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

PS:更正一個錯誤,貝兒送給鄒子川的空間按鈕為黑色戒指,而不是銀色的貝殼!(未完待續,如欲知後事如何,請登陸,章節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閱讀!) 黑夜的帷幕再次降臨,儘管明月高掛,但是天地之間仍是一片漆黑,看不見任何東西,更分不清東西南北。

耳邊傳來了呼呼作響的風聲,這風聲像是鬼哭狼嚎一般在哀嚎,聽得讓人汗毛豎立,不禁一顫。

股股寒流也隨之襲卷而來,冷徹寒骨,不能自抑,但是此刻的王毅仍是躺在黃沙上,看著漆黑的天空,正在思索著。

他運轉起了火明決,頓時全身上下通紅一片,更是飄起了陣陣白煙,周圍的氣溫也是驟然上升,在大氣之中震蕩起了道道熱浪。

王毅抵禦了這徹骨的寒冷,但仍躺在黃沙上,仰望著天際,思考著,此刻的他呆若木雞,一動不動,好像融入了這片天地之中一樣。

時間飛快,轉眼間便又是一天過去了,王毅依然躺在原地,一動不動,仰望著天際,雙目之中流露出的是一份濃濃的疑惑,似若有所得,但是卻又說不出來,只能繼續思索,繼續仰望。

夜晚再次降臨,股股寒流再次襲卷而來,如浪潮一般,前赴後繼、洶湧澎湃,王毅感到了一絲寒冷,便再次運轉起了火明決,抵禦著寒冷,繼續仰望著天際。

重生之首席千金 久久之後,王毅側目看了一下地面的黃沙,在手中凝聚出了一道火焰,不僅如此還在火焰的最外面凝聚出了一層靈力,他想看看這黑夜中的黃沙與白天的黃沙有何區別!

只見這漫漫黃沙上結起了一層冰渣,這黃沙更是緊緊地團在一起,像是要結成冰團一般,王毅用力捏了捏,頓時就發出了咔咔之響,冰渣瞬時就碎裂了開來,無數的細小的黃沙流散了出來。

王毅搖了搖頭,散去了包裹在火焰外的靈力,本想繼續仰望天際,但是卻被眼前的一個細節給震驚住了。

「為何這冰渣沒有融化成水?」

王毅疑惑的問道,突然他猛的做起,再次緊握住了一團黃沙,右手的火焰隨即靠了過去,但是那層層冰渣卻是沒有任何融化的跡象,好像能抵禦火焰一般,不受影響。

王毅此刻滿腦子的疑惑,但仍是一臉的茫然,隨後,王毅流散了手中的黃沙,收起了右手上的火焰,再次平躺在黃沙上,仰望著天際。

「不繼續前行,也不被眼前的事物所迷亂了心智,不急不躁,能在這種情況下保持本性,此為贊!但是你能看穿這一切嗎?」

百米之外的鄭子武暗自感嘆了一聲,他已經想好了,儘管自己的任務是幫助王毅獲得傳承,但如果不能靠著他自己的力量走到龍龜之墓,就算自己拼盡全力的去幫助他,那龍龜也不會看重王毅。

所以他打算在王毅沒有受到別人的傷害時,絕不出手,要是被困在這兒,他便會相陪直至死去,在返回繁東之都,稟明情況。

黎明的輕紗掀去了黑夜的帷幕,又是一天到來,王毅仍躺在黃沙上,此刻不是仰望著天際,而是緊閉了雙眼,用心去感受著一切。

時光匆匆,轉眼間便又是黑夜降臨,股股寒流便是再次襲卷而來,冷徹寒骨,好似鵝毛大雪,嚴寒之日一般。

王毅沒有睜開雙眼,而是再次運轉起了火明決,抵禦著寒冷,伸出了左手再次緊握住了一團黃沙,不僅如此,還在左手之上凝聚出了一道火焰,熱浪滾滾,白煙四起,但是這黃沙中的冰渣卻是毫無融化之意。

