨少也是滿臉難以置信之色。

琉璃淚:帝王癡愛 他們這些豪門中的頂尖人物,見多了神域中的頂級天才。

有一些天才修為提升的速度也是極快。

依託於豪門的資源,從下位真神修成上位真神不過十來年而已。

這樣的人並不算少,至少方家,牧家就有好幾位。

可是十年時間,修成大圓滿,這樣的速度就讓方恨少和牧血蓉有些難以接受了。

修成大圓滿的難度,比修成真神的難度要大上百萬倍!

神域之中的真神數量極多,上位真神也佔據相當大的比例,可大圓滿真神的數量則極為稀少,僅僅只是比聖人與亞聖略多。

就像道碑下方的那些上位真神,一心想要踏入大圓滿境。

說起來這些巔峰上位真神距離大圓滿僅僅只有一步之遙,可是這一步,要跨越的是整個天塹,絕大多數上位真神終其一生也跨不過去!

所以在神域中有「一步入圓滿,半步即為聖」的說法。

因為大圓滿在實力上只是弱於亞聖一些,他們都有資格進入聖人山,爭奪封聖的機會。

而在神域的歷史上,大圓滿封聖的例子比比皆是。

實際上如果不是伏羲的幫助,羅征想要修成大圓滿也不是那麼容易的事,即便他的天賦斐然,也需要在斬情神道上度過無形無相和虛無歸一兩大桎梏!

更重要的是,羅征一心鑽研「融道」,在斬情神道上更是停步不前。

如果沒有遭遇伏羲,想要修成大圓滿,不知道還是猴年馬月的事了……

也幸虧伏羲出手相助,更是藉助他「八卦錄」讓羅征大大縮短了領悟斬情神道的時間!

「意外么?」羅征淡淡的注視著牧血蓉。

「的確很意外,」牧血蓉輕輕吸了一口氣,盯著羅征那張臉,她看到羅征那一抹淡淡的笑意,心頭的無名火就開始熊熊騰起,但她的聲音依舊保持著平靜,「如果不是因為立場不同,我的確會佩服妹妹的眼光,僅僅十年的光景已踏入大圓滿,這樣的天才的確前無古人,恐怕也是後無來者……」

她一邊說著,一邊將雙手展開。

自她的雙臂手腕處浮現出兩道血色符文,隨即就有兩把血色短劍自雙臂中「長」出來。

「可惜了,」牧血蓉冷冷一笑,雙目中的殺機迅速濃郁起來。

羅征身後的方恨少,手中則多了一個巴掌大小的青色圓盤,在這青色圓盤的周圍纏繞著一圈青色的樹枝。

方恨少一手蓋在這青色圓盤上,那些青色樹枝頓時開始燃燒起來……

當這樹枝燃燒之際……

海皿域中。

唐晚與兩名大圓滿真神朝著目的地高度飛遁著。

唐晚察覺到自己的須彌戒指中傳來一絲一樣,伸手一拍,手中多了一個一模一樣的青色圓盤,而他這塊青色圓盤上的青色樹枝也在不斷燃燒著。

「這麼快?」唐晚看著圓盤上燃燒的樹枝,大眼珠子一瞪。

「怎麼了,唐晚?」唐家另外一名大圓滿問道。

「是方天域,」唐晚盯著青色圓盤咂咂嘴說道,「牧血蓉和方恨少找到目標了,我們撤!」

他們這一次大圓滿傾巢而出,一共配備了十三塊青色圓盤。

這青色圓盤上纏繞的樹枝,是從扶桑神木上採摘下來的,而且是從一個枝椏上採集。

一旦誰找到目標后,就會將青色圓盤的樹枝點燃。

扶桑神木上的樹枝有一個特性,只要是取自同一個枝椏上的樹枝,無論相隔多麼遙遠的距離,其中一條樹枝燃燒,其他的樹枝都會被點燃!

所以在方恨少點燃了樹枝后,其他十二塊青色圓盤上的樹枝都開始燃燒。

根據圓盤上燃燒的方位,按照先前的約定,他們就能判斷出是誰找到了目標人物!

奇門域中……

華天命屹立在一座山頭之上,端詳著手中的圓盤。

「天劍大哥,怎麼樣了?」

華天命身後是兩名東方家的大圓滿。

這幾年來,華天命在東方家屢立奇功,特別是在深淵魔域中,更是屢次救人與水火之間。

所以華天命雖然是晚輩,但威信頗高。

「是丁四位,」華天命盯著圓盤上樹枝開始燃燒的方向,「方天域!我們走!」

說罷,華天命帶著兩名大圓滿疾射而去。

對於這次任務,華天命也頗為好奇。

究竟是誰值得豪門聯盟如此大動干戈,甚至不惜動用統御石板封禁十三大域的空間?

他隱隱有些預感,恐怕有些事情要提前了……

飛鈴大域……

黃龍域……

雲峰域……

原本分散在十三個大域中的大圓滿們,都火速朝著方天域中趕去。

但是因為封禁了大域空間的緣故,他們和羅征一樣,同樣也受到了統御石板規則的限制。

無法通過傳送門,也無法動用大挪移。

所有觸動空間法則的舉動,都將受到統御石板的懲罰。

所有大圓滿只能以最快的速度,穿到另外一個大界中再進行傳動,到達與方天域毗鄰的大域后,從毗鄰大域中進入方天域。

……

……

「嗖!」

牧血蓉的兩把血色短劍輕輕一繞,她已化為一道血芒,直奔羅征而來。

面對牧血蓉的攻擊,羅征早有防備。

凌空漂浮的羅征身體驟然後仰,在後仰的同時,長劍躍然在手,一道長虹貫穿而出!

「噌!」

伴隨著一道清脆的巨響。

羅征斬出的一道長虹點在了牧血蓉的血色短劍上,從千丈高空折射下去。

「轟隆隆……」

這一道不起眼的長虹,頓時將下方的一座山脈從中劈開。

「咻!」

斬出這一劍后,羅征穩住了身形,再沒有絲毫戀戰的意思,竟是奪路而逃! 大圓滿真神中也分強弱。

牧血蓉和方恨少分別代表著牧家和方家中大圓滿真神的頂尖人物。

以羅征現在的修為並不畏懼這兩人。

但他初臨神域就引來了這些豪門的追殺,這太過於湊巧了。

細細思索之下,他大概能猜測出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