王毅睜開了雙目,看了看,便咧嘴一笑,再次流散了黃沙,他的雙目之中露出了一絲明悟之意,但卻再次緊閉上了雙眼,呼呼大睡了起來。

「什麼!竟不著急去思考如何破解這第一關,而是呼呼酣睡了起來?是胸有成竹,還是已經自甘墮落了?」鄭子武微微的皺起了雙眉,神情有些凝重。

次日,太陽高掛,異常刺眼,黃沙上的溫度也是極高,時而掀起陣陣勁風,帶起漫天沙塵,鋪天蓋地、氣勢磅礴。

但數日以來王毅卻已經習慣了這惡劣的天氣,這時他猛地站起,待著漫天的黃沙落定之後,便是猛地睜開了雙眼,更是爆射出了一抹精光。

「一切都只不過是耍人的把戲罷了!不是我亂了心境,動了心志,而是這一切都只不過是假象!就算我固守本性,勇往直前,毅力兼行,也不能通過此關!」

王毅咧嘴笑道,一臉的明悟之色,那鄭子武聽到王毅說道這番話也是渾身一震,暗自心驚。

「我從未聽過,在這種因天氣而結起的冰渣不會被火所融化!不符合常理!

我也從未聽過,在這種空曠的沙地上天氣竟會兩極分化!不符合常理!

我更加沒聽過,在沙地上的溫度、風向,氣候竟會天天相同!最不符合常理!」

王毅的這一番話聽得鄭子武,怔愣了一下,一臉的震驚之情。

「沒想到他這數日躺在沙地上竟是在比較每天的氣候,真是出人意料!心思謹慎!不過你現在只是明白,還未能闖過這一關!不過你足以能自傲了!」鄭子武雙目凝視著王毅,震驚道。

「既然是假象,那便是虛妄!」

王毅大步一邁,向著那前方疾馳而去,看見了百米之處有一巨骨骸,立馬停了下來,半蹲而下,咧嘴一笑,頓時一股純厚而又浩瀚的靈力從惡意的體中涌動而出,凝聚在了王毅的右手上。

王毅瞬時右手緊握那具骨骸的側骨,左手卻是伸進了衣衫之中,緊緊地握住了那月牙形的吊墜。

這吊墜王毅雖不知曉它到底是什麼,但是王毅知曉它能穿過結界,匿藏自身的存在!

瞬時這月牙形的吊墜爆射出了一股幽藍的光芒,散發出了一股荒古氣息,向著四面八方橫掃而去,與此同時,王毅右手更是猛地用力一捏。

「噗嗤!」

那側骨頓時粉碎,化作了無數的流沙,紛紛而落,頓時天昏地暗、日月共鳴、狂風四起、沙塵瀰漫,眼前的種種都像是實質化了一般竟停止在了虛空之中,緊隨其後便是向玻璃一般,化作了片片碎片,直至零星小點消失不見。

「什麼!!!」站在一旁觀看的鄭子武已是滿臉的駭然之色,內心也是掀起了驚濤駭浪,洶湧澎湃。

蔚藍的天空再次顯現而出,朵朵白雲齊聚一起形成了一隻巨眼,這隻巨眼透露著無盡的威壓,但是此刻還流露著一份讚許、一份激動、一份欣慰?????? 就在孫鈍用他那超乎尋常的大腦把基阿魯星搞得一團糟的時候,整個博彩市的金融幾乎崩潰的時候,鄒子川正在和真真在浩瀚無邊的廣袤星空靜靜飛行。

鄒子川的目的是古地球。

鄒子川並不急於趕到古地球,而是駕駛著那艘銀色的宇宙飛船和真真在靜謐的宇宙之中鎖定了接近古地球的方向之後進行漫無目的的飛行。

那艘銀色的宇宙飛船有一個很好聽的名字:銀色水母。

銀色水母是一艘非常先進的宇宙飛船,雖然很小,但是,相對於只有兩個乘客來說,這艘直徑三百多米的小型宇宙飛船還是顯得格外的龐大,兩個人在裡面有一種空蕩蕩的感覺。

當然,人少就顯得安靜,彷彿時間在這艘宇宙飛船上面消失了一般。

時間一點一點的流逝著,這已經是第二個星期了,兩人大部分的時間都是坐在那寬大的主控室看著那無邊無際的夜空……

時間在流逝,似乎,時間又停頓了,從上了飛船之後,兩人說的話加起來不超過十句,真真始終都是保持著幸福的微笑,除了照顧鄒子川的起居飲食,她幾乎把所有的時間都依偎在鄒子川的懷裡,看那浩瀚無邊的星空。

這种放松的心情維持了很長很長的時間。

遺忘了仇恨,遺忘了責任,遺忘了所有的一切……

在第四個星期的時候,兩人來到了古地球,在這戰爭年代,古地球的管理者已經放棄了這顆星球,因為,這是一顆沒有任何防禦能力的星球,誰也不知道什麼時候斑斕殼蟲會降落在這顆星球之上。

當鄒子川和真真駕駛著銀色水母的時候,實際上,斑斕殼蟲已經成為了地球生物鏈裡面的一份子了,不過,斑斕殼蟲並沒有為古地球帶來滅頂之災,斑斕殼蟲很好的和地球生物相處著,地球,還是那個地球,並不因為多了斑斕殼蟲而出現生物災難……

在這顆生機勃勃的星球上面,鄒子川駕駛著睚眥帶著真真穿越了亞馬遜的熱帶雨林。

又使用工具攀登上了巍峨雄壯的珠穆朗瑪峰,真真的身體已經變得異常的虛弱,無法用身體的力量來進行任何有風險的戶外活動。

甚至於,兩人還把銀色水母駕進了太平洋的海底,遊覽那美輪美奐的海底世界。

兩人觀看了人類在這裡留下的唯一幾處遺迹,其中,有巍峨壯觀的萬里長城,還有那肅穆莊嚴的金字塔,時間的長河在這兩座建築物上面凝固了,從這磅礴的古建築物上面,兩人可以遙想當年人類在這顆星球上的輝煌……

當然,兩人更多的時候是躺在金黃色的沙灘上,看著那浩瀚廣袤的星空,一顆一顆的數著銀河系的星星。

這裡,曾經是人類的發源地,而現在,人類踏上這顆星球的時候,會產生一種莫名的安全感,也許,這是因為這顆星球哺育了人類數千年,在人類的基因裡面,對地球有著本質的歸宿感……

在這段時間,兩人始終沒有逾越男女最後的一道防線。

本應該是水到渠成的事情,卻似乎有一股無形的力量成為了一道堅不可摧的障礙。

今天,是第七個星期,鄒子川和真真躺在太平洋那金黃色的沙灘上,海面上,一群一群的白色海鷗正在與風浪搏擊,在沙灘的背後樹林裡面,有一隻龐大的斑斕殼蟲正和一群大象對持著。

通過一千多年的進化,地球上的大象因為人類對生態環境的保護,個體已經變得越來越大,而且,更加兇猛,雖然無法和重達五十噸的斑斕殼蟲比擬,但是,一個向群卻足以和一隻斑斕殼蟲對抗,因為,斑斕殼蟲除了在大規模入侵的時候,都是獨立生活。

兇悍的大象群對這陌生的龐然大物並不害怕,數十隻大象形成了一個厚實的城牆,保護著身後的幾隻小象。

對持只維持了數分鐘,在大象那低沉的吼叫聲中,那隻斑斕殼蟲知難而退,在一陣窸窸窣窣的聲音之中,斑斕殼蟲消失在了叢林裡面……

「我們來了多久?」躺在沙灘椅上的真真突然抬起頭對身邊的鄒子川問道。

「從母艦出來,我們已經出來了四十七天,還差兩天就是七個星期了。」鄒子川道。

「四十七天了……這麼快啊……」真真把下巴靠在手臂上,喃喃念叨著。

「是的,很快,你該回去了。」鄒子川嘆息了一聲,緩緩道。

「我沒說要回去……」真真一愣,清亮的眼睛看著鄒子川,彷彿要看出鄒子川的想法一般。

「真的沒有想?」鄒子川深邃的目光迎著真真的目光。

兩人的目光在空中對視著,出現了一瞬間的沉默,這種沉默,彷彿讓時間失去了作用,這一瞬間的沉默顯得無比的漫長。

終於,真真避開了鄒子川的目光,明亮的目光轉向那一頭正在沙灘不遠處舔食沙礫上面鹽分的小象,那目光,逐漸變得黯淡了。

「從昨天開始,你就不停的看時間,從你的目光裡面,我看到了焦躁。」鄒子川緩緩道。

「我……」

「走吧。」

鄒子川站了起來,把沙灘椅收進了空間按鈕裡面,然後,仔細的收拾遺漏在沙灘上的垃圾,最後,把沙灘上一些凌亂的痕迹都用一根細長的樹枝清理掉,這是鄒子川到古地球后每天都做的事情,盡量不讓自己在這顆古老的星球上面留下任何人類的痕迹……

真真躺在沙灘椅上沒有動,靜靜的看著一臉專註的鄒子川,目光之中露出了一絲迷霧。

「可以走了。」鄒子川站了起來,看了一眼一望藍天白雲下面一望無際的海洋。

「子川,我想生個孩子。」真真依然沒有動,突然道。

「走吧,是時候了。」鄒子川嘆息了一聲。

「不,子川,我想生過孩子,我這一輩子,最大的遺憾就是沒有做母親,我想,我想……做一個母親,哪怕是一天也行……」真真幽幽道。

……(未完待續,如欲知後事如何,請登陸,章節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閱讀!) 眼前的種種皆以化為了虛妄,此刻的天是異常的藍,空氣也是顯得異常的清新,其實這一切都未曾改變,但王毅卻經歷了剛剛的幻像,這一切對他來說都已是煥然一新,截然不同了。

那一直緊隨其後的鄭子武,此刻心中仍是駭然之極、震撼不已,他對王毅已然有了一個新的看法、新的認識,但仍然有很多疑惑。

「這力破虛無、攤平大道的神通只有歸一境的修靈者才能做到,看來這小子不久將會突破瓶頸,達到歸一境!」

鄭子武雙目凝視著王毅,神情越發的凝重。

突破了第一關,王毅的心情頓時就輕鬆了許多,但是他又被眼前的景象給震懾住了,露出了一絲迷茫與不解。

在他面前有無數的碎石凌在空中,這些怪石形狀不一、大小不一,每一塊上面都有著道道石紋,好像是千年之久而流傳至今的一般。

不僅如此,這些怪石還散發著股股駭人心神的威壓,給人一種無法抵抗之感,王毅怔愣了片刻,雙目之中再次露出了一絲堅毅之色,輕點了一下手中的儲物戒,頓時,那殺劍便是疾馳而出,在空中劃出了一道白色的弧線。

王毅緊握著殺劍,看向這浮在空中密密麻麻的石塊,目光堅定,殺意瀰漫,下一刻,便是大步一邁,向著這密密麻麻的石塊猛地衝去。

一股欲要將蒼生萬物毀滅一旦的殺意,便是衝天而起,向著四面八方橫掃而去,在大氣之中更是掀起了層層氣浪氣勢強橫、霸道無比。

百米之外的鄭子武本就是震撼不已,現在更是感受到了這一股氣勢,立馬睜大了雙眼,凝視著王毅,顯現出一抹殺機。

「此子居然能散發出這等劍意,若是給他些時日成長,那定會直衝雲霄,橫行異界,或許真的能得到龍龜傳承!」鄭子武心中對王毅產生了一種抵觸感,但是又有一些激動。

「這一關可不是那麼好過了,看你能否抵抗這些古石,能否堅持到底???」

「嘣嘣嘣嘣嘣???」

數聲巨響驀然爆發而出,響徹在這天地之間,王毅就如一把疾馳的利箭,所到之處,那些浮在空中的石塊皆以爆開,化作了石粉,漫天橫飛。

但是令人詫異的一幕卻又出現了,這些石粉竟然重組又形成了原樣,好似從未破損一般。

「什麼?」王毅看見那些重組的怪石,失聲驚道。

「咔咔咔???」

這些浮在空中的石頭突然旋轉了起來,發出了咔咔的碎裂之音,與此同時還散發出了一股震懾心神的威壓。

王毅此刻身陷層層石塊之中,已無法在安然離去,他的神情也是越發的凝重了起來,看向這些詭異的石頭,心中更加的謹慎了起來。

「啾啾啾???」

Leave a Comment